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今生缘,今生劫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1431 2017-08-11 22:35:10

  凛轩慢悠悠的从袖口处抽出一根捆仙索,指尖随之一动,那根捆仙索如同一条会扭动的蛇一般,朝着不顾形象狂奔的海棠飞去。

  “3,2,1”凛轩默数着,然后念了一道口诀,被捆仙索牢牢捆住的海棠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海棠低着头,看着捆着自己的绳子,又转过身看了看毫无表情的凛轩,不禁脱口而出“你奶奶的,还不快放开老娘”

  凛轩一愣,记忆中也有这么一道铜铃似的叫骂声:你奶奶的,还不快放开老娘。那是记忆深处的回忆,那时他也不过一万来岁,在昆仑雪山上,看她与无痕无恙兄弟两打架,无痕力大,将她高高举起,她一时急了,脏话也脱口而出。

  海棠见他沉默,有些疑惑的在他周围走来走去,道“喂,本公主的事与国师也没有多大关系,国师何必为了本公主而费神飞机呢?再说了,您堂堂一位神仙欺负我一个凡人不好吧?”

  只因为他的一句话,海棠最后还是乖乖的任由凛轩将自个送到了尼姑庵。那天沉默了半天的凛轩,说道“若本尊能治好你的病,你是否能乖乖的回尼姑庵?”

  所以当海棠望着窗外的天空,珑暖站在一旁,疑惑的瞧着自家的公主,自三天前公主回来后,她就养成了一个睡前坐在窗户旁边发呆的习惯。

  “公主,夜深了,您该休息了”尼姑庵的钟声敲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珑暖忍不住提醒道。

  窗外夜色正好,宁静安详,半晌她才开口道“明日初几了?”

  “回公主,十五了”

  海棠点了点头,将目光从窗外抽了回来,十五了,离发病也不过两天。

  “公主这是怎么了?”珑暖从小就陪在海棠身边,对她的事情也是知根知底,以往公主犯病之前也没见她像最近这般啊。

  “本公主听闻,牡丹近日就要下嫁祁南国了?”许久,她莫名的想起这桩事来。

  珑暖愣了一下,有些责怪的看着海棠道“还不是公主您擅自离开皇宫,不然哪能便宜二公主”

  “只怕牡丹乐的合不拢嘴了吧?”她失笑的看着自家的奴婢。

  “嗯,不到半日苏墨国就都知晓了”珑暖说的是咬牙切齿,然后又呐呐的说道“不过公主,王后当时脸色可难看了,您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牡丹对祁瑾的心思她是知道的,丹晨夫人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坐上那王后之位,可奈何苏墨国就母后生了一个皇子苏隐,十七年前大皇子因病而终后,苏墨国一直到如今才出了一位皇子,丹晨夫人再受宠,母后的位置她也动摇不了。所以这么些年来,她的目的从王后转到了自己女儿牡丹身上,时时刻刻不忘要与她比较,当年祁南国大皇子祁瑾第一次出使苏墨国时,她们母女就百般阻挠自己与大皇子见面,那时候她就明白,不争便是保护自己。

  母后让自己嫁给祁瑾也不过是为了苏隐,她那还只有十岁的弟弟稳固地位,虽说母后宠她,但地位与权势这种东西着实太过诱人,比起她这个女儿来说,确实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父王上面还有一个专宠牡丹的太后。太后从小就不喜欢她,大抵说她的名字太过丧气,应了生死离别的景。所以连日常平安都不让自个去。

  想到这,她笑了笑道“母后她心里比谁都清楚,本公主病一旦被外人知晓,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不然按她的性子,本公主还能出得了皇城?她不过是想气一气专宠多年的丹晨夫人罢了”

  “公主看的透彻是好事,只是奴婢还是为公主感到不公,按道理说大公主还未出嫁,二公主就记着嫁人,这是开国来从未有过的事”珑暖愤愤不平道。

  “丹晨夫人唯一的要求,父王怎会不允”

  第二日晌午,祁瑾派人送来拜贴说是想要见她,海棠想了想拒绝了,此时若是生了事端,只怕牡丹杀了她的心都有。

  凛轩是在这日的下午到的,他站在半空中看了眼正坐在小亭里喝茶的海棠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你搬去本尊的国师府住去。”

  海棠探出头望着半空的男人道“你能下来不,珑暖若是看见了必定得吓晕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