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墨缘

第十章 一山二虎

梦墨缘 幸福的咖啡 1792 2017-04-26 02:52:45

  “江兄有恙在身,换我‘钟无艳’来吧。”只见手持双锤的膘形大汉,环手胸前,仰头斜瞄着我们这边。好冠冕堂皇的借口,我看的确是“有病”,还是脑子。什么?“钟无艳”?还取个名垂千史的巾帼名字?我不禁笑出声来。

莫霖惊异的看着我,解释道:“‘钟五厌’,厌酒、厌色、厌财、厌义、厌名利。万事讲究随意。”原来是四大皆空啊。

“总和一人对决有什么意思?久闻钟大侠英雄赤胆,可否让晏某领教一下?”不要!心中一个声音呐喊,竟是儒雅的晏桓之。虽说“随心阁”之人,各个武功不相上下,已见识过莫淇的身法,料想也不会差。只是面对这个力壮如牛的汉子,他就更显柔弱。

“晏桓之?不在你养心轩弹琴,来这凑什么热闹?”四下传来笑声。额……原来他的琴艺已经无人不知,再有,证明了个不争的事实,我一直都是住在他的地盘儿他的附近。

却听无比坚毅的声音:“钟大侠赐教后,再听晏某弹琴不迟。”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一把利剑,银光闪耀,都觉得晃眼。

“亦好,我们打个赌。若是我胜,还请晏兄来舍下一叙,赏琴喝酒,快活哉!”不要答应啊!心中再一次呐喊,万一他不近女色是因为好男色怎么办?此时的晏桓之更像只等着被人猎杀的小鹿。

“行。”哗啦!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不过,要能赢了在下再说。”说完已拔剑冲了上去。

咣!双锤架在面前,挡住那一剑,晏桓之撤回从右侧劈下,硬还是敲在锤上,没想到粗壮男人还能如此灵活。

几招过后钟五厌笑道:“晏兄大可不必怜香惜玉,用全力吧。”他竟然说晏桓之是假招子?

却见晏桓之并不恼怒,只一侧身,又向右方迈步,手中剑在面前翻转一圈,遂再次向敌方刺去,与刚才不同,凌厉迅速的多,明显看出双锤顿时笨拙,而晏桓之的剑法忽而飘逸,忽而严谨,仿佛一点章法没有,却剑剑伤及要害,若不是对方武功高强,早败下阵去。

“哈!桓之的独门绝技‘缥缈七绝’,因为极易致命,通常是不用的。”听着莫霖的现场解说,原来是不想伤及性命,才留着招式不用,要不是钟五厌的挑衅,想必也不会使出。唉~现在只能为那膘形汉祈求多福了!

正当使锤之人大势已去,只能慌乱的反手底架之际,晏桓之却一失手,给钟五厌可乘之机,眼瞧着那铁锤向其胸口砸去。

“小心!”我破口而出。却见那锤距胸腔一拳处停在半空,缓缓的收回主人身侧。

“今日之战不算,挑个日子我们再来。”那钟五厌竟然丢下这么句话,退了下去。

“晏某谢过。”随即是愤恨的瞧着对方人群中的一处。

“哈!你我各一胜一负,‘笑魇宫’人可谓大将之心,点到为止。”程宫主带动“笑魇宫”众人大笑,敬佩钟五厌之声也是不绝于耳。

大家都在疑惑晏桓之为何打得好好的,突然败下阵时。我绕过莫霖,站在晏桓之身旁,抓起他的右手,果见手腕处两点淤青,心里就是怀疑对方使诈。

不知哪来的勇气,冲着对面那群人大喊:“还敢说什么大将之心?这背后放暗器,也算大将之心么?”

顿时,我们被沈凌雨等人围住,沈御风也沉声质问:“程宫主,给沈某一个解释。”

“这……这是谁做的?!”程宫主愤然。

“正是小的。”身前跪着江豪。

“你!”程宫主指着他,“为何如此?‘笑魇’竟有这种败坏颜面之人!”

“并非比武大会,跟他们讲什么道理?请宫主切记今日会战的真正目的。”那江豪理直气壮。

“既然如此,本尊也不怪你。”责备之声瞬间变为理所当然,换了个似笑非笑的嘴脸,冲着沈御风,“如不是豪儿提醒,程某倒是忘了,今日切磋到此为止,且与沈帮主商量。”

“但说无妨。”

“程某觉得一山二虎有些不妥,‘随心’何不归随‘笑魇’,也好抵制外邦骚扰。”说得天花乱坠,实质不就是要吞并侵略?

“呵,为何不是‘笑魇’依附‘随心’?笑话!也不问过身后这帮兄弟许是不许?”

“既然你沈御风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尊也不再好言相劝。‘笑魇宫’听命,铲灭‘随心’,唯我独尊!”

“铲灭‘随心’,唯我独尊!”敌人们在这威慑的口号声下,向我们冲来。

“随心阁”各为侠士也奋起迎战,兵戈相交。晏桓之把我交回莫霖和冷熠身边,也跟着上前。

突然,两股队伍冲散“笑魇”众人,原来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出场了。我方实力顿时加强,尤属那带头两人抢眼。东方驭挥舞玄铁大刀,所遇之人均不能敌难以招架,以一对十都算是谦虚。再看那晁织瑶,身影灵动,别看一介女流,武功已炉火纯青,手中的皓月闪,所到之处总有人应声倒下。崇拜的看着,发誓有朝一日也要像她一样逍遥战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