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墨缘

第十四章 身陷谷底

梦墨缘 幸福的咖啡 1877 2017-04-29 19:00:02

  虚弱的躺在实称不得床的床上,旁边站着轻蹙着剑眉的人儿。

“当时为什么不自己走啊?”略带气愤的责备,“她的目标是你,又不会为难我。”

“小忱是为在下挟为人质,丢下你岂是大丈夫所为?”又是一幅义正言辞的欠抽模样。

“你看看,本来还能跑一个,现在两个人都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满意了?”我没好气。

传说受伤晕过去之后,莫淇带着我逃出廖府,可那帮下人的体力真不是盖的,一路追到一处山崖。估计他一人应付这群鼠辈绰绰有余,可惜身边不还有个大累赘我么。迫于敌众我寡步步紧逼,他抱着我竟然选择了——跳崖,亏得那时候是没有知觉的,但凡有意识,没昏也被吓死了。

当然,他卓越的轻功是不可能让我俩有危险,在谷底竟发现一处破旧房屋,足以说明曾经有人在这生活过,因此也可断定会有出口通向外界,只是不会被人轻易察觉罢了。想从四周崖壁硬生生的攀出去是不可能,这光秃的巨石裸露在半空,附着的植被都少得可怜。

谷底倒还算郁郁葱葱,一条小溪从一侧的崖壁流下,积聚成一片水域,水里游着几尾小鱼。正值初夏,漫谷被色彩斑斓的野花装点着,倒不枉是处美景。

饿了,莫淇就去捞几条鱼烤着吃,我可见识到野外生存吃烧烤是多么的淡而无味,孜然啊、辣椒啊、盐啊什么都没,只能干巴巴的嚼着鱼肉,最主要的是收拾的也不够彻底,腥得很。刚开始咬两口就不吃了,后来发现的确没什么安慰自己的五脏庙,就只好将就。有些时候,还能尝到不知名的野果子,莫淇拿回来时我还不敢吃,怕有毒什么的,后来见他无恙,也就大胆了些。渴了,就从小瀑布那接点水,呵,和小鱼儿们抢着喝。

就这样三天过去,每日他都会出去找寻出谷方法,可丝毫没有进展。我的状况却是一天不如一天,如果说昨天还可以偶尔在屋外坐着吹会儿风的话,现在就只能躺着了。

莫淇像往常一样别过头,松开我的衣领,小心的往后肩的伤口上洒着药粉。那伤口已结了痂,基本无事了。看着我愈发惨白的脸,他的眉毛就很少舒展开。我还总是打趣地说,这样小心变成老头儿。

“定会带你离开这里。”说罢他突然抓住手腕,还未来得及挣脱,便摞起我的袖子,几点淤青的斑,“不好!”那漂亮的眉皱得更紧。

我也有点慌乱:“怎么了?”

“应该是毒……”晴天霹雳,我说为啥好好静养着,这身体却是每况愈下,“奇怪,为何刀口并无使毒迹象?”那俊朗的脸满是疑惑,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大约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莫淇终于回来了。他扶我起来:“找到门路了。走,去找那女人要解药。”廖夫人?

“别去,那女人对你恨之入骨,去不是找死么。”

“没事,不能奈我何。”

莫淇坚定的神情不容半点迟缓,半搀半抱着来到一块巨石前,伸手在右下角一个石窝里转了下,这巨石便一点点地挪开。

“哈!你是怎么发现的?”

他笑笑:“感觉。”他很少笑,此时看上去也是很温暖,很阳光的。

“你笑起来很好看的,以后多笑笑啊~”我也竭力地挤出一个笑容给他。

“若我的笑容如小忱这般痛苦,还是不笑了罢。”汗~竟然嫌弃姐笑得丑?我现在可是四肢无力中了毒快死了的人啊,能这么积极乐观就很不易了。

进了洞口,迎面是尊石佛像,前面是个香坛,香坛两边各立着几支燃烧得参差不一的蜡烛,想必曾有人诚心供奉着。佛像盘坐在一石蒲团上,上刻着十个小字:长居寰舍里,聿怀大悲慈。

莫淇扶我靠着墙,径直走向一支蜡烛,把烛托拿起翻转,原来是空心的,里面还藏着纸卷。时间久了,纸张都有点脆,小心翼翼的展开,是一幅有着很多标注和箭头的地图,他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好了,我们进去。”

“别告诉我这也是感觉。”不信他第六感厉害到这种程度。

“这次的确有高人指点。”他见我不解,便搀扶着我往里面走慢慢开口,“这是藏头诗,小忱是否记得那两句的首字,‘长’和‘聿’合起来便是“肆”,所以自然是知会第四支蜡烛有蹊跷。”

怪不得,见惯了简体字的我如何能联想到?!

密不透光的洞里甚是潮湿黑暗,若不是那地图的指引,困死在这里也是不奇怪的。随着我们前进,莫淇用火石点亮墙壁残留的蜡烛,幽暗的灯光更显诡异。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襟,瑟瑟的跟着,见我如此,他也紧了紧环绕着的手臂,缓步前行。走得久了,就停下来,让我整个靠着他,我拒绝说太重了,却被一把拽在胸膛,这姿势真的很暧昧。

可惜,我却越来越喜欢贴着他,比如从刚开始的忸怩,变成此时的主动靠着说累了。额……我还真是花痴!可身为帅男控,还处在这样一个适宜的环境条件下,怎能不动容?

最终理智战胜了荷尔蒙,刻意保持着距离,不敢再粘着,否则真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对他有感觉。只是仅仅被他那火热的手扶着,心脏也是承受不住的狂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