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墨缘

第十六章 美丽误会

梦墨缘 幸福的咖啡 1562 2017-05-06 04:10:43

  等我醒来,已经围着一圈人了。这次躺着的真是名正言顺的床,暖暖的,软软的,眯着眼假寐,偷偷观察着。

首先是坐在床边的水心,红着眼睛。拉着我的手细致光滑,像缎子一般,有机会一定要问问用的什么保养品。

后面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脸上着着淡妆,双手搭在水心的肩上,一脸慈祥的望着:“兰儿,你忱姐姐没事的,娘已经解了毒,还传了些功力给她,休养一阵就好了。”呃……依然娇柔的声音,少了几分狠毒和算计。

对面的凳子上,应是沈御风和莫淇,看得不是很清,隐约感觉两人正讨论思忖着什么。

忽听娇柔之声再作:“兰儿,跟娘去准备饭食。”水心看了我两眼,才不舍得离开。

接着是沈御风:“帮里还有事,先行一步。等小忱无碍了带她回来。”莫淇似乎欲言又止,御风笑着摆了摆手,踱到门口驻足了一瞬,“不必担心,比武招亲怕是用不着了,呵。”

嗯?这话像是对我说的,莫非知道已经醒了?无奈的坐起来:“有点渴。”从莫淇平静的倒水动作来看,大家应该都发现了我在装蒜。

“气色好些了,”他递给我杯子,淡淡地说,“过些日子就回去。”

“嗯,好。我都想大家了,这么久不回去,也许都担心了。”

他笑笑,没说什么,但总觉得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不过我也没问,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

回来“随心阁”已有段日子了,不知道沈御风怎么和大家阐述的,反正我和莫淇成为大家心中公认的一对儿。我俩也都没有否认解释过,同生共死也好,日久生情也罢,谁也不去破坏那心目中曾经的美好,就这样相敬如宾的处着。

这群人也有着微妙的变化。

沈御风和晁织瑶越走越近,这应该是意料之中。

由于帮内人数的急剧增加,偌大的宫殿也日趋饱和,有成立分会建立新址的必要,莫霖和冷熠自告奋勇带了几个得力人手出去,包括战功显赫的东方驭。沈凌雨竟然也以新会需要核心领导力为由,毅然决定投奔新会,为了这事儿,我是好说歹说也没留下来。后来莫淇悄悄跟我说凌雨是介意御风和晁织瑶,所以才走的,感觉可能是所谓的“恋兄情结”作怪。

我也曾经试图跟着去分会,可沈御风说我走了莫淇怎么办?如果莫淇跟着我,又舍不得这好兄弟,还假装征求意见,当然他们是串通好的自不会答应。最后送我一句话:夫唱妇随,莫淇在哪,我易忱就应该遵从女德在哪……为了不让他为难,我只好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凌雨。

关于晏桓之,刚回来的那天见过,他对我们送来祝福的微笑,一句“恭喜”完全将我们的关系拉回原点,就像初相识一般,忘记了曾经发生的一切。之后就没再遇到,听御风说他最近一直在帮“随心”忙着什么事儿,具体也没说。

隔三差五,莫淇无事,就带我去不远的一处瀑布景观练功。自从黑纱女,也就是水心娘传我不少内力后,资质有了明显提高,他就开始教一些简单易学的剑法。进步甚快,他也很是欣赏总夸我聪慧,听得神采奕奕。

间或休息时,就拿出萧给我吹曲子。也许是很少当着别人展露吹奏的才华,以至于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晏桓之身上。其实莫淇的萧与晏桓之的琴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他的曲调有一种踌躇满志心雄万夫的大气,但同样极为动听。

这日,御风邀请我们相聚清心小筑。凌雨离开后,这里仍然是我们的聚集地,只是现在冷清多了,只剩我们四个。慢慢和晁织瑶熟识,她终于卸下“淑女”的伪装,竟是很随性的女孩,跟我特像,比如现在都兴高采烈地逗着面前这只传说会说话的鹦鹉。

“主人,主人。”我期待着看着那只漂亮的鸟,我和晁织瑶轮流教它说这两个字,半天了都不出声。

“风,你确定它会说话?”晁织瑶质问。

“应是会的,送来的人说它是只神鸟,可说人话。”御风解释着。心里好笑,神鸟?我见过太多会说话的僚哥八哥什么的,只是还没亲自养过。

“再不说话,嘿嘿……”我和织瑶相视一笑,“就给你红烧吃了!”

“放肆!放肆!”汗~这破鸟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教训我俩,逗得边上男人笑得前仰后合。

御风还捂着肚子嘀咕:“我说了,哈哈,它是神鸟,哈哈。”气得我们直敲鸟笼子,吓得那鹦鹉扑腾了好一会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