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墨缘

第二十二章 除夕之夜

梦墨缘 幸福的咖啡 1551 2017-05-06 23:20:59

  终于迎来了除夕,才稍有过节的气象。回想梦游古代至今,经历的节日却屈指可数:赶上的第一个节气是四月五,只依稀记得照惯例落了场雨;第二个便是五月五,可是这里没发明粽子,所以不知不觉平凡过了一天;八月十五同理可证;当然什么五一、五四、六一、十一、圣诞、大礼拜的就更子虚乌有。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节,天天休假,不需要每天工作八小时。额……想起工作,又感叹了~想必早已被人接替,那个竞争激烈日新月异的年代。

记得沈御风给织瑶办寿宴时,才愕然自己的生日已过,于是就捎上我一起庆祝,大家还说仓促没个准备,我笑言来年来个厚重的就好,其实心里是满不稀送礼的,心意到了比什么都强。

织瑶比我差不了半月,算来也是同一个星座。呵~说起星座,我可是略有研究,侃侃而谈。发现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是女人就对算命占星感兴趣,随着她们几个的盘根究底,在座的几位公子也饶有兴趣的听着。这儿的日期不知怎么个计算,所以只敢分析个大概,凭平日的接触了解推敲着,即便这样仍让大家兴趣盎然。

大家约好一起在“随心”守岁,好久没回,现在重归心情甚好。宫殿各处张灯结彩,炮竹声叫喊声交织为一团欢乐祥和的画面。依然围坐在清心小筑的平台,依然有乐舫在边上奏鸣,依然一池碧漪湖水浮着无数亮着蜡烛的纸船,繁星闪耀的夜空顿显失色。

只是小筑的主人未曾出现,凌雨的不辞而别使每个人的心中留有遗憾。当我失望的抱怨她不够朋友,莫淇的一句“不能强求,始末自有缘故”却给了她最大的理解。

久违的水心带着她的娘亲——廖夫人也如约而至,几个月的调养让这个小丫头愈发水润剔透。看着水心水灵拉在一起,越发感觉她们比嫡出的姐妹更为亲近。

沈御风和织瑶出双入对已不再避讳旁人,而我和莫淇仍旧相敬如宾,难道是我们都太保守太内敛了?莫霖和冷熠危机频频,不知何时东方驭和小熠越走越近。

莫氏三兄弟此时正在商量寻个时日一起回家看望父母长辈,却是三种截然不同的性格。老大莫淇,沉稳刚直;老二莫霖,风趣多情;而老三莫衍,傲睨孤行。

晏桓之始终温文尔雅,不喜言表,端坐在靠近水边的横椅上,时而沉思,时而望向远处,眼神迷离而优柔。

冷歆念定与夫君共度良宵去了,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我什么时候也能有个着落呢?不禁抬眼对上莫淇的目光,意料中礼貌性的笑容。拍拍脑袋,怎么能期冀嫁个古人?

对面那桌是对饮的樊教主同其右部,名字我不感兴趣就没问,梓游回家乡陪未婚妻过年,他不在多少还是有点无聊的。

“今儿大家都不要拘谨了,拿出各位的好手助兴吧。”沈御风开口,大家纷纷赞同,过年的时候果然每个人心情都欢欣的很。

“风你起个头儿。”织瑶的建议得到我们的普遍认可,还没见过他有什么特长。

“小瑶就会刁难,弹琴有桓之,吹箫有莫淇,唱曲儿又不及莫衍。”琴和萧都见识过卓越功底的,这莫衍的唱音我蛮期待。

识破他的故弄玄虚:“就别谦虚啦,这点子是你提的,铁定早有准备。”

果然,伴着沈御风狡黠的笑容,从袖口取出一款乐器放在嘴边,原先在电视上见过,一排由短渐长的竹管绑在一起,对每个小管儿吹气,就会发出不同的音调。一首音节简单却很悦耳的曲调缓缓飘出,虽然比不上琴萧的华丽,却有自己独特的清新。

一曲赢得四座惊叹:“你还会这个?”尤其织瑶那水波一样的眼睛满意的打量着他,尽是欣慰。

沈御风故作深沉的道:“雕虫小技,比起桓之的琴相差甚远。”

“哪里,过谦了。”连晏桓之都端睨出御风欲讨美人欢的举动。

也不知谁提议,让晏桓之和莫淇二人合奏。两人侧目对视,坦然一笑,一个走向琴,一个从怀里掏出箫,一坐一立,一个似水温柔,一个风般伟岸,看着心旷神怡。并没有预先商量好乐谱,却懂得配合对方的音色变化,时而悠扬像挚友间的寒暄,时而磅礴若战场上兵戎相见,百转千回,荡气回肠。

曲终,两人举起酒杯互敬,仰头一口饮下,释怀的笑。

四下赞叹声一片,大家也因见识过两人的精湛技艺,没人再班门弄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