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墨缘

第二十章 继续扩张

梦墨缘 幸福的咖啡 1839 2017-05-06 23:20:28

  “倾心阁”掌门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莫淇每天忙得不可开交,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少,毕竟男人要以事业为重,也不怪他,只希望隔几天和我吃顿饭聊聊天就好。

这日,收到沈御风的信函,说“影教”众高手也欲与联合,实现一统紫琎指日可待,这帮高手将整体安排进“倾心”以提高实力。

“这个影教很厉害?”我好奇的问莫淇。

“嗯,”挑了挑剑眉,“众多高手,个个皆是厉害角色。对了,你应记得那次对决,笑魇请来的那些人。”

“就是那些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哈!果然是高手。”我当然不会忘那些闪来闪去的大侠们。

“正是。”莫淇笑答,和我熟识后,他越来越爱笑,也就越显帅气阳光了。

不久便迎来那些我崇拜的不行的高人们,果然个个神采飞扬,卓越超凡。尤其那个领头儿的樊教主,永远盛气凌人。左右护法也各有千秋,其中一个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那皮肤,细致白嫩;那眼睛,婉约娇媚。可是,为什么是个男人?还是让全天下女人自惭形愧的男人?

终于逮到美男落单,我凑到身边,良久,他被盯得发毛:“姑娘这是做甚?”

“你怎能这么美呢?为啥还是个男人?”我惋惜,“要是个女人,我可能就弯了。”

“一个姑娘家,说话这么没有礼法。”那人儿有些嗔怒。

“呵,我叫易忱,你呢?”摆出最真诚的微笑。

他打量了我会儿,才缓缓开口:“席梓游。”

“嗯,梓游姐姐,再见咯。哈哈。”计谋得逞,赶快落跑,估计那张脸已被气成蓝色。

从那以后,每每遇到席梓游,都要开玩笑唤姐姐,他也都刚正不阿的纠正:“在下是顶天立地的男儿。”原以为新鲜阵儿一过就不再逗他,可惜真低估了自己的毅力,最后他便无奈不再反驳,反而我看不到预期结果也就不闹了,使他后悔半天说早该不予理会,就不这么放肆。

时间一久,真把席梓游当姐们儿了。一次次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都出现为我排忧解难,反而莫淇太忙很少在身边。

比如,相处了这两月,树林迷路碰到他被带回来,买东西忘带钱他帮我付了,被山贼抢了包裹也是他和我一起追讨。还有一次最最丢脸,在湖边臭美搔首弄姿时不慎失足落水,当被他好心捞上来的时候,我真的奇怪为何最落破的样子都能被他撞到?我们的缘分莫非就是他要不断的“救”我,唉~

但是梓游比莫淇的话还少,总以为他的语言神经常年被压迫。开始总是帮完忙就闪人,后来觉得我这人实在有些莽撞,所以只要赶上莫淇没时间照顾,可我又要外出或者做些有危险的事儿,就寸步不离。

这天,我和梓游在“倾心阁”花园的空场上切磋武艺,其实每天都有练习内功的,那票好朋友也从各地给我带来适合学的秘籍,现在的我真不能同日而语。

织瑶竟然送给我一对仿造皓月闪的武器,说这适合女孩子用,灵巧又不失锋刃,还把她领悟的要领秘诀告诉了我,心中不胜感激。真是越看兵器越喜欢,如果说织瑶用的那对仿若明月,这个就犹如寒星了,自行取了“冰星刃”为名。

梓游善使枪,当然徒手功夫也不赖,我俩这次比武是为了打赌,输了的要请客,到紫琎国皇城附近最有名也最贵的“香满楼”撮一顿。

只见我的刃从他胸前划过一道弧线,他的枪在我耳边呼啸而过,谁都伤不了谁。表面看是手下留情不用全力,实际上是相处太久,对方出招套路耳熟能详,就这样僵持着,难分胜负。

突然眼角出现两个人,其中一个儒雅依旧——晏桓之,身边还有个陌生的男人。这一分心却给了梓游可乘之机,锋利的枪尖指向我的眉心,我输了。他纳闷的随视线望去,笑了笑,似是明白了。

“好久不见……”我主动打着招呼。

“过得可好?”如水的目光看得入神,“这位是莫淇的三弟——莫衍。”

“莫衍见过未来大嫂。”

额~嘴角抽搐:“那个……我和莫淇还没……,别这么叫,别扭……”顺便扫了下晏桓之,看他表情没什么异常,呼了口气。

“那……随他们叫你小忱吧。”莫衍笑语,他的笑是那种极其自信甚至自恋的。

他俩转向我身边如画的人。

“在下席梓游。”

“久仰。在下晏桓之。”

“原来是晏堂主。”看来很早就听闻过对方。

“别和他站在一起,”莫衍劝我,“你较为黯然失色。”靠~这孩子还真是诚实。

强忍住满腔怒火,邀请晏桓之和莫衍一同到“香满楼”,也算尽地主之宜了。莫衍倒是不客气,鸡鸭鱼肉的点了一桌,还都是招牌菜,算了,谁让他有可能成为我小叔子呢。又知道晏桓之一月前便回到“随心阁”,正巧莫衍也修行圆满回家省亲,两人都不知“倾心”之事,就搭伴儿过来看看我们。

我叼着“直冲云霄”,其实就是鸡翅,起了个这么官方的名字,价格翻了不知道几倍。味道还行,和老妈做的“三杯鸡”很像,不过还没她做得好吃。

来这个地方算算已经多半年了,如果真是梦,早就该醒了。现实中过了多久呢?老爸老妈要是看着一直熟睡的我,会不会误认为变植物人了?得多担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