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兰赋

第六章

贺兰赋 抚笙半世 2258 2017-04-26 04:37:21

  房中

天还不亮,耶律凝便醒了。这是她长年行军打仗养成的习惯,起身开了门。见早已候在门外的竹婉,笑了笑,“怎不多睡一会?昨日还抱怨累,今日便起的如此早?”侧了侧身,示意竹婉进来。

竹婉端着温水,进了耶律凝的房间,将水放在梳妆台上,开始伺候耶律凝梳洗,“小姐,我跟随你那么久,自然也习惯了早起伺候小姐你梳洗。若真叫竹婉睡到自然醒,怕也是睡不着。”

耶律凝从镜中看着竹婉,笑着拉了拉她的手,“瞧你说得,好似我委屈了你一般。起初,曾想让你跟着王,不必和我一同来这偏远的边关。你非闹着不肯,今儿又来念叨我。倒反显得是我的不是了?”

竹婉一撅嘴,说道,“当然不满了。小姐,你昨日让我采办小吃,可是认真的?”

耶律凝好笑地看着她,“你怎如此小家子气?这采办小吃又花不了你多少银两,怎会如此计较?”

“哼,小姐,往日也就算了。可眼下不还要多采办一份。”

耶律凝一时没反应过来,便问道,“多采办一份?还要采办谁的?”

“小姐,你年纪轻轻,忘性可不小。昨儿个才把人带回府。今儿一早就把人给忘了。你就不怕他听到伤心?”

耶律凝这才想起还有落霞在府中,不禁红了脸,“多一份怎么了?他那份就当小姐我出钱,回头我加在你月俸中便是了。”

“小姐,”竹婉蓦地凑近耶律凝,盯着她半天。然后,一语惊人,“你可是把落霞公子给吃干抹净了?除了行军打仗,训练士兵,可不见小姐你接近过哪个男子啊!”

耶律凝危险地眯起眼,“竹婉,你说什么?方才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可好?”

竹婉吓的手一抖,“没,没什么。小姐,今日可还练鞭?”趁耶律凝还没发火,赶紧把话题不着痕迹的转移了。

耶律凝斜睨了她一眼,“练,就在我院子前吧。这府中我还不熟悉,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待明日,你让陈伯给我寻一处地方吧。对了,竹婉,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姐,现在才到丑时。要不要先用过早膳再练?”竹婉一边和耶律凝说着话,手也不停。说话间,已经替耶律凝梳洗完毕,换好了衣服。

“不必了,我还不饿。”耶律凝拿起皮鞭便要出门,回头笑着对竹婉说。刚一回过头,却撞上了一堵肉墙。

“哎哟,”耶律凝揉了揉撞痛的鼻子,抬头看向了这堵‘墙’,却看见一双紫眸此刻正好笑地看着自己。耶律凝忙退后两步,发现自己撞到的正是落霞。说曹操,曹操就到。

耶律凝摸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这人,走路怎么也不出声。大清早,堵在我门口做甚?”

落霞有点哭笑不得,“凝儿,我在你出门前便站在这了,是你自己没看到我罢了。”然后,又向前凑了凑,“还是说,凝儿想我了,大清早便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虽然这抱有点疼。”

耶律凝忙将手抵在他胸膛,免得他再靠近,“你这人,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嘛?还有,你一大清早的不去多睡会站在我房前做甚?”脸色有些微微泛红。真是的,一大早就开始捉弄她。别被她逮住机会,不然…

落霞见她有些不自在,余光又瞥到站在一旁一脸看好戏的竹婉,便退了两步,稍微拉开了些两人之间的距离,“凝儿,我的房间就在你右手边数去第二间。况且你大清早这么大动静,我也不聋,自然听得到。”

耶律凝一听这话,娇俏的小脸立马变了色,面上染上了层薄怒,“听你这意思,是说我嗓门大。吵到你落霞大公子休息了?”

落霞耸耸肩,两手一摊,道,“这可是凝儿你说得,我什么也没说。”

旁边的竹婉“噗嗤”一笑,附和着说,“落霞公子,你有所不知,我家小姐最喜欢‘不打自招’了。”

耶律凝气恼地看了眼竹婉,然后看着落霞,继续道,“不知落霞,落大公子,大清早便候在我这‘大嗓门’的门前做什么?”

落霞忍住笑意,说,“我若说,我是想念凝儿,特意一早来看你,你可信我?”

“当然不信!”耶律凝不悦,“有事你便说,没事我还要练鞭呢!”作势要将落霞推开去练鞭,落霞却快她一步,拉住她的手。

“你松开!出了阁怎么变得如此没规矩?你莫非忘了我是大将军?”耶律凝想要抽出手,却又怕自己习武出身,误伤了落霞那柔弱的身子,只得出声警告他。

落霞也不恼耶律凝拿他在阁中的事来说道,“在阁中那套,是拿来对待寻欢作乐的女子,并且那时候我的身份是花魁。凝儿将我带回府,又对外人声称我是‘贵客’。我自然不能辜负了凝儿的一番好意了。”

落霞一番话,竟将耶律凝噎住,气得她差点背过气去。好一个伶牙俐齿的男子,顿时后悔自己当时怎么那么不经思考便带回来这么个克星?

“况且,凝儿未曾碰过我,”落霞还嫌不够的补充道,“自然要和她们区别对待。”

落霞看着耶律凝气鼓鼓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耶律凝手一抬拍开了他的手,“说,到底什么事。”

落霞揉了揉被拍红的手,又柔弱地靠向耶律凝,“凝儿,你别那么凶嘛。看,被你拍得都红了。”将手伸到耶律凝面前。

耶律凝看向他,只见对方紫眸中带着薄薄的雾气,长长的睫毛好像小扇子一般,对着耶律凝眨呀眨的。惹得耶律凝心房一动,这男人怎么可以生得如此好看!看了眼他的手,确实被拍红了。不禁有些愧疚,声音也不自觉的柔了下来,“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落霞头就势将头靠在耶律凝的肩膀上,见她没有再像刚才那般生气,手又悄悄搂上了她的腰,“凝儿,你昨日才来很多事都不知道。这鹤云镇的日出无比美丽。我寻思你应该没见过,便想带你去看看。听见你起来了,便赶紧过来了。却被你…”又抬起被拍红的手。

耶律凝忍着怒气,问道,“你要如何?”侧脸看向靠在肩膀上的人。

“陪我一起看日出。”落霞微微嘟起嘴,撒娇道。

“我还要练鞭。”扬了扬手中的鞭。

落霞一把抢过她的鞭子,随手丢给了一直在一边看戏的竹婉,“我可是你的‘贵客’,你要陪我。”也不顾耶律凝反对拉着她就出了府。

耶律凝都没来得及反抗,便被落霞拉着出了府。

身后的竹婉一脸的看好戏。小姐呀,你也有今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