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兰赋

第十章

贺兰赋 抚笙半世 1504 2017-04-26 04:40:26

  将军府

耶律凝起了个大早,她知道再有几日北芪的使者就要到了,是时候去会会冷墨轩了。但是一想到冷墨轩看她的眼神,她就头大。

“走吧,竹婉。我们去冷将军的府上一趟。”耶律凝脸上挂上了笑。冷墨轩,本将军到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是,小姐。”竹婉知道,每每耶律凝出征前都会有这种笑。看来冷副将要倒霉了。

马车上

耶律凝坐在马车上小憩。此番去冷墨轩府邸上她有两个目的,一来是看看他接待使节准备怎样。二来是若是北芪使者有什么企图,他俩也好早做准备。只是她不知道冷墨轩到底是不是和他一样想的。

“小姐,冷将军府邸到了。”竹婉开口唤她。

耶律凝睁开眼,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冷府

冷墨轩似乎早就料到耶律凝今日会来,早在大厅中坐着等候。见耶律凝由小厮带着进来,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地笑。

“咦,今日这是怎么了,将军怎会驾临末将的寒舍?”佯装诧异。

耶律凝听闻,莞尔一笑。犹如二月春风抚过冷墨轩的心房。冷墨轩望着她地笑出神,从未见凝儿对他这般笑过。自打他有记忆以来,她地笑似乎从来都不属于他。想到这,自嘲般地摇摇头。

“我自知甚少与你来往。所以今日特意前来赔罪。”耶律凝坐在冷墨轩对面,顺着他的话接下去说道。

“哦?将军是来赔罪还是来议事,你我自然心里清楚。将军大可不必和末将这般客套。”

耶律凝笑意更深了,“冷副将是聪明人。即是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了。北芪使者怕是快来了吧?”

“将军无需担心。末将都已准备妥当。”

“如此甚好。”耶律凝喝了口茶,不疾不徐的继续说道,“你觉得北芪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冷墨轩勾唇一笑。凝儿,你果然没叫我失望。“怕是来打探消息。这鹤云镇是两国交界处,亦是攻守要地。北芪此番派人前来怕是也为想到你我二人会驻守此地。”

耶律凝思虑片刻,忽的话锋一转道,“冷副将,你带兵出征多久了?”

冷墨轩挑了挑眉,没想到耶律凝会问这个,答道,“已有三年了。”

耶律凝点点头,继续问,“你觉得若北芪使者知晓你我二人皆在此,会作何反应?”

“自是规规矩矩,不敢作乱。”然后略带骄傲地看向耶律凝,好似等待她的褒奖。

耶律凝看他这一孩子气的举动,忍不住嗤笑起来。

冷墨轩被她笑得有些气恼,便不悦道,“将军为何要发笑?你我二人在战场杀敌无数,北芪早就知晓。此番前来若看到你我二人镇守此地定是不敢作乱,难道我说得有错?”

耶律凝摇摇头,略显得有些无奈。“冷副将,你觉得你我二人皆在此,那帝都……”耶律凝故意不将话讲完。

冷墨轩蓦地瞪大了双眼,“将军的意思是,北芪目的是帝都?”

耶律凝听闻,斜睨了他一眼。这个冷墨轩脑袋是不是被马踢了?她突然觉得自己拿他当敌人真是高抬了他。

“冷副将,你若是知晓北芪两大将军都在镇守边关,你会做何举动?”

冷墨轩低头沉吟片刻,忽而抬头猛地起身,“将军,是末将疏忽了。此次北芪前来便由末将接待即可。将军无需出面。”

耶律凝笑了,看来冷墨轩还没有那么笨。

“好,那你留心点。如有什么异常可派人去将军府找我。”

“是。”

耶律凝起身要走,冷墨轩上前一步拦住了她。

“冷副将,这是何意?”耶律凝有些恼火地看着他,她最不喜欢有人挡住自己的去路。

冷墨轩也不恼,嘴角挂上一抹坏笑。无视耶律凝的气恼,自顾自地说道,“将军既然来了,用过午膳再走吧。而且将军自己说来赔罪的,那就哪出些诚意吧。”

耶律凝气得银牙咯咯作响。好你个冷墨轩,居然用我的话来堵我的嘴,但是话是自己说得也怨不了别人,只得泄气地点点头。

冷墨轩见她点头,犹如孩子般开心地笑了。

“我这就命下人们去准备。将军趁次机会随我去后院走走吧。后院的桃花开了。”

耶律凝抬头望向他。眼前的男人眼中似乎有着最美的星辰,也参杂着些许落寞,还有太多她读不懂的情愫。耶律凝好像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然后任由冷墨轩牵着她的手走向后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