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穿越之逃花朵朵开

第十八章 当牛做马问题

穿越之逃花朵朵开 殇子陌 1950 2017-04-20 09:44:17

  现在花幽染所在的地方叫做赤炎王国,是这片大陆的第三大强国,在这个国家的周围还有七八个大大小小的国家,因为土地问题,征战也是常有的事。而所有的国家都如同这个国家一样,男多女少,女子堪比中国的国宝大熊猫了,所以女子大多都是好吃懒做,坐在家里等男子养,当然也有做官的,或者跑生意的,但有出息的很少。

还有这里的女子从十三四岁开始就可以娶夫,男子十五六岁就开始嫁人,二十岁没嫁的男子已经是老男人了,如果不是长得特别俊朗是嫁不出去的。

这里的女子十六岁还没有娶夫的话就会被拉到府衙,让她娶十个八个嫁不出去的歪瓜裂枣,谁让这里的女子太少呢!

花幽染看到此惊了一身冷汗,自己现在已经十八了,比这里最迟的娶夫年龄还大,要不是自己女扮男装,现在可能早就被强迫娶夫了,虽然女子权力很大,但是充其量也是生孩子的工具啊!

男子都希望嫁个好妻主,女子是希望多找几个帅男人,花幽染不能理解这里的人的思想,但却知道繁衍是动物的本能

花幽染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将书放回去。又翻了翻其他的书,发现没有什么想看的了,就又偷偷的从窗户里爬了出去,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幽染,你终于回来了”花幽染刚回去花韵就迎了上来

“恩,不是叫你们出去玩的吗?你怎么在这里?”花幽染微笑着问

“幽染,你看看天的快黑了,你还说我们,要是你再不回来,我们就得去找你了所”花韵扶着花幽染

这主子,竟然一天都没回来,要是王爷知道还不拔了自己的皮

这时的花幽染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哪里呆了那么久。

回去后,花律已经把饭领来放在了桌上,花幽染与两人一起吃过饭,再与他们聊聊天,了解一下这个大陆的事。

书房内,一黑衣人突然出现跪在慕容寒溟面前。

“你来了”慕容寒溟继续看书,并未抬头。

“是,爷”黑衣人答。

“怎样?”慕容寒溟这才抬头望着黑衣人问

“爷,三王爷与七王爷现在都没有动作”黑衣人严肃地答

“哪其他国家可有行动?”慕容寒溟问

“唯有火云国似乎并不太安稳”黑衣人答

“你看他们想做什么?”慕容寒溟一脸沉思,火云国可是这片大陆的最大强国,如果真想吞掉某个国家,可是易如反掌的事

“爷,属下推测又要打仗了”黑衣人如实的答

“还有一件事属下不知道该不该说”黑衣男子抬头看了看慕容寒溟继续道

“什么事?”慕容寒溟盯着黑衣人

“天耀国皇帝似乎没有在他本国了”黑衣人答

“可有探听到他去了哪里?”慕容寒溟问

“暂时还不知道”黑衣人答

“恩,做好准备,继续探听,一有消息马上汇报”慕容寒溟吩咐道

“是”黑衣人说完已不见踪影,似乎书房里原本就只有慕容寒溟一人一样。

“王府可有什么不寻常?”慕容寒溟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

“除了爷带来的那个人有点奇怪外,其他都没事”房间里突然又出现一个一身劲装黑衣人

“他今天有什么的动作?”慕容寒溟食指弯曲,在书桌上一下一下地轻叩着,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他起床吃过饭就一个人来书房,被侍卫挡回去后不死心,躲过侍卫从窗户里偷了进来,直到黄昏时才离去”黑衣人如实禀告

“哦?继续盯着,有什么情况马上回禀”慕容寒溟收回轻叩的手,冷冷地说

“是”黑衣人说完已不见。

‘花幽染啊花幽染,你到底是什么人,会是三哥派来监视本王的吗?’

慕容寒溟站起身,翦着双手在房中踱步。

此时的花幽染并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怀疑,她与两人聊了很久,直到有了困意才打发走两人,自己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去。

隔天一早,花幽染早早的起床,梳洗完毕吃过饭,想到牙膏牙刷香皂肥皂的问题,就将花韵花律叫来

“幽染,你有什么吩咐?”花韵问

“你去帮我找些竹子来,这么大左右的”花幽染伸出自己的食指比划

“哪我做什么?”等花韵离去后花律问花幽染

“你跟着我去集市上抓些草药”花幽染拿起桌上事先准备好的折扇,率先走了出去

“幽染,你病了?”花律跟在花幽染身后,一脸的担心

这主子不会是病了吧,什么时候病的?被王爷知道没有照顾好主子,会不会挨罚?

一时间,花律的脑海里闪过N多的问题

“我没病,这个我不是用来吃的”花幽染好笑,不过对于花律的关心她很开心,自从母亲去世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关心过她了。

“哪你抓药来做什么?”花律好奇地问

“等抓来你就知道了”花幽染卖起了关子。不是有云南白药药膏吗,自己弄些配方抓些草药制作牙膏应该没问题吧,花幽染在心里打起了如意算盘

她带与花律来到集市上,看到古香古色的大街,觉得特别的有韵味,逐就慢慢的看了起来。

“你放过我儿子,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突然一阵哭诉声传来,让花幽染打了个寒颤。

这是干什么?一会儿牛一会儿马的,到底有没有搞错?对于好奇宝宝样的花幽染,想让她不去凑惹闹都不行。

“主子,我们不是买药的吗?”怎么又跑向人多的地方去了?

花律看到挤着去看热闹的主子,瞬间无语。谁能告诉他这主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有点女子性格,当然最后一句话他只能在心里想着。

花幽染可没有理会纠结中的花律,而是一股脑儿挤进了人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