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第三章:魂穿异世扮男装(上)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伽人子 2455 2017-04-12 12:08:55

  9年前,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当被马车颠到屁股生疼的顾南西挣扎着在沉睡中醒来时,一度以为自己被绑架了。一手揉着屁股,一手掀开车帘一看,暗夜、马车、还有围着马车赶夜路的一行黑衣人。

我靠!这完全就是电影里绑架的整套装备啊!

尖叫呼救?万一这一叫没等来救命的,反而吓到绑匪强制撕票,岂不更亏?

敌在暗我在明,要冷静,要冷静!

顾南西一边强自平复惊悚的心,一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仔细一想才发现!

诶,不该是汽车么?怎么是马车!

摸摸身上,动动嘴巴,也没有绑手脚,封嘴巴一类的,这是什么套路?

不摸还好,一摸瞬间炸毛了!

平胸?

乖乖,她最引以为傲的人间胸器呢?

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顾南西足足愣了好久才回过神,然后火速摸遍了全身——身材好小,我那个天,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身体!

顾南西震惊地弹了起来,头还没被马车顶给撞回来,自己先倒了下去,摔得七晕八素,眼冒金星。

全身没有一丁点力气,后脑勺还好痛,怎么会这样?

听到马车里传来扑通一声闷响,赶车的大汉马上吁住了疾行的烈马,急声问道,“小主子?”还没等到顾南西回答。借着月辉,一个约摸三四十岁的妇人掀开帘子急急忙忙进来,“小主子,你没事吧?”看着顾南西趴在地上,忙不迭地把她扶坐在一侧,然后捡起掉落在地的毛毯铺在座位上,再把她扶下躺好。接着给顾南西号了一下脉,才开口道,“小主子吉人自有天相,真是万幸。您之前摔下马车撞到脑袋,一直昏迷不醒,可把老奴急坏了。幸好这护心丹效果显著。”同样不等顾南西开口,转头便对赶车的人说,“万叔,已无大碍,启程吧!”

顾南西呆呆的看着自称老奴的妇人做完这一切,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

主子?

老奴?

昏迷不醒?

呃……啥节奏?

难道…莫非…大约…穿越了?

马车里一片漆黑,还没摸清眼前的情况,顾南西不敢贸然开口。怕是打扰顾南西的休息,妇人也再未开口。

一个时辰后,马车在一家废弃的破庙前停下稍作休息。一行人训练有素的把顾南西安顿好,然后各自退了出去。月华似水,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将门外看守人的身影清晰的映刻在窗纸上,明暗交替甚是分明。经过刚刚一个时辰的思绪整理,外加眼前的一切,顾南西不得不接受,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一个九岁男孩身上。

哦不,是穿在一个作男孩打扮的女孩身上。

好混乱。

真不知老天开的什么玩笑,就算自己前世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卖,代替她惨死,上天垂怜,给了重生的机会,但也不用重生得这么彻底吧?人活一世那么累,还得重头长,想着就累。看着自己那小胳膊小腿儿的,顾南西欲哭无泪。

此外,看着旁边一躺一卧两个男孩,顾南西才知道,原来马车上不止她一个人,还有一个跟她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小男孩似乎中了毒,虽然用了药,但刚刚在马车中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嘴唇黑紫黑紫的。直到下马车时,才悠悠醒转,此刻正虚弱的躺在草堆上。另外一个稍长两岁的男孩,刚刚跟着外面的人骑马过来,此刻坐在小男孩身边,警惕的打量着周围,包括顾南西。

两人小眼对小眼,终于还是顾南西打破了沉默。

“那个,兄弟,我们认识吗?”实在不知该怎么开口,顾南西从大男孩眼中读出了陌生,猜想他们应该是不熟悉的,便试图通过这个点下手去了解现在的情况。

对于这句问话,大男孩有一瞬间的疑惑,虽然对于这个一看就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家伙称自己为小兄弟有一丝不爽,但眼下求于对方,他并未多想,顺从道,“多谢小兄弟对我们的救助之恩。”

救助?看来真不认识。

“那个,我刚摔了一下,脑子有点混乱,你是说我救了你们?你们是谁?”

“你……你不记得了?”大男孩颇为诧异问道。

“哈哈,那个……”正当顾南西打算胡编乱造时,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叫顾子末,这是我书童顾云泽。我们……一起去无极门拜师学艺,半路遇到劫匪……不仅抢走了我们全部的钱财,还把护送我们的人全部杀死了……只有我们俩躲在草丛中幸免于难……”说到这里,小男孩喘气声越来越大,似乎说完这段话,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

“少爷,你别说那么多,留着力气,等我们去到镇上,寻到大夫,你就有救了。”被称为顾云泽的大男孩关切的说道。

“没事。”小男孩淡淡一笑。接着对顾子末说道,“虽然躲过一劫,但不幸的是,我却被毒蛇咬了……荒郊野外,我们求救无门……幸好你们路过,救了我们。”

这两个男孩也姓“顾”,还真是“三顾破庙”,想说不巧都不行!顾南西无语望天。

开了头,就好接下去了。一来二往,顾南西了解到,这二人出身于江南医药世家——顾家。顾子末是顾家三夫人膝下唯一的孩子,而顾云泽则是三夫人无意中救下的弃儿,被顾家收养作为伴读陪在顾子末身边。妙手仁心的顾三夫人曾经救过无极门现任主事人之一的郑柏涛,得其承诺,他日若有所需,必当全力回报。后夫人念及幼子体弱,传书郑柏涛,请其将幼子收归门下,传授武艺。此时二人正是奉顾三夫人之命,前往无极门拜师学艺。

交谈过程中,顾子末倒是坦诚,有问必答,并不避讳。但顾云泽曾打眼色示意顾子末少说话,因为他心里觉得这个自称摔了一跤而脑子混乱的小兄弟有点怪怪的。但转念又想,前天路遇他们时,确实是他坚持救下并留下他们二人的。很明显,他是这群人的主子。想到子末要去到镇子里找人医治,必须要麻烦他们。顾云泽便没有多加阻拦,任由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正当顾南西想多从男孩口中打听更多消息时,马车上那个妇人走了进来。

“小主子,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垫着。等天明,我们接着赶路。到前面镇子就可以吃好吃了。”妇人以近乎哄小孩的语气一边对顾南西说道,一边递过去一个馍馍。

顾南西接过,馍馍微微发黑,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硬,以触手的温度来看,应该刚刚用火温过。掰开一分二,当顾南西准备再一分为四时,妇人止道,“他们也有,不用分。”说完,过去给了顾云泽两个。

顾南西从掰开的馍馍里扯了一块放入口中,一边嚼着,一边心里飞速算计着怎么开口了解她目前的身份。对方称她为主子,所以对她而言,安全应该不用担忧了。但要是露出破绽,被对方知道此“主子”非彼“主子”,那就难说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为什么大家都一副很紧张的样子?”顾南西想了想,问了一个不容易生疑的问题。

没想到刚问完,妇人神色立刻谨慎起来。看了看旁边的顾云泽和顾子末,便扶起顾南西往破庙里间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