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第十七章:淑妃相邀入皇宫(中)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伽人子 2325 2017-04-24 08:14:00

  果然不愧是国都,对比无极镇,这里的繁盛、格调和气势都远远高出数倍不止。街道两边林立着各种酒馆、茶楼、店铺、作坊,皆是生意兴隆,人声鼎沸;川流不息的行人,脸上挂满了盈盈笑意。每一种气息无不昭示着盛世之喜,安稳之乐。

本想在城内找家旅店住宿一晚,明日再入宫。但南灏轩却说,淑妃特许,让顾子末到了直接跟他入宫,面见淑妃后,今晚恩准直接宿在宫中。

简单吃了午饭,李胜贤告辞回了左丞相府,顾子末二人则跟着南灏轩直接入宫。

进了第一重宫门——圣启门,一个硕大的广场映入眼帘。沿着广场中间的白玉石往前走了好一会,来到了第二道宫门——圣新门。随着宫门的缓缓打开,隐约可见一排叠一排的殿宇昂然挺立。再往前,跨过白玉阶,进了第三重门——圣重门,刚刚那只见殿顶的宫殿肃穆恢弘、大气庄严的呈现眼前。果然,金黄色代表金钱和权力,不管什么朝代,这个颜色都是帝王的象征。这些金碧辉煌的琼楼玉宇,屋檐上均用水晶和宝石点缀,在阳光下,流光溢彩,贵气难言,甚是奢华。作为三国之中最强大富有的老大,天圣人杰地灵,富产金子和宝石,占尽了地理优势。而作为权力和金钱的中心——天圣皇宫,自然是富得流油。

刚刚跨过圣重门,淑妃的孙嬷嬷便迎上来请安。并告知南灏轩,皇上此刻正在和大臣们商讨要事,皇后前些日子又陪太后去了皇陵给先皇上香,估计下午才会回宫。他此刻去,必定两边都请不了安。而淑妃想他得紧,特意派她前来带二位先去叙叙。

本来按理说,南灏轩回宫,自然需要先去向皇上皇后以及太后请安,但既然他们此刻一个政务缠身,另外两个又不在宫中,先去淑妃那儿贺喜,自然也算合理。便由孙嬷嬷带路,一路绕过御花园,来到飞雪宫。

看到洋洋洒洒的“飞雪宫”几个字,顾子末喃喃念出声。这时,南灏轩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淑妃,单名一个雪字。因舞姿轻盈脱俗而得恩宠。”飞雪,刚好贴合舞姿的轻盈之感,又包含淑妃的名字,由这一个名字,便可看出她圣宠之盛。

说话间,已经到了飞雪宫大殿外。只见殿门外左右各静立着两名侍女,看见顾子末等人,齐齐问了好请了安。嬷嬷让三人稍等一下,便先行进去。

看着顾子末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南灏轩嘴角轻轻一勾,打趣道,“怎么?你很紧张?”

“紧张谈不上。但第一次见贵人,想想台词。”顾子末嘿嘿一笑。

“台词?”

“咳,就是等下要说的话。”顾子末干咳一声道。

“淑妃为人贤惠淑婉,知你乃习武人士,不会为难你的。”南灏轩突然安慰般说道。

顾子末投去感激的一眼,这人,竟然在安慰她。

很快,嬷嬷便出来请二人进去。因为顾云泽的身份只是顾子末的书童兼护卫,且没有受邀,便只能在门口等待。顾子末交代几句,便跟着南灏轩进去了。

步入大殿,只见一个清丽貌美的女子身着华服正端坐在上方,左边一宫女正轻轻给女子打着扇。果然保养得当,刚刚生完孩子不久,淑妃的身材却没有一点臃肿之感,面色白里透红,容光焕发。像极了那盛夏绽放的荷花,清雅脱俗,却又娇艳欲滴。

“灏轩给淑妃娘娘请安。”南灏轩拱手一礼。

“草民顾子末,参见淑妃娘娘,娘娘吉祥。”顾子末也上前施礼。

“不必多礼。”淑妃含蓄一笑,甚是优雅动人。

“灏轩,距离你上次回宫,已经有大半年了。这期间不知一切可好?”淑妃对着燕灏轩道。

“一切都好,劳娘娘挂心。”

“听说你之前被刺客下毒,元气大伤,现在可好彻底了?我这儿有一株千年人参,是我诞下皇儿时陛下赐的。晚点我让孙嬷嬷送去你宫里,给你补补身子。”淑妃眼露心疼的望着燕灏轩。顾子末微微侧头,刚好看到淑妃的眼神。

“谢娘娘好意,娘娘刚诞下五弟不久,身子更需要大补。况且,我身体已经好全了,娘娘不必担忧。”

见燕灏轩婉拒,淑妃便不再强求。“那就好。即使无大碍了,也要多加注意调养。切不可留下什么病根才好。”

“谢娘娘教诲。”

顾子末静立一旁,从刚才门外燕灏轩对淑妃的描述,以及他们刚刚的对话,可见,他们关系不差。

关心完燕灏轩,淑妃起身缓步走了下来,仔细打量了顾子末几眼,开口道,“你就是顾子末?”

顾子末嘴角一抽,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答道,“是。”这淑妃果然不认识自己。。

“嗯,果然生得仪表不凡。虽是习武人士,却难得如此清秀俊朗。难怪长乐回来一直念叨着你。”淑妃夸道。

乖乖,果然是长乐郡主的缘故。顾子末回以笑容,并未继续接话,而是低头看地板,努力装出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这淑妃压根儿不认识自己,因了长乐郡主的缘故邀请自己来参加她的生辰宴,宫里不比无极门,还是谨慎些为妙。

顿了顿,淑妃又道,“子末,我一见你,觉得甚是亲切。不知你家出何处?家中尚有何人?”

调查户口?顾子末心里默忖。立刻答道,“草民出身江南顾家,家有父母及仆人若干。”

“江南顾家?”

“是。”

顾子末刚答完,孙嬷嬷便带着两名侍女端着茶走了进来。

“哎呀,光顾着说话,都忘记请坐了。来人,赐座。”淑妃说着,也由人搀扶回了座位。

谢恩,落座。孙嬷嬷伺候淑妃喝茶,两名侍女则分别端着茶,走近南灏轩和顾子末。突然,“啊”的一声,给顾子末端茶的侍女,脚踝一扭,身子一个趔趄,托盘中的茶杯径直飞向顾子末。顾子末眼疾手快,伸手巧妙接住飞来的茶杯,但奈何茶杯斜着飞来,杯子是接住了,杯里的水却悉数洒在了她白净的衣服上。

侍女摔倒在地,并未起身,而是惶恐的跪在地上。

未等顾子末开口,孙嬷嬷已经开口责骂,“大胆奴婢,竟然如此怠慢娘娘请来的客人。还不快给顾公子赔罪。”

姑娘这才似乎惊醒过来,对着顾子末边磕头边道,“顾公子恕罪,顾公子恕罪!奴婢不是有心的。”

顾子末淡然一笑,“茶水不烫,不碍事。她也是不小心,请娘娘不要责罚。”

“嗯,既然子末不计较,你下去吧。”淑妃依旧和风细雨般说道,语气未见丝毫怒气,看来是个休养脾性极谙中庸之道的人。

侍女谢恩退下,孙嬷嬷唤了个太监,非说待客不周,已准备衣衫,务必请顾子末去更换。顾子末推脱不掉,只能谢过,随着太监去偏房换衣。

伽人子

看完的亲记得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