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第二十三章:天外飞来顾御医(上)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伽人子 2246 2017-04-23 15:31:39

  第二日一早,君宸便率先启程回家。顾子末带着云泽去给淑妃辞别。

似乎料到了顾子末的到来,刚到飞雪宫,孙嬷嬷便迎了上来。让云泽和其他人都在大殿外等候,孙嬷嬷带着顾子末径直到了殿内。

请安后,顾子末主动从脖子上取下玉佩,放到孙嬷嬷递过来的托盘上,请罪道,“娘娘恕罪,劳您久等。”

孙嬷嬷端着托盘,递到淑妃面前。淑妃微笑接过,与原来那块一比,竟然完全衔接上。这玉佩,当真是一对!按捺住内心的惊讶,淑妃玉面一凝,质问道,“这块玉佩你从何所得?”

顾子末虽然知道是一对,但看着两块玉佩当真毫无缝隙的合在一起时,也不禁有些失神。难道,这么快就揭开了身世之谜?

收了收心思,顾子末淡淡道,“自小佩戴,从不离身。”

不料,原本端庄优雅的淑妃,竟然怒声一喝,“大胆!竟敢撒谎诓骗本宫。你可知欺瞒的下场?”

这一喝,顾子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啥情况?

顾子末硬声又道,“子末句句属实,娘娘何出此言?”

“这玉佩是我故人与他夫人的定情信物,一分为二,各自刻着彼此姓名中的一个字,根本不可能有第二块。诞下他们的孩子后,夫人的玉佩便传给了孩子作为贴身信物。说,你这块到底从何得到?”淑妃语气冰冷,优雅娴静的面容带着盛怒。

“夫人既说传给了孩子,为何这孩子不能是子末?”顾子末抓住重点反问。

淑妃冷笑,“因为,孩子是女孩!”

顾子末一听,无奈一笑。看来,淑妃的故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父母了。

见顾子末不开口,孙嬷嬷帮腔喝道,“还不快从实招来!欺瞒淑妃娘娘,你几个脑袋都不够掉。”

把二人的情绪都看在眼里,顾子末才缓缓道,“草民很爱惜自己这条小命,所以,定不会欺瞒娘娘。但子末确实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谎言。”

淑妃沉默着打量了顾子末一会儿,才道,“如何证明你所言非虚?”

顾子末道,“子末能证明。但证明之前,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娘娘恩准。”

淑妃“嗯”了一声,算是许可。

顾子末略一思忖道,“若是证明到玉佩确实是草民之物,请娘娘替子末保守一个秘密。”

“秘密?”淑妃似乎思量了一下,眉头一蹙,“好。”

得到淑妃肯定的回答,顾子末抬手取了挽发的簪子和发冠,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瞬间披散在肩头。见状,淑妃和孙嬷嬷俱是一愣,却依旧眼带疑惑。顾子末嘴角一扬,再从怀里掏出洗颜膏,在易容处抹过一遍后,拿出绣帕一擦,一张清丽脱俗的女子脸庞便显露出来。至此,二人总算看了个明白,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惊异和惊艳。顾子末一直感慨燕灏轩和君宸生了一副好面皮,但是,她自己却经常忽略一个事实,她也有一张倾城绝颜。

见二人还懵着,顾子末换回本来的女声道,“子末是女子的身份,并非刻意隐瞒,实在是有难言之隐,还望娘娘恕罪。”

陌生的声音拉回了淑妃的思绪,淑妃定了定神,疾步下了座位,来到顾子末身边,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才道,“像,实在太像了……”

顾子末淡然迎接淑妃的打量,并未开口。片刻,淑妃又道,“你竟然是女子?如此,你岂不就是……”

“如果没有意外,恐怕是。”顾子末淡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淑妃当即道:“那江南顾家是?”

箭已离弦,不得不发。顾子末挑轻去重简单说明了一下身份来源,只道确实是保命的无奈之举。

沉吟片刻,淑妃喃喃道,“原来如此。”

“不知娘娘的故人是?既然极大可能是子末的父母,还望娘娘告知。”顾子末躬身道。

“这……”淑妃犹豫着。若有所思朝着珠帘后望了望,珠帘微微动了一下。顾子末满心以为会出来淑妃口中的故人,珠帘一动后,却再无动静。

这时,一个宫女在大殿侧门叫了孙嬷嬷过去,附耳说了几句。便见嬷嬷急急的走到淑妃身旁,低声禀告。淑妃面色一变,起身欲走。迈了几步,停下望了望顾子末,道,“听说你医术不错?”

这转变有点突然,顾子末思绪还停留在上一件事。见淑妃望着自己,闷声道,“是。”答完才觉得,自己似乎忘记委婉一点了。。。

“那你恢复整理一下,等下跟孙嬷嬷到太后寝宫。”说完,疾步而去。

太后寝宫?医术?难道是太后寿体有恙?再次望了望珠帘,依旧毫无动静,似乎刚刚那轻微的波动只是幻觉。顾子末自失笑笑,取出随身携带的易容物,迅速恢复原本的妆容,便跟等候的孙嬷嬷一起前往太后寝宫。

去到寝宫,太后隔着珠帘半躺在榻上,腰部垫着白玉石枕,精神萎靡的伸出一只手给太医诊脉。天圣帝坐在一旁,龙眉紧缩。皇后以及淑德贤妃三人都在一旁站着,面露忧色。一条红线颤巍巍的隔着珠帘连接着太后的凤腕,诊脉的灰胡子太医额头冒汗,一副无计可施的模样。旁边,早已跪了好几位当值的太医。

看到那条红线微微抖动,顾子末暗忖,这样能正确诊断都有鬼!搭线诊脉本就极难,太后年迈,手会情不自禁微抖,这样子,根本没法把到脉象。

请安施礼后,顾子末安静站在一边,等着灰胡子太医的结果。良久,灰胡子太医终于开口道,“太后娘娘脉象兼数兼浮,应是消渴症之故。“

闻言,天圣帝怒道,“为何治愈这么久,未见任何成效?”

“皇上息怒。此症之解非一朝一夕之事,需慢慢固本清热。老臣……”

胡太医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天圣帝打断,“朕真是白养你们这帮庸医了!治愈大半年,太后病症反而越来越重!”

“皇上息怒,皇上恕罪。”胡太医惶恐下跪,原本已经跪着的太医,被天圣帝一喝,头伏得更低了。

皇后以及淑德贤妃三人,齐齐宽慰道,“陛下息怒,保重龙体。”

太后拍了拍天圣帝握着她的手,语气疲倦,“皇上不必动怒,哀家这个岁数,病灶都是常年积蓄的,不怪他们。”

众人的宽慰并未让天圣帝的怒火消减分毫。太后只有天圣帝一个皇儿,自幼呵护疼爱有加。天圣帝极其孝顺,自然看不得母后受疾病折磨。

气氛剑拔弩张,淑妃看了顾子末一眼,突然开口道,“听说顾公子的师父,曾师承神医华清,而顾公子医术早已青出于蓝,不如让他试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