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第二十章:因为我是你的人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伽人子 1326 2017-04-22 22:12:39

  吃晚饭时,顾云泽回来了。只说下午随处去逛了逛。二人吃完,又各自回房休息。

说出去的谎话,就要用行动来圆。顾子末提笔简单写了一封书信,大致说了一下玉佩的事,顺便问问师父意见。因为玉佩此刻正戴在脖子上,自然不需要让师父传出来,但淑妃的“眼睛们”盯着,形式还是要做到位的。写好后,顾子末百无聊赖,时间太早也睡不着,便想去找云泽聊聊。敲敲房门,依旧无人作答。顾子末再次推门进去,房间整齐如新,这人吃过晚饭,又不声不响没了踪影。。要说下午出去是临时起意,这吃过晚饭立马又不见了踪影,就值得深思了。他跟自己一样,都是第一次入宫,按理说没有需要去拜访的人。顾子末心里奇怪,又不好直接问宫女太监。这皇宫之地,说不准就去到哪个不该去的地方了。想了想,便干脆去他房中边看书边等他。

等到深夜,依旧没有人回来。顾子末禁不住睡意袭人,合衣在床上睡了过去。睡到迷迷糊糊之际,突觉有大石压胸,压得她痛呼一声,呼吸一滞差点喘不过气。“大石头”明显一惊,瞬间弹开。解脱的顾子末大口呼吸了几下,才缓过神来。这时房内火光亮起,映出顾云泽一脸惊诧的神色,“你怎么在这儿?”

这语气瞬间让顾子末炸毛!还敢问她怎么在这儿了!这人不声不响出去一整晚,害她担心来守着,最后还把她当肉垫子坐了一把,此刻竟然问为什么她在这儿!

“这句话该我问你吧?这么晚,你去了哪里?晚上的皇宫难道更美?”顾子末揉着胸口,气鼓鼓道。

顾云泽一怔,半晌道,“有点事,出去了一趟。”

“云书童,你不是来给我当护卫的吗?一到皇宫,就不见人影,你这是护卫的态度吗?亏我还担心你来着……”

“你担心我?”顾云泽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你是我带来的人,要是在这惹出什么事,我不是要跟着你倒霉。”顾子末撇嘴。

“也对,我是……你的人……”顾云泽语气悠长,意味深长的打量了顾子末一眼。

这语气,这内容……顾子末听得心尖一颤。那啥,似乎,好像,这句话是昨天她对君宸说的。。。

夜黑风高,两个大男人共处一室,一个对另外一个说,“我是你的人……”顾子末瞬间觉得恶寒…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整理整理衣衫,起身,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水,一口气灌下,平复了一下被雷到的心,顾子末才又继续道,“你第一次入宫,这么晚出去能有什么事?还穿得像刺客一般……”话说到一半,突然大惊失色。刚刚没细看,此刻才发现,云书童当真一身夜行衣。这人不会真的去刺杀什么主子或者去偷什么金银财宝了吧!顾子末心里想着,口中自然也这么问了。

顾云泽一脸黑线,“我去拜访了一位故人。”

“故人?你在皇宫也有故人……”顾子末没发现,自己此刻就像山下做媒的王婆一样唠叨。。。

“嗯。”顾云泽明显不想多说。

看顾云泽的语气,顾子末就知道这个话题无法继续下去。心里直觉云泽拜访故人一说很不合理,什么故人,需要夜晚这个打扮去见?但他既然不愿多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只要没事就好,她也懒得多问,谁没点隐私呢。

“夜深了,明天淑妃生辰宴席,可不能顶着一对熊猫眼去。早些休息吧。”说罢,便开门打算出去。想了想,又回头道,“下次独自行动之前,记得先说一声。”

“好!”顾云泽目送顾子末走了出去。有些事,他现在还不能说。

回房,躺在床上,顾子末再难睡去。皇宫就是个神奇的地方,连云书童到了这儿,都变得神神秘秘的。只盼不要出什么事,安然回去便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