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第三十章:众星拱月不胜寒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伽人子 2477 2017-05-01 23:56:23

  转眼过去好几日,闹剧过后,韩树仁并未再找顾子末麻烦。上次面见淑妃之后,淑妃也并未再差人找过顾子末,一副尊重她的态度,还把小果子派给了她。小果子为人机灵,又是顾子末来皇宫第一个接触的太监,相处不错,顾子末便顺着收了。逐渐熟悉太医院事务之后,顾子末有了更多时间自己研究药材。来圣京后,血毒之症发作过一次,但一直靠压制不是办法。除开每日定例给太后诊脉以及处理太医院事务,顾子末剩下的时间全都潜心去研究解毒之法了。

顾云泽经常不见踪迹,顾子末好几次问起,对方都含糊过去。他性子谨慎,知分寸,懂进退,这点顾子末很是放心,便不再多问。

这天,顾子末正捧着一卷难得的古医术啃得带劲时,一个宫女前来,说皇后娘娘身子不爽,宣她前去。顾子末心知,自己今时今日,源于淑妃推波助澜。在皇后眼里,必然认为自己是淑妃的人。这宣召,明摆着不是好事,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急忙收拾了药箱,在宫女带路下,来到了皇后寝宫——凤清宫。

作为一国之后的寝宫,凤清宫装潢大气,贵不可言。步入大殿,远远的便看见皇后隔着帘子高居上座,并与身边嬷嬷说着什么。顾子末心知来者不善,提足了精神,依规行礼。礼毕,迟迟未见皇后的开口让她起身。顾子末低头跪着,以不变应万变。

良久,皇后似乎才注意到了顾子末存在一般道,“光顾着说话了。顾太医,不必多礼,起来吧~”顾子末依言起身,刻意收了情不自禁想去揉膝盖的手,“谢皇后娘娘。”

“嗯,本宫近来胃口不佳,劳顾太医帮本宫看看。”刻意敛了声音里的凌厉,皇后不怒不喜道。

“是。”

宫女迅速搬来了诊脉的物什,皇后贴身嬷嬷拿着脉绳正欲给皇后系上,不料皇后抬手一拂,“不必如此繁礼,既然太后都能让顾太医直接把脉,本宫也该效仿不是?”

闻言,嬷嬷明显有一瞬间的疑惑。但她在皇后身边多年,见惯了宫中瞬息万变的局势,早练就了处变不惊的本事。疑惑之色一闪而过,便不再多言,立刻让宫女撤走了脉绳。

顾子末上前,食指中指搭脉,脉象平稳,不急不快,不浮不沉,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脉象了。心里不禁咯噔一声,皇后难道故意装病?

收了诊脉的手,顾子末双手做礼,“启禀皇后娘娘,从脉象看,娘娘身体安康,并无病症,实乃我天圣之福。”

“那为何娘娘会胃口不佳?”嬷嬷问,语气生冷。

“皇后娘娘身居后宫之首,操劳较多,加之最近天气转热,湿邪稍重,暑为阳邪,其性升散,耗气伤津,这才导致食欲不振。之后,可适当在日常饮食中添加一些开胃健脾的食材,以食疗养。稍后微臣会开几味食疗方子,稍做食用,加上注意休息,胃口便会慢慢转好。”顾子末一本正经的说完,内心却不禁翻起了白眼。皇后因病问诊,明明并无病症,非要说自己胃口不佳。既然你要装病,那我也得配合不是。食疗百利无害,倒也不会错了去。

“那就有劳顾太医了~”皇后恹恹说完,便不再多言。

顾子末适时躬身告退,带了宫女一道去太医院取食疗药材。

顾子末前脚一走,皇后身边的嬷嬷一边给皇后递上茶水,一边问道,“娘娘这是何意?这顾子末既然是淑妃举荐,必然跟她脱不了关系。娘娘为何故意称病让他诊治,却又如此好言相待?”

涂满鲜红蔻丹的手优雅的接过嬷嬷递来的茶盏,另一只手拿起茶盖,轻轻荡开了两片漂浮的茶叶,微抿一口,红唇一勾,“青姑,这顾子末如今是不是太医院最春风得意之人?”

被唤作“青姑”的嬷嬷一边接过皇后手中的茶盏放到宫女托盘中,一边应声道是。

“那如果本宫也大力捧他,会如何?”

“能得皇宫中最尊贵的三位主子亲眼,自然是无上荣耀。但他初来乍到,如此圣恩,岂不是太便宜了他?”

“如今他深得太后和皇上的信任,本宫此时去为难他,岂不摆明跟太后皇上过不去。如此,岂不是随了淑妃那贱人的心。仗着自己是左丞相之女,如今又添得皇子,以为据此便可以跟本宫一较高下,简直痴心妄想!她想安插自己的人进来,本宫便要让她引火上身!”

“娘娘所言极是,决不能让那淑妃称心。”

“哼,捧得越高,摔得越狠。这小小的太医,不足为患。本宫就是要让他处于风口浪尖,到时候,管他是淑妃的走狗还是燕灏轩同门师弟,自然有人会迫不及待解决掉他。”皇后阴测测说完,脸上绽开了明媚的笑。

青姑略一思量,嘴角也勾起一抹阴狠的笑意,“娘娘高明。这顾太医初来乍到,如今直入太医院已是平步青云,又得皇上和太后赏赐,想必背后早有人眼红妒忌。”

“嗯。如此,本宫只需煽点风加点油,就可以让这妒火烧得更望。”皇后说完,心情大好。顿了顿又道,“青姑,挑些赏赐,明儿你亲自送去太医院。”

“是。”

次日,当顾子末拿着一本医书,正对比着几味罕见药材时,崔发财急匆匆跑来,“子末,凤清宫的青姑姑找你。”

“凤清宫?”看来皇后的后招来了!顾子末放下医书,急忙起身前去迎接。

来到太医院正院,只见青姑带着好几名手捧着金银物什的宫女在等候。

“青姑姑好~”顾子末上前见礼问候。昨日回来,才向崔发财打听了这青姑的来头,原来她是皇后娘家人,陪嫁到了皇宫,一直以来深得皇后信任。仗着皇后的靠山,在后宫行事狠辣,颇为嚣张。

青姑斜睨了顾子末一眼,朗声道,“顾太医医术高明,昨日的方子疗效甚佳。皇后娘娘高兴,特意赏你不少好东西。顾太医,谢赏吧!”

“赏赐?”顾子末疑问出声。皇后根本没病,何来知晓自己医术高明?昨日开了食疗配方,算算今日不过才服了一两次,效果哪这么快就有?定定神,再看了一眼青姑,只见青姑正盯着自己,眼神充满了难言的情绪,嘴角甚至有一丝莫名的笑意,青姑又道,“怎么,顾太医不打算谢恩领赏?”

顾子末赶紧叩谢领赏,临走之际,青姑还特意对顾子末叮嘱道,“皇后信任顾太医,望顾太医莫要让皇后失望啊!”言罢,转身离去。

青姑前脚一走,顾子末身边便一下子围了好几个人。大家纷纷恭喜,直道顾兄好运道,能得皇后赏赐。崔发财也跟着起哄,直说顾子末是太医院有史以来短期内得到这么多位贵人赏赐的第一人。顾子末干笑着客气道谢,抬眼见到韩树仁在一旁愤愤离去。

这次莫名其妙的赏赐,不知道又会得罪多少眼红的主儿。顾子末内心叹了一口气,人怕出名猪怕壮,越是想要低调,越是被推着走到浪尖。本以为皇后会为难自己,不想事情却反着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越是异常,越可能酝酿着更大的阴谋,她有种预感,皇后给自己赏颗糖,代价绝对不可能是一巴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