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第三十五章:出宫遭陷遇故人(下)

圣曜凤女之末末有闻 伽人子 2077 2017-05-15 15:52:12

  原来对方不止一个人!前有“老人”举着匕首,一脸得意的逼近;后有大汉拿着大刀,用看尸体的表情看着自己。顾子末心瞬间冰凉。

  老人对着大汉一使眼色,二人立刻向顾子末扑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顾子末立刻侧身朝“老人”的方向急行两步,右手暗暗启动了手上戒指的开关。就在“老人”匕首快要贴近时,顾子末双膝一弯,右手对着对方脖子凌空划过一个漂亮的半弧,“老人”的匕首擦着顾子末头顶而过,便直直僵在了半空。

  同伴的怪异让大汉止了步子。片刻之后,鲜血从“老人”脖子处汩汩流出。“老人”不可置信的用手摸了摸脖子上的血,瞪着大眼,望着顾子末,一个“你”字尚未出口,便轰然倒地。

  我怀着救你之心靠近,你却蓄意除我而后快。看着倒下易容的“老人”,顾子末内心五味杂陈。作为一名受过现代人人生而平等教育的魂魄,作为一名学医多年的医者,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动手结束别人的生命。她本无心与人为难,因缘际会下,却不知不觉让别人惦记上了自己的小命。越是逃避,别人越是把自己当软柿子捏,顾子末不由自嘲。淑妃不逼自己,怕是早已料定自己抽不开身了吧。

  收了收心思,顾子末转身望着大汉,内心不由松了一口气。以一敌二,对方实力不明,自己未必是对手。而利用对方轻敌之心,瞬间解决一个之后,一对一,说不定还能有些胜算。

  大汉惊异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刚刚并未看到任何兵器,对方仅仅一挥手,同伴就被割喉而死了。受人之命尾随此人,伺机杀之。看此人柔柔弱弱的样子,本以为是件容易的买卖,轻轻松松就能拿到赏金,没想到竟把自己兄弟赔了进去。此刻,看着顾子末嘴角那诡异的笑,大汉怒到极点。红着双眼,低喝一声,挥着刀就朝顾子末砍去。

  顾子末迅速从地上捡起“老人”的匕首,回手一挡。兵器碰击,发出尖锐的声音。大汉抽刀,大力刺向顾子末手腕。顾子末手指灵活一转,匕首调了个方向,险险抵住了攻击。见状,大汉眉毛一横,刀尖一挑,匕首从顾子末手中直直飞了出去。

  匕首一脱手,顾子末急忙后退好几步,不料脚拌到石子,一个不稳,直接跌落在地。刚刚几招下来,对方武功内力明显在自己之上。此刻,没了匕首护身,徒手对敌,更是没了胜算。

  大汉上前几步,恶狠狠瞪了顾子末一眼,“去死吧!”话落,挥刀砍下。

  就在顾子末以为自己必死之际,只见大汉挥刀的手悬在了半空。然后,突然整个人直直朝自己砸下。来不及躲闪,顾子末只得条件反射的双手护头。等了片刻,也没见预料中的疼痛,顾子末睁开眼,看到的竟是一脸笑意的燕灏轩。而大汉正被白风提着扔到一边,背上还插着一只匕首,另一旁还躺着昏迷的小果子。

  “我又救你一次。”燕灏轩微微屈着身子,笑着把手伸向顾子末。这个人被刺杀的频率,快赶上自己了。刚刚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她早就成别人刀下亡魂了吧。

  “燕师兄?”顾子末有些震惊的望着燕灏轩,看着他那笑如春风一般明媚的脸,她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脑子一短路,便只顾着直直盯着某人。

  见顾子末愣住,燕灏轩示意了自己还伸在半空中的手,“嗯?地上坐着更舒服?”

  顾子末醒神,这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尴尬得脸一红,急忙伸了手去。

  握住细若凝脂的玉手,燕灏轩有一刹那的失神,情不自禁想到了御湖水底一幕。这双手如此白皙小巧,难怪她总是拢在袖中。

  而顾子末手刚伸出去,就后悔了。但也不好缩回手,只得任他拉着站了起来。之前不明身份,倒可以随意些。现在他知道自己女儿身,应该保持一定距离才是。对着燕灏轩,她总有种说不出的距离感。对方太优秀,她怕自己防线一旦崩塌,就会忍不住沉入对方的旋涡。越美的事物,往往越危险。

  顾子末一起身,立刻抽手,“谢谢燕师兄救命之恩,刚刚要是没有你,我此刻怕是已经去阎王殿报到了。”

  “之前说你吃不得亏,果真不假。”手中柔荑一空,燕灏轩竟觉得有一丝空空落落的感觉涌上心头。

  闻言,顾子末嘴角一抽。她救他一次,他救回她两次。算起来,确实是她赚了…囧…

  这时,白风过来禀报,“殿下,直中要害,死了。”

  “嗯。”刚刚过来,直接看到惊险的一幕,情况紧急,来不及多想,便出了手。燕灏轩接着又道,“可有什么发现?”

  “检查了尸体,没有特别之处。”

  “派人查一下这二人的身份。”

  “是。”

  顾子末看了眼一旁的白风和依旧昏迷的小果子,“燕师兄,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小果子是怎么回事?”

  “这附近常有暴民滋事,我来查看一下情况。之前与两名暴民交手,追到了这附近。刚巧在前方发现了昏迷的小果子,随后又听到打斗的声音,就赶了过来。”

  看来在自己去查看“老人”情况时,小果子在后面便被大汉给偷袭了。顾子末庆幸道,“幸好对方没要他的命,只是打晕了他。”

  “或许是没顾上,或许对方留下他,打算在杀你之后另作他用。”

  “另作他用?”

  “你是父皇亲封的太医,无故没杀肯定会查。但换做是暴民误杀,便是无法查证的借口。”

  顾子末瞬间明白了燕灏轩的意思,如果对方得逞,小果子会成为自己出宫,被暴民误杀的证人。虽然这两个杀手均无活口,顾子末也能大致猜出是何人所为。只是,自己如此即兴的出宫,竟然也会让对方有机可乘,看来对方肯定派了人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正事要紧,顾子末说明出宫缘由,把小果子拜托给白风,便打算继续前往天香寺。燕灏轩留下白风善后,也跟顾子末一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