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缘定六界杏花依

第二节:妖族后裔

缘定六界杏花依 洛无鸢 2094 2017-04-12 10:23:33

  “这里……是哪里?”过了些许时间,叶潇潇渐渐转醒,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场景,破败的棉絮占据了大半的视野,而自己正躺在一处茅草之上,干枯的枝杈杂乱地横在地上,蓬草搭成的屋顶渗透了大片日光,略微有些刺眼。

她抬手想要遮挡这晃眼的强光,却是触及到了额间的那朵杏花。

这感觉,她似曾相识,那一日被玄墨夜碰到手腕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渐渐孕育而生,这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她的阿爹阿娘说过,自打她出生就带着这杏花印记,她从没有玩伴,小孩子见到她不是仓皇躲避,就是骂她作怪胎,就连叔婶也是极不待见她,她从来都是孤独一人。

就在她沉浸在过去无尽的回忆中时,玄墨夜已是循着那一丝微弱的元神气息找到了藏匿着叶潇潇的茅草屋,在他想要靠近时,一道黑紫色的光劈落下来,若不是玄墨夜身手敏捷险险躲过,也许会被这强劲的光劈个粉碎吧。

“竟是用了这等妖法,那帮土匪果真是妖界之人。”虚空化出凌虚剑,以仙法注入其中,剑身通体散发着淡淡的幽蓝色,一剑劈下,团团玄紫色的烟雾现于面前,凌厉的剑气划过,将这烟雾全数划开,雷光剑影相互交缠,一时之间难分上下。

屋外的动静惊动了叶潇潇,她连忙起身向外张望,就见一团团妖异的雾气和幽蓝色的剑光缠斗在一起,而这挥剑之人,却是看不真切。

“这是……”她嗫嚅出声,想要上前,强大的剑气逼得她根本无法再向前迈出一步,只能焦急地站在原地。

玄墨夜是灵界龙族太子,区区雾气制成的结界又如何伤得了他,待他用利剑将最后一片烟雾斩个粉碎之后,他一眼瞥见了站在一旁的叶潇潇。

他快步走过去,以目光检查了一遍确认她没有受伤后才安下心来。

“玄墨夜?你怎么会来这里?”她真切地看清面前这人,方才的害怕这才全数散尽,“那烟雾究竟是……啊……!”

手腕触及一片温热,他竟就这样拉住了她的手,想要问的话只得咽回喉咙里,任他就这么拉着她往回走去。

回到镇上,玄墨夜直接将她带回了自己在凡间的住处,叶潇潇忍不住再次问道:“玄墨夜,你究竟是何人?那烟雾又是何物?为何如此妖异?还有,你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看叶潇潇一连抛出好几个疑问,玄墨夜也不急着回答,而是先示意她在桌边坐下。

“你先听我说,有很多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说,至于你信不信我,我也不强迫你。”见她乖乖坐下,他伸手为她倒了杯茶,继而说道,“你额间的杏花胎记是个麻烦,若无要紧之事,就不要出门,这个东西你且戴着。”他从袖中拿出一串铃铛,放到她的面前。

思绪万千,手指无意识地抚上这串铃铛,身子里像是有莫名的力量在叫嚣着,像是要冲破这具身体。

而此时的妖界,也是动荡不堪,妖族的封印被破,元神归位,当他们再次回到络黎村时,已找不到叶潇潇的身影。

“主上,您的结界……”黑衣人全都大气不敢出一口,身前的人想必是怒火中烧,此时倘若胡乱说什么话,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有的人都担心下一秒会不会就回归混沌了。

“我辄烙的结界不是区区一个凡人能破的,仙族的人没有救走她的必要,相反可能会先一步处置掉她,那么……呵呵……龙族吗?他们终于按耐不住了啊。”辄烙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看得他的手下们是一个个心惊胆战。

他们的主上是疯了吗?

“他们不会走远,现将这里收入囊中,然后我们再慢慢找,如今她身无半点修为,就算有半个元神,又有人提携,恐怕也是难以回到灵界的。”

“主上英明!”原来他们的主上还没有发疯啊,众人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都心知肚明接下来的日子是不好过的了。

玄墨夜明令禁止让她去络黎村,而叶潇潇又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若是如此寄宿在他的宅邸里到底还是不好的,于是他便将住处搬到了叶府的旁边,做起了邻里。

“连我阿娘都不让我去祭拜了,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孝了,我阿爹去邻镇了,这几日怕是回不来,只有我去了。”再过没几日就是她娘的忌日,所以她才会想到回络黎村祭扫一下,没想到却是遇上了这样的麻烦,这不,她又开始和玄墨夜“讨价还价”了。

“不行,太危险了。”每次她变着法子求他放她去祭扫,却是屡屡不成功,她都开始怀疑这玄墨夜是不是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石头。

“不是我不让你去,是真的太危险,要是再发生那样的事,你要怎么办?”

“那不是还有你在嘛,你剑术这么厉害,还用得着怕吗?”

玄墨夜只得失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想起昨日深夜父王托那条小金龙带给他的话,忽然正色道:“我要去一个地方,恐怕要过上许久才能回来,你千万别去络黎村,好好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你要走?”叶潇潇不乐意了,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能够时常陪着她的人,不再害怕她额间这朵妖花的人,可是现在,连这个人都要走了啊……“我阿娘说会陪着我,可是她却先走了一步,我阿爹说他会像娘一样陪着我,可是他时常在外,就算回来也呆不了几天,如今,就连你也要走?”

她从不是个矫情的人,她以为她早就看淡了,不过是独自一人,可是真的当太过不公摆在面前的时候,她却依旧不甘心。

“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保证。”他抬手触及那朵杏花,轻轻摩挲着,她只觉得自己好累,好想睡,眼帘重重地合上,他静静地看着淡淡的金光自她体内慢慢向外散开,再又汇入额间的印记中。

打横将她抱起,轻放在床榻上,看着她恬静的睡颜,苦涩一笑,随即转身离开。

好好睡吧,待你醒来,又会回到从前了,不会再有不安,不会再有害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