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缘定六界杏花依

第五节:九岭山的老凤凰

缘定六界杏花依 洛无鸢 2019 2017-04-13 10:16:52

  、“太子殿下!”重宵惊得直接化作人形,扶住了脸色苍白的玄墨夜,剑尖抽离,鲜血喷涌出来,玄墨夜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您这是何苦?为何不让我将这罪人烧成灰烬?!”

玄墨夜张了张口,却是说不出一个字,就算是他常年穿着玄色衣裳,让人难以看出他负伤,但这样的穿刺伤也是难以掩盖,鲜血顺着衣料流淌下来,将整件袍子浸湿。

“血……血魂丹……我……”化为傀儡的叶潇潇在看见满眼赤红之后猛地抱住头痛苦地呻吟起来,“好多血……好痛……血魂丹……”

“坏了!”辄烙神遁到叶潇潇面前想稳住她,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多血会突然刺激她,虽然这样会使她摆脱他的控制,同样这也会加剧她体内的毒素扩散,或许还没有等到将她带到仙界她就会先毒发身亡。

玄墨夜尽力使用仙法保证自己还能有一丝意识,他将池陌配制的药丸递给重宵,声音虽是暗哑,却依旧可以听清:“重宵,不管用什么方法,给叶姑娘喂下这解药。”

重宵得令后,化作黑龙越过辄烙,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将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

须臾片刻,叶潇潇渐渐安静下来,她睁开眼的那一瞬,就是对上了那双充满担忧的玄色眸子,继而向下看去,满目的赤红正顺着他的袍子滴下。

“我……又连累你了吗?”顾不得方才清除了毒素的身子扑到他身边,双手抚上他的玄衣,湿漉漉的一片,手上尽是那温热粘稠的触感。

他轻笑一声:“何来的连累一说?就算不是因为你,我和他迟早也会刀剑相向,所以你不必自责。”

“辄烙!今日你的所作所为,我迟早会有一天向你讨回来的!”叶潇潇第一次鼓足勇气如此有气势地说出这种话,但她并不感到害怕。

重宵将玄墨夜和叶潇潇载到了九岭山,这一回并没有看守弟子拦着他们,倒反而像是知道了会有这样的事情而提前预备好了各种药材以及一间打扫干净的卧房。

“池陌上仙这是得知我等会来?”重宵看着池陌娴熟地为玄墨夜处理伤口,终是忍不住问道。

“虽然他贵为龙族太子,修为十万余年,但若是对上妖将辄烙,要保证不受伤恐怕还是十分困难的。”玄墨夜已是疲惫的睡着了,池陌为他包扎好伤口,拿起一旁干净的帕子擦干净手上的血渍后才又说道,“你身边这位姑娘便是那位凡间女子吧。”

在看见叶潇潇额间的杏花印记后,他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很快便在察觉之前收敛了回去。

“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他这个样子怕是要再多修养几天,若是不嫌弃,你们也在我这九岭山先住下吧。”语罢,便有几个小仙娥要领着他们去歇息。

叶潇潇刚想跟着离开,重宵倒是好心地提醒了她一句:“叶姑娘还是回凡间比较好,这里不属于凡间,时辰的算计与凡间并不相同,这里的一天可抵凡间一年,在这里住着怕是不太妥当。”

“那我是不是要好几年都不能见着玄墨夜了?”重宵说的确实在理,她也觉得自己不能留在这里,但是看他这个样子要在这里休养几天,她得在凡间过上几年没有他在的日子,一时之间倒是不习惯了。

她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莫不是……

思及于此,她不等他们回答,便转身就要走,池陌很好心地用仙法将她送回了凡间,并没有想要多问她刚才那句问话的意思。

送走叶潇潇,这只活了数百万年的凤凰才从衣袖里拿出原本被玄墨夜贴身放好的青元扇,独自自言自语道:“你想要把这把扇子给她的理由我能理解,然而如今她身无半点修为就算想用也无法用,不如就让我这只老凤凰做个主,现在我这里存放些时候,顺带替她炼化一下这把扇子的灵性。”

在凡间度日如年的感觉真的让叶潇潇感觉到了煎熬,在妖界短短几个时辰,这里已是变换了一个季节。

在人间等待的这段日子,白日她去附近的一家酒楼做工,又顺带学了一手好厨艺,夜晚她则是对灯绣花,一针一线都像是在倾诉着她的思念。

她爹在这期间回来了一次,然而很快又是匆匆出门,临走前叮嘱她,要多去他娘的墓打扫打扫,坟头草都有人这么高了。

她笑了笑,泪却是先流出来了,爹还是完全没有变,就算忙碌,也时常惦记着她娘。

通往络黎村的路上,她回想起那时被辄烙绑架,途径那间茅草屋,那里已被几个调皮的小孩子“占领”。

辄烙应是已经撤去了势力,不然也会有人再来这里吧,除了等待玄墨夜,她更是学会了思念,思念那个狂傲霸道,却如女人般美艳的人。

“娘,女儿来看你了。”站在墓前,叶潇潇觉得她爹也并没有说错,坟头草都有人一般高了,“仅仅隔了这一年,这草就长这么高了,是您的思念在滋润着它们吗?”

“就算你这么问,这草也不会回答你的。”一个男人的声音蓦地响起,“不知是该说是天真好呢?还是太愚蠢。”

辄烙……

叶潇潇强迫自己不去害怕,但是打颤的双腿已经出卖了她。

在对上那一双暴戾的双眸时,她已经没有了骨气。

“你在害怕什么?”辄烙走近她,却没有想要碰她的意思,仅仅是保持着距离,“当初不是还放话说不会放过我吗?少了玄墨夜你就怕成这样了?”

完全没有话可以反驳,他说的是事实,找不出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我就是害怕了,又如何?你可以随时杀了我。”说罢,她直接扬起头,不去看他现在那副戏虐的神情。

“现在我不会杀你,我对你有那么点兴趣了,有趣的女人。”赤色的妖气肆起,人已不见踪影。

叶潇潇一脸无语地看着辄烙消失的地方。

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