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天下,帝师的绝命毒妃

第十三章、回宫

倾天下,帝师的绝命毒妃 小镇烟雨 1065 2017-04-16 11:43:50

  凌夕凡走出浴室,春笋趴在桌上已经熟睡。

  她走到春笋身边,推了推她。

  被推醒的春笋,一脸迷茫的看着凌夕凡,“郡主。”

  “那边有睡榻,你到睡榻上睡吧,趴在桌子上睡觉总归不好。”

  “好,哦。”

  春笋迷糊迷糊的应了一声,摇摇晃晃的走到睡榻上躺下,继续酣睡。

  凌夕凡走过去,将一条薄被盖在她身上。拖着沉重的身体走进了内室。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草草的用过早膳,凌夕凡便踏上了回宫的马车,今日就是祖母生辰,自己要在太阳落山前赶回皇宫。

  想不到时间过得如此快,一转眼,就过了十年。

  皇宫,慈安宫。

  喜鹊飞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啼叫着。

  太皇太后由二十四位宫娥服侍着起床,沐浴,更衣。

  她端坐在梳妆镜前,两个心细手巧的宫娥为她梳头装扮,其他宫娥们也来来回回忙个不停。

  镜子里的人,着一件大红宫装,红袍之上绣着大朵大朵金红色的牡丹,雍容华贵。她的脸映在铜镜中,并没有老去的痕迹,岁月总是厚待着她,这一看,仍然丰润犹存。

  “太后娘娘。”杏银快步走进内室,脸上有些凝重不安,她走到老太后身边,挥退了一众宫娥,拿起象牙雕花的梳子,轻柔的为她梳着有些花白的长发。

  杏银从小就跟在太后身边,太后的发,从来都是她亲自梳理的,几十年来,从未有过一次假手她人。

  “凡儿还未入城吗?”太后看着镜中为自己挽发的杏银,不放心的问。

  按照行程,凡儿应该早就到了啊,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是的,太后娘娘,派出去的人,还未接到郡主。”杏银将太后的长发挽起,梳成一个长寿如意鬓,温声答话道。

  “速去调遣暗卫,立即出城,迎着前去碧峰山的官道接应凡儿,不得有误。”

  “是,奴婢这就去。”杏银将最后的两支赤金掐丝暖玉火凤含珠钗插在发髻上,欠身快步退了出去。

  老太后眸光深邃不见底,凡儿,你可千千万万不能出事啊。

  金銮大殿里此时热闹非凡,各路朝臣已经纷纷到齐。

  大殿之中,银桌玉椅,金樽清酒,铺面了整个玉台。一时间,这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香味四溢,气氛热烈。

  前来参加宴会的众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落了坐。

  按照宫中的规矩,玉台右边,最靠近龙椅的为朝中重臣,以低位高低排布开来。左边的则是一干小辈,因为还未立太子,所以座位直接是皇子,公主,然后才到重臣子弟。

  梁天修坐在离龙椅最近的位置,而此时他的脸色跟着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昨天,自己的女儿梁梦文去寺里上香,至今生死不明。带出去的护卫全部被剿灭,没一个活口。

  到底是谁!

  想到此,他觉得太阳穴开始隐隐作痛,烦躁的靠坐在坐位上。

  相对于梁天修的苦恼,坐在他斜对面的庶出女儿梁慧文现在心里可是乐开了花。

  就因为自己是庶出,平日里无论自己做得有多出色,父亲从来都不会重视自己,在父亲眼中,只有梁梦文才是他引以为傲的女儿,自己无论做得多好,他从来都不会在意。

  凭什么!

  梁慧文在心里愤恨不平的想道,就凭她是嫡出自己是庶出吗!

  她看着对面郁郁寡欢的梁天修,嘴角露出笑意。

  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梁梦文已经失踪一天一夜,就算她大难不死,找回来也是破鞋一只,父亲肯定不会像以前那般,寄予她厚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