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天下,帝师的绝命毒妃

第八十四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倾天下,帝师的绝命毒妃 小镇烟雨 2044 2017-06-29 14:01:47

  她被璃碧芬逼得一步步往后倒退,慌乱的说道,“这,这……”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真的不是她所料到的,如果抵死不认,只怕……

钟氏看了一眼叶淑婉,眼里闪过一丝决烈,她抬手指着凌夕凡声音尖锐的说道,“公主说的没错,今日的这一切都是本夫人一手策划的,为的就是让那个害我女儿身败名裂的小贱人死无葬身之地!”

钟氏的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一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被指着的凌夕凡只是淡然的冲钟氏轻轻一笑,刚好与钟氏狰狞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刚刚听公主所说,叶夫人原计划要毒害的人是梁小姐,为什么中毒的人却是梁老夫人呢?”凌夕凡歪着脑袋,甚是不解的说着,忽然,她如墨的眸子直直的看向钟氏,依旧是温和无波的声音,只是无端透露出一股阴寒,“是不是叶夫人觉得,单单毒死一个梁府的小姐不足以让本郡主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才把目标放到了梁老夫人身上。”

“是又如何!”钟氏抬手一把拔下头上的朱钗,表情狰狞无比的瞪着凌夕凡,厉声道,“凌夕凡,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言毕,她将朱钗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口,眼睛依旧瞪得很大,看着凌夕凡,死不瞑目!

凌夕凡瞟了一眼钟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如果不是看在你毒死老太婆的份上,我哪能让你这么轻易就死去!

钟氏骇人的死像,委实吓坏了一众的千金夫人,她们一个个被吓得慌忙转身,不敢再看。

璃碧芬呆呆的看着钟氏,当眼眸对上钟氏血红的眼时,她的脑袋瞬间像炸开了一般,嗡嗡作响。

“母亲!”叶淑婉扶着钟氏渐渐变冷的身体,慌乱的叫喊着,眼睛里流露出的,大多都是不可置信;母亲为了保全自己,居然自杀!

“哭什么!”叶尚书恼怒的呵道,“钟氏蛇蝎心肠,不配为人,从此刻起,钟氏不再是我叶府的人!来人!将钟氏的尸首拖下去喂狗!”

蠢货!真是蠢货!居然摊上了谋害梁老夫人,陷害郡主的罪名!她这是要整个叶府跟着她一起陪葬啊!

“不……父亲不要,不要把母亲拉下去喂狗!”叶淑婉死死地抱着钟氏的尸体,凄厉的哭喊。

叶尚书眼里闪过怒色,他上前将叶淑婉一把拉开,怒呵道,“拖下去!”

梁天修负手站着,面部早已经是青筋暴起,他看着被侍卫拖下去的尸体,周身杀气浓烈!

“刁妇已经畏罪自杀,老臣自知管教不周,请将军责罚!”叶尚书拉着叶淑婉跪在梁天修脚下,硬着头皮说道。

叶淑婉被叶尚书拉着,整张脸全无血色,像死人一般,她紧紧的咬着唇,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脸颊。

“责罚!”梁天修冷哼,“叶尚书最好祈祷老夫人没有事吧,否则……”

“报!”就在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名护卫,打断了梁天修后面要说的话。

“何事!”

“禀报将军,刚刚有一名黑衣人在府门前丢下一个半人高个礼盒,扬言说是送给老夫人的贺礼。”

“人呢?”

“那名黑衣人丢下礼盒就走了,我等正在追捕。”说到这,那名护卫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梁天修的脸色,继续说道,“那人说请将军务必观看。”

“抬进来!”梁天修冰冷的开口,怒火显然已经达到了极致;好啊,他倒要看看,还有谁胆大包天的敢算计他梁家!

两名侍卫将礼盒抬进了花园,最后放到了梁天修脚下。

梁天修盯了礼盒半响,最后才冷声道,“将它打开!”

“是!”

一名侍卫上前,将绑在礼盒面上的结,解开,顿时,绳落,精致无比的礼盒犹如层花般的在众人面前散开。

礼盒下,一个足足有六岁孩童般高的坛子里,装着一个人鬼不如的怪物,那怪物一头漂亮的绣发披洒在坛子边缘,脸上刻着俊秀的字,她那一双血淋淋的眼睛,正满是仇恨的盯着她面前的人。

触目到坛子里血淋淋的眼睛时,那名负责开礼盒的侍卫,顿时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他瞪大眼睛,惊恐得牙齿上下打颤起来。

花园中,所有人无一不露出惊骇之色,有些人更是受不了,直接吓昏过去。

梁天修一下子白了脸色,满目阴霾的看着正在浮动的坛子。此时坛子正背对着他,那披散在坛子边上漂亮的长丝,正张扬的映在他的瞳孔里。

地上的坛子慢慢的旋转,安静的花园中,只听到坛子的转动声,与那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梦文!”刚从内院走出来的叱云裳,跟跄的扑到坛子边上,抱着坛子,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是谁将你害成了这副模样!”

叱云裳的尖叫声,犹如寒霜瞬间凝结住,人们不经意扫过坛子里的头颅时,顿时大惊失色。

梁天修早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他双目充血的看着坛子上,正面对着他的头颅,整个人都震惊得往后退了一步,浓郁的血腥味瞬间涌上喉尖,“梦文,我的女儿……”

他一步步艰难的向坛子走去,手下已经开始聚集内力,“梦文,这些日子你受罪了,你放心,爹爹一定会找到害你的人,让她承受比你十倍的痛苦,你安心的去吧,那边再也没有痛苦了。”

言毕,梁天修抬手朝着梁梦文的天灵盖一掌拍了下去。

梁梦文狰狞的脸,这一刻,浮上一抹解脱的笑,鲜血从她紫黑的唇角不断涌出,那双血淋淋的眼瞳慢慢合上,流下了一行血泪。

“啊!”叱云裳抱着坛子,失声尖叫,“梦文、梦文……”她颤抖的声音完全失控的穿过云霄,划破了这万里无云的碧蓝晴空。

凌夕凡站在人群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嘴角弯出诡谲;梁天修,这只是开始!

“夫人,让梦文走吧。”梁天修蹲下身体,将叱云裳柔进怀里,声音沙哑的说道。

“是谁害了我的梦文啊!”叱云裳不停的捶打梁天修的胸膛,声音凄厉无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