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天下,帝师的绝命毒妃

八十五章、金铃车

倾天下,帝师的绝命毒妃 小镇烟雨 2056 2017-07-01 01:37:38

  叱云裳整个人像中了邪一般,不停的捶打着梁天修,她面部扭曲,眼底悲恸翻卷,“梦文......我的孩子、是谁将你害成了这样......”

  “带夫人下去。”梁天修不得已点住了叱云裳的睡穴,花园中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他看着怀中面部依旧挂着泪痕的叱云裳,沉着脸,对旁边的人吩咐,沙哑的声音,完全听不出一丝情绪。

  “是......”婢女唯唯喏喏的应道,几个人走过去将叱云裳扶起来,快速的离开。

  梁天修慢慢站起身来,他走到侍卫身边,一把拔下侍卫挂在腰间的配剑,拖着长剑缓缓向坛子走去。

  凌夕凡站在远处看着梁天修,朱唇不自觉的勾起了一道弧度。

  “轰!”

  一道巨声轰然响起,木坛子已然被梁天修削碎,那个被塞在坛子里的梁梦文,瞬间四肢不全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啊!啊!啊!”女子的尖叫声划破天际。

  梁天修似被抽了魂一般,抿着唇,脸上毫无表情,他扔下手中的长剑,面无表情的脱下自己的外衣,慢慢蹲下身体,然后面无表情的将地上四肢不全尸体盖住。

  众人都静静的站在远处,无人敢上前,坛子里的尸体,四肢均被砍下,仅剩的那一部分肉身,被人刻上密密麻麻的字,手段残忍得令人发指。

  梁天修单膝跪在地上,整个人好像瞬间苍老了几十岁,他抬手正准备将地上的尸体抱起,这时,一双手突然握住他的手。梁天修转头,却见梁君邪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爹,让孩儿来吧。”

  梁天修没有说话,平静的看着梁君邪将地上的尸体抱起,然后离开。

  “将......将军。”一名家丁慌慌忙忙的跑到梁天修身边,口齿不清的唤道。

  “说。”梁天修缓缓站起身,周身杀气滚滚。

  “御医说......说、说......”家丁跪在地上,整个人不停的颤抖着。

  “说什么!”梁天修一把扼住家丁的脖子,低吼。

  “御医说、说老夫人快不......不行了......额!”

  “没用的废物!”梁天修手腕用力,一把扭断家丁的脖子,然后一脚踢开。

  “啊!”

  叶淑婉尖叫一声,她看着那名摔倒到自己身边的家丁,惊恐的往叶尚书身上靠去,却发现那名死去的家丁正好摔在她的裙角上。

  叶淑婉双手颤抖的去拉那片被压着的裙角,就在她抬手的那一瞬间,一张小小的纸片从她袖口内滑出。

  “啊!”叶淑婉一下子跌跪到叶尚书身边,呢喃道,“这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刚走出几步的梁天修,刹那间回头,双瞳死死的盯叶淑婉,站在他身后的人,立刻跑过去,将纸条拾起,恭敬的递到他手上。

  时间从这一刻起,好像被冻住了一般。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的看着站在园中的人。

  梁天修慢慢将手中的纸柔成一团,那目光更似利刃,直直的向叶淑婉刮去,“告诉我,这纸上的字是谁写的?”

  “不是我的......”叶淑婉跪爬到梁天修脚下,哆嗦道,“将军,你要相信我,那纸不是我的!”

  “将叶小姐押到死牢。”梁天修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杀意,“叶尚书,本将军这么做,你可有什么不满。”

  “不敢。”叶尚书垂着头;如今梁家权倾朝野,自己一个区区的四品尚书自然不敢与之抗衡。

  叶淑婉闻声浑身一颤,恐惧道,“不要,爹爹救我!”

  悲戚的叫唤声,像刀子一般,正一刀一刀的刮在叶尚书身上,他痛苦的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女儿凄楚无助的眼。

  今日的一切,明显的,就是有人在背后陷害他全家,而知道又能怎么样?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梁天修冷哼一声,欲要离去,行至几步,他突然停下脚步,对着身旁的人道,“公主如今怕是吓坏了,你带公主到厢房休息。”说完,甩袖离开。

  侍卫领命,走到璃碧芬身边,看着她不怀好意的说道,“公主请吧。”

  璃碧芬害怕的退后几步,心乱如麻。而侍卫就在这时一左一右将璃碧芬架起,动作粗鲁的拖着璃碧芬向西面的青石小道走去。

  叶尚书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凌夕凡身边,用只他二人能听到的声音森森的开口道,“郡主,你害我家破人亡,这笔血仇,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是吗?”凌夕凡冷笑,“那我就等着。”

  “你!”叶尚书一口老血涌上喉咙,将他后面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堵住了喉咙里,发不出来,只能睁着满目仇恨的眼,瞪着凌夕凡,半响,才一身狼狈的离开。

  “郡主......”春笋一直挡在凌夕凡身前,看到叶尚书离开,她才转身担忧的颤声唤道。

  “没事。”凌夕凡握过春笋的手,才发现,原来春笋的手早已经汗湿一片。

  “恩。”春笋用力的点头。

  郡主聪明绝顶,一定不会有事的。

  凌夕凡垂下眼帘,眼底里是道不尽的深寂阴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随着梁天修的离开,众人也都识趣的纷纷离去。本来装扮得喜庆的花园,现在一片狼藉,凌夕凡抬脚踩过地上画有寿字的红灯笼,嘴角勾起犹如蛇蝎般阴毒的笑,随着人流走出了梁府。

  头顶烈日吐焰,阳光四处遍射,直落在人们的肌肤上,像火烧一般,让人难受。那些从梁府里一涌而出的达官贵人,坐进各自的驾来的马车里,个个像逃命似的离开。

  一辆驷马骈驰的马车,沿着大街缓缓驶来,马车前挂着一对金铃,摇曳在风中叮当作响。

  铃声清脆悦耳,城中的百姓闻声不由自主的向两边退开,纷纷匍匐在地,留出一条宽广的通道让马车行驶。

  他们抬头看向从自己眼前驶过的马车,不由得在心生好奇,纷纷在心中揣测起来;金铃车,除了当今皇帝,还有谁如此猖狂的敢驾用此车?

  只见华贵的金铃车前头驶车的是一名长相俊秀的白面小生,一头浓黑的头发用一条白色的锦条束起一个髻,细白的脸,端正的五官,一袭白衣尽显儒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