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洋高考

第三章

洋高考 秋懿然 3361 2017-04-24 16:35:31

  四中是汉中省的省重点中学,特别是近几年,高考升学率、重点率在省重点中学中排名第一,四中的特点就是善于把普通资质的学生拔成优秀,引得无数家长蜂拥而至,把孩子送到这里,因为四中的教学楼多为白色,所以被学生们戏称为“白色监狱”。这一切成绩的取得有一个人功不可没,那就是四中校长童汉桥,这位铁腕校长总是打扮光鲜,红衬衣、白裤子,头发油光水滑,外表有点儿像黑社会老大,实际上却治学严谨,管理严格,在江城教育界很有声望。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学校在操场上举办了例行的开学典礼,三个年级的孩子们都穿着统一的校服,分不出谁是谁,甚至分不出男生女生,校服很宽松,很薄,蓝绿色的运动装,冬夏是一件,夏天单穿,冬天就把棉袄穿在里面。据说是为了省事儿,也可以防止孩子们臭美,互相攀比,耽误学习的时间和精力。

开学典礼由教导主任陈刚主持,陈刚穿一风衣,个子高高的,是这些青春期女生心目中的男神。上一届省高考状元出自四中,学校把他请来给学弟学妹们传授经验,状元说起来轻巧得很,毕竟人和人不一样。童校长作新学期动员讲话,童校长的讲话声情并茂,肢体语言夸张,非常具有煽动性,听着让人热血沸腾:“首先我代表四中全体教职员工欢迎今年刚入学的全体高一新生,你们进入四中,一只脚就迈进了大学,再辛苦三年,将来你们会幸福一辈子的。高二的同学们,最关键的一年来了,为了让大家有充裕的复习时间,我们高二一年要上完两年的课,把高三全年留出来复习,高考成败就看这一年了。高三的同学,查遗补漏,绝地反击的最后的机会来了,你们是想痛苦一阵子,还是想痛苦一辈子呢?我们四中的特点就是把资质普通的孩子逼成优秀,我们就是要拔苗助长,只要不学死,就往死里学。”台下孩子们热血高涨,跟着喊出:“只要不学死,就往死里学。”的口号,年轻稚气的小脸涨得通红。

针对高中孩子的特点,童校长要求:“每天都必须穿校服,包括周末,只要进入学校,就不许着便装,不许谈恋爱,学校周边的探头,我们学校都可以调出来看的,别以为出了校园,我们就不知道了。”台下的学生们或低头窃笑或交头接耳。童校长也对全体老师提出了要求:“专心搞好教学,不得私办培训班,一经发现,立即开除。”站在队列最一排的老师们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

回到教室,班主任黄波开始上第一堂课。黄老师40多岁,胖胖的,平头,中等身材,是高二年级主任,深得童校长的信任。上课之前,黄老师先宣布:“为了在一年上完两年的课,本学期只上语数外、物理、化学五门课,其他学科音乐、体育、劳动等全部都不上了,大家要专注于这五门高考课程,不要再看闲书了,别整些没用的。”孩子们听了一阵躁动“啊?完了!”“唉、还让不让人活了?”男生们夸张地叹气,晓彤和她的几个闺蜜雷曼、文其、姗姗隔着几排座位相互对对眼,耸耸肩。这个小举动被黄老师看到了,黄老师忍不住调侃道“你们几个可别学期结束,都变成对眼了,啊。”同学们会意地哄笑起来。

秋霞站在5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不远处的长江,窗外雾蒙蒙地,不知是长江上的水汽还是雾霾,就像秋霞的心情一样沉重。女儿从小就慢,有一年,幼儿园老师在年终评语上写到:“陈晓彤小朋友总是能够不紧不慢地吃完自己的那份饭”。也不知道这是表扬呢还是批评呢?不知用了多少办法,秋霞甚至用上了厨房做饭用的计时器来给晓彤的作业计时,但收效也不大。高二赶课是四中的惯例,晓彤会受得了这个考验吗?

容不得她多想,9点,征拆中心每月一次的例行业务会就要开始了,秋霞快步跑上顶楼的会议室。会议室里摆放着长方形会议桌,中心彭主任就坐在面对门口的正中间的位置,彭主任是同济大学81届毕业生,他的同学很多在建设部、省厅,当年他们那一批已成为行业翘楚。征拆中心是市政府的钱袋子,在局里算是很重要的部门,任职征拆中心主任也算是重用。排座次是很有讲究的,中心办公室主任姜晓,年级轻轻,对此颇有研究,所谓左膀右臂,核心人物的左手边的位置要高于右手边的位置。彭主任的左手是周光明,征拆中心书记,建设局子弟,父亲周伯英曾任职局人事处长,现任局领导里不少都是他提拔的。秋霞工作那年,周光明刚上大专。为了提拔周光明,局领导可是费尽了心思,入职设计院不久周光明就被调到开发区分局、再去县级市挂职,最后到征拆中心。为什么颇费周章?玄机在哪?每到一个地方,不论是资历还是能力,周光明都排名靠后,异地提拔选择性更大,也可以避免矛盾,往往调他去的位置都是职位空缺的地儿,先牵头再转正,一路设计天衣无缝,合法合规。周光明年轻聪明,不少官员子弟都颇有家庭教育的传承,既然领导和同事都是老爸的部下,周光明便当仁不让地喊起了叔叔阿姨。

彭主任的右边就是李秋霞,同济大学工民建专业的,工作20余年,能写会说肯干事、就像很多埋头苦干的人一样,她的升职很快,30多岁就曾经是建设局最年轻的付处级干部,设计院副院长,她和周光明有过短暂的交集,在设计院建筑室任主任时,是周光明的分管领导。几年前,征拆中心领导班子里主任、副主任接连出事,因贪腐被查处,在体制内,大家戏称为自然减员。在急需用人的情况下,作为还能干事的秋霞被平调过来任副主任,也算是机遇,级别不变,单位更重要了,负的责任也更重了。但很快秋霞的仕途就受到了限制,很多不如她的人都升到了比她高的位置。她总觉得自己前面有一堵高高的墙,她无论怎么努力,也翻不过去。

周光明的左边是吴主任,几年前从局重点处提拔到征拆中心,重点处是局里的主要处室,和领导接触多,容易获得领导的信任和重用。秋霞的右边是何主任,是征拆中心老同志,快退休了,多年媳妇熬成婆,也算是一种安慰。吴主任的左边是中心工会主席,省政协主席的秘书,省政协主席前两年从江城市政协的位置上升任省政协的时候,将原秘书留在了征拆中心。

五位中心领导的对面坐着一排中层干部,从左至右依次是办公室主任姜晓,伺候了好几任中心领导,任劳任怨,自称夜壶,领导想起来拿出来用用,没用的时候扔在一边。陈红,审计科科长,父亲是市政府老领导,从某区建管站调入。李勇,驻江城部队高级领导的儿子,计财科科长,看起来敦厚老实,从某区发改委调入。刘涛,整治科科长,普通家庭,大学毕业父母找熟人托关系分配到征拆中心工作至今。汤国庆,博士,作为人才引进,研究室主任。蒋晓东。开发科科长,原市人大副主任侄子,由某工厂调入。郑为之,80年代机构改革时,由房产局并入,资历很老。刘清香,王静,交大、华农的硕士,十年前参加征拆中心招聘考试入职,现已走上中层岗位。如果是要把这些人分类的话,可以简单地分为三类,读书考进来的,建设局子弟,靠关系打招呼进来的,当然,这些关系基本必须是市一级重要岗位的领导。

虽然已经9月份了,会议室的冷气依然开得很大。看看对面这些背景深厚或才学高深的人,秋霞常常会感到如履薄冰、如坐针毡。征拆中心因为责任重大,承担市政府的土地出让金这个除税收以外最大的钱袋子,历届市领导都非常重视,年终按比例提成,人均收入在09年就达到20多万,单位这么炙手可热,自己误打正着地闯了进来,倍感惶恐。这几年,她身先士卒,冲在征地拆迁的第一线,用业绩说话,让这些背景深厚的上下级,不得不佩服。要坐稳这个位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看着大家都到齐了,彭主任说:“开会啊。”

陈楠银行这边也不轻松,在营业部会议室里,分管副行长万刚正在给营业部压担子。万行长,财贸中专毕业,如今像他这样逆袭的机会几乎没有,据说多年前,银行创业初期,一次春节值班,老行长和当年的小万排在一个班,老行长是以身作则,主动把自己排在年三十,小万是阴差阳错,可就是这个阴差阳错让老行长认识了小万,也吃上了小万给做的一晚热腾腾的腊肉鸡蛋面,而且还阴差阳错地让老行长吃出了家乡的味道,再加上那个想家的夜晚。从此小万飞黄腾达,当然小万本来就聪明,是个人才。现在的万副行长精明强干,没有人还记得他是什么中专毕业的了。

“离年底还有4个月,市里刚来了新书记,还不得抓新亮点,我们要像狗一样,嗅觉灵敏,还请大家加把劲儿,挖挖老客户的潜力,开拓开拓新项目,大家一起努力吧!”万行长很有鼓动性。

“散会前啊,我介绍一下,这个是新入职的孙文斌,刚从财大毕业。是我们营业部的新生力量。大家欢迎。”从会议室出来,陈楠的徒弟小潘向陈楠八卦道:“听说是刚从下面县市调到江城来的的副市长的儿子。老婆儿子都一起跟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