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洋高考

第二十五章

洋高考 秋懿然 2169 2017-05-11 08:56:34

  元旦春节两节快到了,办公楼物业送来了水仙花,摆放在办公桌上,很是温馨。火箭村已经开始拆迁了,还建楼也已开始建设,一切步入正轨,征拆中心下半年的供地还指着这儿呢。现在土地市场火爆,都是等米下锅。甚至有的土地还没拆完就急着卖了,因而引起不少群体事件,秋霞和同事们接待了一波又一波。

晚上,秋霞和老公一起等在了四中门口,两人下了车,凑到家长堆里,听听有什么新消息。有人说:“出大事了。今年,教育部出了个支持西部的计划,要把经济发达省份的招生指标拿出来,匀给中西部几个城市。听一个省教育厅的朋友说,我们汉中省还匀得挺多的。”

有个家长也补充道:“是是是,我也听说了,我还不相信呢,说是省要调出去4万个指标,是全国调出最多的。”

“啊!”“什么?”好像听到晴天霹雳一样,家长们都炸开了锅,群情激愤,议论纷纷:“凭什么呀?”“我们支持了北京、上海还不够,还要支持西部,到底谁该支持?”

虽说高二的孩子还有一年多才高考,但政策是有延续性的,高二孩子的家长也不淡定了,“是呀,我们的孩子600分进不了北大、清华,北京的500分就进了,现在还要克扣我们的指标,我们的孩子更上不了好大学了。”

秋霞还记得,当年她上大学的时候,全国一张卷子,同一个学校各个城市录取分不一样,她班上北京的整整比她低100多分,因为各个学校在不同地区指标是不一样的,北京的指标多,分数自然就降下来了。她还记得,90年代初有两个山东的考生状告教育部,同样的卷子录取分数不一样。教育部自那一年之后,全国统一命题就改成了各自命题。这样北京的低分录取,就再也没有可以比较的了。

秋霞夫妻俩不敢在晓彤面前谈论此事,两人一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早上,秋霞在单位办公室里,就收到电脑上传来的家长QQ群里的通知,征集去省教育厅情愿的人,看来减指标的事是真的了。秋霞立马报了名,孩子的事可是头等大事。

下午,秋霞夫妻俩和几百名家长一起,自发地来到省教育厅门口,有的还拖着行李,看来是从其他市县赶过来的,面色憔悴,忧心匆匆。不少家长还拿着自制的标语牌,上面写着:“我们产的粮被调走了,我们发的电被调走了,我们喝的水被调走了,现在,连我们家长和孩子的希望也要被调走了。”还有的标语牌写着:“临门一脚,球在在哪里?”事实上近几年,部属高校在汉中省投放的招生计划,一直在缩水,就像温水煮青蛙,没有激起太大的反应,这一次一下子调出4万个指标,就如同油锅里溅入了一滴水,看来家长们忍无可忍了。

秋霞听到有家长说:“今天,全省有十三个市县的家长都到各地教育局情愿了。”

还有家长说:“我们在联名给教育部部长写信,请大家都签名。”秋霞和其他家长都同声回应:“好,我们签名,都签名。”

省教育厅门前大门紧闭,多名保安严阵以待,不停有赶来的公安特警。深冬的江城,空气里透着湿冷冰凉的味道,秋霞坐在省厅门口的台阶上,感到一阵寒意。在家长的交涉下,教育厅同意接待,大门开了一半,秋霞、陈楠随几十个家长一起,拼了命地挤了进去。

在局促的接待室,分管指标投放的副厅长出面接待了他们。执笔写信的家长首先就问:“厅长,您家有孩子高考吗?”

厅长坦诚地说:“没有。我的孩子已经上班了。”

家长接着说:“不管怎样,当初您的孩子也是没有节假日,没有白天黑夜,流血流汗苦读12年的,听到减招的消息,哪个父母不心急如焚,哪个坐得住?我们来比较一下录取率,我们省的考生数量多,质量好,录取率却不到10 %,远低于北京的25 %,甚至低于宁夏、甘肃、新疆、西藏的12 %。云南一本465,青海一本401,我们二本线都比他们高。当同样的分数,北京、上海的孩子上名牌大学,我们的孩子落榜成为打工者和农民工。考生们用血和泪写下三个字:不公平。今天我们让了北京、上海,明天与世界竞争的时候,别的国家会让我们的北京、上海吗?”

“我能理解。”厅长点点头。

家长接着说:“宪法规定教育平等,作为考生的家长,我们也拥护向中西部倾斜的政策,那么我们要问了,汉中省不是中部吗?哪个省不为自己的孩子们争取?怎么汉中省就这么大方?一下子划出4万个指标。请领导们不要拿我们孩子的前途去做自己仕途的交换。”

厅长低下了头,避开了大家的视线。

看到别的家长都分析地差不都了,秋霞结合自家的情况,打感情牌,希望能打动厅长:“作为工薪阶层,不能给孩子太多,我对孩子说读书就靠你自己努力,爸妈以前还不是靠自己奋斗。看着孩子成绩一步步往前迈进,我做梦都能笑醒了。孩子很懂事,很辛苦,起早贪黑,眉毛白了,不长个了,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如何跟她说?一个本科生是六个老人的命根子,上大学是孩子安身立命的本钱。”说着这些,秋霞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厅长眼眶也红了。

最后厅长表态:“非常理解家长的心情,大家反映的情况,我们一定会向上级报告,认真研究,尽快给大家一个答复,请大家关注教育厅官网。”

回来的路上,秋霞夫妻俩并肩走着,天黑得很早,路灯也亮了起来,北风呼呼地吹,树影摇动,秋霞身在体制内,对今天这类事一点也没有信心,她感到一阵悲凉和无助,不由自主的拽紧了陈楠的胳膊。

晚上接回孩子时,晓彤已从学校老师和同学的嘴里知道了这件事,哪有纸包得住火的。她情绪低落,从学校出来,就没说一句话,回家就进房学习去了。

“先把针打了,晓彤。”秋霞在客厅里对着女儿的房间喊道。

“不打,让我矮,让我差,让我什么都不行。”

秋霞一愣,心里一阵伤感,多么优秀,乖巧的女儿怎么这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