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七章 冤家路窄(1)

  那晚发生的事儿,我第二天醒来就忘记了,接下来的日子依旧过得平淡如水,我一边和我爸较劲儿,一边四处寻找关于我妈的信息。

三个月眨眼就过去了,学校开始放寒假。我不得不从学校回到那个被鸠占鹊巢的家里,严氏母女一如既往的讨厌,而我那个懦弱的爸爸一如既往的冷漠,而我一如既往的无所谓。那段时间我想通了一个道理,与其让我妈继续忍受我爸的无耻与花心,不如让她信马由缰的离开这个束缚了她整整二十年的牢笼。

春节前几天,清雪把她恋爱的消息第一个打电话告诉了我。

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头,睡眼矇眬的扫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它的黑色指针正指向凌晨01:04分。冰冷的空气让我小小地瑟缩了一下,索性把电话一起抱进被窝。

“云开,我现在真的好幸福好幸福,我从来不知道被一个喜欢的男生告白会如此感觉美妙,我现在心跳得好快,大脑里一片空白,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清雪的甜美声音通过细细的电话线传入耳际,听起来就像一只彩色的冰淇淋,后拖的尾音夹杂着兴奋的憧憬和颤抖,连我也不禁被感染了。

清雪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她父亲对她的唯一要求就是可以不漂亮,可以没气质,可以没钱,但要友好、温和,所以她对谁都是一副笑意相迎的温顺样儿,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她为谁这样激动失控过。

“美人儿,你先别激动,照我说的做。”我说,“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

清雪被我逗得咯咯笑起来,她清脆的笑声就像山上的清泉流过干旱的麦田,充满了幸福的味道。笑过之后,她由衷的说:“遇见他之后,我感觉我的生命终于完整了。”

圣经说:女人是由男人的一根肋骨做成的,当女人遇到生命中那个命中注定的男人,女人就会重新获得新生。

那时候我根本没料到俘获清雪的男人就是那晚我在冰荷后巷遇到的臭流氓,我记得当时我对清雪说:“宝贝,恭喜你获得新生!”

“云开,我迫不及待想要把他介绍给你认识。”清雪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她的语调因为过度兴奋而发着颤,“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好好好,我会的。”我说,“美丽的清雪公主,我不妨提醒你一下,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才从外面回来,连澡都还没洗,你的手脚都冻僵了,因为你一直冷得直吸气,好了,我已经接受到你传递过来的快乐和幸福,现在你放下电话,赶紧去洗个热水澡,然后上床做个好梦。”

“云开,你好厉害,竟然全部猜中了。”清雪拔高的尾音一下低了下去,她说:“爸爸好像醒了,我要挂了,再见。”

“再见!”

放下电话后,我才想起没有问问清雪和她告白的那个男生是谁?我把学校里所有可以入得了清雪法眼的男生都筛选了一遍,最后又一一排除,可是除了他们,学校里又还会有谁能入得了清雪的眼?

……

怀着心事重重入眠的结果就是做了一夜的梦。梦里的我成了美少女战士水冰月,清雪变成了等待我救援的一只美丽纯洁的白天鹅,而那些男生则变成了一只只想吃天鹅肉的猥琐烂蛤蟆,他们流着一口哈喇子前赴后继、前继后赴的想要把清雪叨进嘴巴里,而我则疲于奔命地把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打飞……

这是我妈离开后过的第一个春节,也是我过得最没有滋味的春节,每天还要忍受严家母女的挤兑,我恨不得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兴高采烈的赶到学校,结果却没在大门处看到清雪。昨晚我们明明在电话里约好在这儿碰面的,难道她迟到了?清雪是三好学生中的三好学生,从来上课不迟到不早退不逃课的。

抱着疑虑,我只能先去教室等她。还隔着长长的走廊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比一阵高昂的声浪。身边一个接一个的人跑过去,而且全是清一色的女生,慢慢走近了,我才发现她们的目的地就是我要去的教室,门口已经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她们就像被渔网围捕的沙丁鱼,争相拥挤的想挤进教室里,手上还不忘拿着手机“咔嚓咔嚓”的拍个没完。

我好奇极了,难道有明星偶像来学校宣传电影了吗?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看到了看到了,他真的好帅好帅,寒清雪真是幸福死了。”

咦,关清雪什么事?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进人声鼎沸的教室,只见宽敞的讲台中央站着一对俊男美女,那个有完美背影的高大男子背对着我,手里拿着一束火红的玫瑰送至清雪面前,声音清亮的说:“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亲爱的?这个称呼真是俗烂到家了,我不屑的想着。围观的女生却再度疯狂的尖叫起来,仿佛她们才是女主角。

清雪接过他手里的玫瑰,娇羞怯怯的点了点头:“谢谢!”

我从推推搡搡的人群中又往前走了一步,清雪回眸看见我,就冲我直招手:“云开,这儿,快过来。”

那个男子闻声也缓缓转过脸来。阳光从窗户里直直的射进来,他逆光站在窗下,浑身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一步,两步,三步,脚步停下,我终于看清他的脸,不由一下怔住了。

靠,冤家路窄,原来是他!

清雪亲昵地挽住他的肘弯,笑容分外甜美清新:“悦风,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洛云开。”

看到我他似乎也微微愣了一下,不过旋即就恢复了正常,他笑着朝我伸出修长的指节,黑白分明的眸闪烁着戏谑的光芒和玩味。

至此,我和李悦风的爱恨纠缠在这一刻不可避免的开始生根发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