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九章 公子哥vs李三岁 (1)

  虽然和李悦风一起感觉很别扭,但清雪的请求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今晚的也不例外。隔着无线电波,我只好叮嘱她注意多休息多喝水才挂断电话,回过身,李悦风正提着一个购物袋走回来。他把满满一袋子的零食提起来在我眼前晃了几晃,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把鸡爪、鱿鱼丝、薯片、可乐还有爆米花都买了……”

我扬了扬手中的一瓶矿泉水,淡淡的说:“我喝矿泉水就好了。”

我话犹未落,他手中的购物袋在空中划出一道俐落的抛物线,然后准确无误地坠入垃圾桶。

我们站的地儿的光线有些昏暗,我来不及看清他的表情,他已经率先转过身往影院深处的检票口走去,修长的背影像一棵高挑纤长的白杨树,带着洒脱和不羁。

站在原地的我默默的扫了一眼被他丢进垃圾桶的购物袋,胸前顿时弥漫出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滋味,好像正有一只小虫奋力往里钻。

这时,他不咸不淡的声音悠悠的抛入耳际:“快跟上!”

电影情节十分冗长、拖杳,后来我怎么想也记不起那晚看的电影到底叫什么名字。

李悦风看得很沉默,我更是心不在焉,一直在喝寡淡无味的矿泉水,几乎每隔半小时就要去一趟洗手间,幸好看这部电影的观众并不是很多,否则频繁离座的我很可能会引起众怒。

从洗手间回来,过道的光线十分昏暗。我猫着腰,快步疾行穿过,就要回到座位前的时候,脚下不经意被什么绊了一下,身子惯性地控制不住往前栽,我以为这回必得摔过狗啃泥,不料结果却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在双膝接触到坚硬的地面之前,一双有力的臂弯及时地接住了我。

我诧异的抬眸,不期然撞见一双深色的乌眸,亮如星辰。

“扑通,扑通!”心跳频率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重,像是后面有人在追赶。

“有没有摔疼?”他问,半冷不热的语气间似乎夹带着刻意压制的紧张和疼惜。

我勉强摇头,重新落座。

晚上十一点二十九分,电影散场,大家一哄而散。

直到走出电影院来到光线明亮的外面,李悦风才松开从刚才就一直拉着我没有放的手,热热的掌心已经渥出了一层汗,我很不自然的把手放在身侧擦了擦。他的司机把车停在电影院大门外的路边,炫目的颜色,优美的车身,一眼就知道价值不菲。

李悦风绅士地替我拉开后座车门,说:“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说:“不用,我坐出租车回去。”

“那么晚,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他紧追不放,理由更是无懈可击,“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清雪交待。”

“我是成年人,我能照顾自己。”我坚持己见,并且往街边又走了几步,试图拦下一辆过往的出租车。

在我眼中,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就是跟他单独相处!

李公子压根没耐心和我蘑菇下去,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要么你跟我坐一辆车回去,要么我陪你一路走回去。”

自第一次遇见他,我最反感他的霸道无理和大男子主义,因为我根本不吃这一套,我挥开他:“你别管我行不行?”

结果不出意料的,我愈抗拒,他愈要跟我唱反调:“我非得管。”

不欲与他纠缠,我快步绕过他,一路往前疾走。这次他没有拦我,而是不远不近的跟在身后,他的司机则开车在他身后慢慢跟着。

晚上的夜风挺凉的,一个劲儿直往袖口钻。我抱住裸露在短袖下的双臂,感觉浑身都凉浸浸的。

“洛云开。”那个讨厌的声音从背后的夜色中悠悠的荡过来。

我继续走,不理他。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路边有几家大排档和烧烤摊,烤肉的香味借着风势灌满整条街。看电影时我一直在喝矿泉水,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

不等我回答,李悦风径直走到一个烧烤摊前选了一桌临街的位置坐下。我迟疑了一下,心想大庭广众之下,料他也不敢有什么不轨企图,于是也慢慢坐了过去。这家烧烤摊的生意极好,味道应该不会太差,环视左右,周围几桌的客人都满满当当的点了一大桌的烧烤和啤酒聊得热火朝天,有些喝到兴处干脆把上衣都脱了,露着个光膀子,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民工或是住在附近城中村的小白领,那些消费高的娱乐场所他们难得去消遣一次,而物美价廉的烧烤摊才是不二选择。

差不多和我们一起来的有好几桌客人,但是男摊主却首当其冲的上来为我们点餐,我想大概是李悦风实在太引人注目,就他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股精致范儿,根本就是鹤立鸡群嘛!

他往那一坐,瞬间把邻桌客人的眼光全吸引过来了,尤其是那些女孩子,压根恨不得坐到我们这桌儿来。

老板乐呵呵的递上一张泛着油光的菜单,一双小眼睛只盯着李悦风,完全忽略了我,殷勤的问道:“先生吃点什么?”

李悦风挺绅士的,说女士优先,让我先点。那老板精得跟什么似的,立刻会意的把菜单又送到我面前。

我暗暗吐槽一声:这张嘴脸可真够市侩的。

不过我也没跟李悦风客气,点了一堆喜欢吃的鸡翅膀、韭菜、香菇、鱿鱼、辣椒、土豆、豆皮之类的,点完后才发现坐在对面的李悦风一边听一边咧着嘴直笑,心情似乎挺愉悦的。

“你笑什么?”我问。

他含笑不语。

也不知道是店家办事效率奇高,还是搞特殊对待,反正等了没多久,我们点的烧烤便陆陆续续地送了上来,摆了半张桌子。我一看,桌上除了我点的东西,李悦风一样也没点。

这个家伙,敢情是来吃空气的?

我啃着一只烧得喷香焦脆的鸡翅膀,回头冲忙得不亦乐乎的老板喊道:“老板,来三瓶啤酒。”

李悦风说:“女生不许喝酒。”

我不爽:“吃烧烤不喝酒有什么意思?”

他迟疑了一下:“那少喝点。”

终究没少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