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十二章 暴君(2)

  我在“冰荷”的VVVIP包间找到李悦风的时候,他正和一帮狐朋狗友醉生梦死呢,足有台球桌那么大的方形桌子摆满了名贵的洋酒,红酒,啤酒,还有不计其数的色子和堆成小山似的筹码和现金。打第一眼见到他,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但还真没见过他纸醉金迷、一掷千金时的奢靡场景,今晚可算长见识了。

我略略扫了一眼沙发上横七竖八的男男女女,或坐,或躺,或搂,或抱,加起来差不多有二十人,可我一个也不认识。

“云开姐?”一个身影从迷离的霓虹中钻到我面前,“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眯眼一看,原来是常跟在李悦风身边的一个小弟,大家都叫他小七。

我对他说:“我找李悦风。”

“四少在打旽儿呢。”小七说着就把我人堆里带,那群红男绿女见我们走过来纷纷腾挪屁股让地儿。

等走得足够近了,我才瞧见李悦风半躺在真皮沙发最隐蔽的角落,怀里还搂着一个妖精似的女孩儿。那女孩儿的五官长得非常妖艳,身材更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和气质如水的清雪完全是两种极端的类型。

我心说难怪整日不见踪影,原来丫在享齐人之福呢。

小七悄悄蹭上去,小心翼翼地半蹲在李悦风面前,轻轻的喊他:“四少,醒醒,云开姐来了。”

叫了半天,李悦风那主儿愣是没醒,倒是窝在他怀里的女孩儿先醒了。仿佛不悦美梦被打扰,她慵懒的半撑起身,眸若秋水,粉面含嗔,她的眼睛是那种极漂亮狭长的丹凤眼,眼波流转之间,说不尽的妩媚风情。

“什么事儿?”美女娇滴滴的声音几乎能掉出水来。

小七赔着笑:“露露姐,这是云开姐,她是来找四少的。”

美女眨了眨她两把小扇子似的长睫毛,傲慢的瞥了我一眼,然后施施然从李悦风身边走开了。

小七没办法,只好又小心的往里挪了挪,仿佛李悦风是只沉睡的怪物,一不小心就会苏醒过来张口吃掉他。又叫了半天,睡意浓重的李悦风总算悠悠醒转。他掀起眼皮略略的扫了我一眼,然后又无动于衷的重新阖上。

我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见他那副死鱼模样更加后悔来找他,于是转身就要走。

“过来。”背后传来他懒洋洋的声音。

我假装没听到,马不停蹄的往门口走。

小七一下跳出来拦在我面前,说:“云开姐,四少叫你。”

现场这么多人,我也不敢甩脸色,只好重新转过身面对着李悦风。他已经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头发微微凌乱,面无表情的俊脸比平坦更添几分冷酷。

他抽住支烟痞痞的叼在嘴边,一旁的小七立即殷勤地替他点上火,他这才问我:“什么事?”

我摇头:“没事了。”

他半仰起脸,朝空中吐出一口浓烟,斜眼盯着我。我站在那里,只觉得他的眼神像两把凌迟的刀,仿佛要把我全身的肉都一片一片的削下来。

“过来。”他冲我招了招手,像在召唤一只宠物。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傻乎乎地愣在原地,不料却被谁在后背推了一把,脚下一个趔趄,身体直直往前面栽过去。

下巴和鼻子磕在一片半软不硬的地方,我足足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摔在了李悦风的大腿上。

身后适时的响起一片不怀好意的哄堂大笑。

我手忙脚乱的爬起身,感觉不单脸,仿佛全身都火辣辣烧起来,结果一抬眸便撞上一对似笑非笑的桃花眼,那幽深的眸底像燃着一簇北极光,耀眼极了。

混蛋!我又羞又怒,握紧拳头,生生克制住想上去抽他一个大嘴巴的冲动。

“到底什么事?”他又问了一遍。

“出去说。”不等他回绝,我匆匆拨开一帮看戏的人,逃也似地离开乌烟瘴气的包房。

鬼始神差的,我竟然又走到了酒吧后面的那条暗巷。巷子里还跟上次一样,有几点红星在黑暗的夜色中明灭不定,远处的犄角旯旮里偶尔传来几声若隐若现的暧昧呻吟或打情骂俏的调笑。

我摸出烟,划开火柴,“哧”一声小簇的蓝焰在昏暗的光线中燃起。李悦风的高大身影如一张巨大的网从后面包围上来。我叼着烟,才转过脸,他劈手夺过去,玩世不恭地叼在嘴角,他略抬起弧度完美的下颏,任由侧脸被黑暗完美勾勒,他懒洋洋的朝半空吐出一个个烟圈,就像一条在冬日暖阳里盘起来的蛇,看似温顺,但你绝摸不透它什么时候会朝你扑杀过来。

在这样的环境和时机下,我积攒的勇气就如清晨的迷雾,在阳光的照射下逐渐消散。见到他之前,我准备了许多话要质问他,而此时此刻,我却张口结舌,如哽在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步步后退,直到后背碰上一堵坚硬的石墙,退无可退。他单掌撑壁,把我困在墙壁和他的胸腔之间,成竹在胸的姿态就像逗弄一只老鼠,令人生厌。

“你……离我远点儿。”我像胆小的刺猬,一发现敌人靠近,就把柔软的身体蜷成小小的一团,把坚硬的刺竖向对方。

李悦风从来不是听话的男人,尤其是对女人的话。所以他不仅没有后退,反而越靠越近,他热热的气息呵在我的耳畔:“你是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

他说什么,我真的没听懂!胸口却莫名起伏得厉害。

他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我的窘迫和逃避,那种眼神该怎么形容呢?就像厨师在研究一份可口的食材,该怎么切割,怎么腌制,还有火候、温度、佐料的搭配,只有一切因素条件相互完美融合,才能把食材的鲜美最大限度的激发出来。

忽然,他平整的嘴角勾起一抹极浅的笑。

我的呼吸骤然一紧,有种想夺路而逃的冲动。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朗目疏眉,如沐春风,用青春偶像小说里的语言来形容就是星星仿佛都落在了他的眼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