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十三章

  “不要再抗拒我!我喜欢的人是你,我以为你懂得……”他的嗓音低如轻絮,仿若梦魅,连凌厉的眉眼也溢满了动人的温柔。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勾人心魄的一面,一时竟有些分辨不出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只要你愿意,我会把世界一切最好的东西奉送到你面前,包括我的心……”

我竭力想摆脱掉眼前的恍惚和困境,我甩甩头,定了定神,发现李悦风的面容就近在咫尺,我一下清醒过来,这不是梦,这是现实!

他到底在说什么胡言乱语?我不喜欢他,也不稀罕他的喜欢,况且他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的弃清雪如敝屣?

李悦风的宁静黑眸像蒙上了一层午夜巴黎的雾,他困惑的朝我伸出手:“洛云开?”

像逆鳞被人触到,我厌恶地挥开他的手:“不要碰我。”

一切都乱套了,一切都出乎我的预料之外,我讨厌这种失控的感觉,就像你原本走在一块平坦的大路上,脚下突然踩空,掉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人们往往最害怕的不是在最后一秒可能会摔成肉饼,而是在急速下坠的过程中,那种三魂七魄都要飞出身体躯壳的出窍感和不可掌握的失控感。

他的手生硬的停在半空。

仅仅过了几秒,他眼底的深情蜜意就被冷凝的刀光剑意代替,他那两片薄薄的唇瓣像鲜花一样缓缓开启,可说出来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从小到大,我想得到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包括你。”

我一下如坠冰窖,周身寒意四起。我很清楚他绝不是说说而已,凭他的权势和手段,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我逼至绝境。

“你无耻!”

“我想和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叫无耻,那你这叫什么?”

指甲深深掐进柔软的掌腹,我试图借助那道清晰的痛意强迫自己冷静:“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嗤”的冷笑:“你以为把头埋进沙子里就天下太平了吗?”

“你究竟想怎么样?”

“乖乖做我的女人!”他说得斩钉截铁,冷漠无情的一张脸在微弱的灯光下就像没有生命力的假面具。“直到我厌烦为止。”

呵呵,果然如此!

我气得咬牙切齿,忍无可忍:“你明知道清雪有多么喜欢你……”

“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他捉住我的手急速拉向他,眼神清冷,面孔清冷,言辞更加清冷:“从始至终和寒清雪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比我更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我气得大叫起来,“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清雪的男朋友!”

“如果这就是你的借口,我马上和她分手……”像为了证明,他立刻从口袋掏出手机,点开通话记录就拨了出去。

我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去抢,可他比我高二十公分,无论我怎么伸长手臂和脖子也够不着半分,最后我急得快要哭出来:“如果你敢让清雪受伤,我绝不放过你。”

电话那头只嘟了一声就被对方接通,清雪甜甜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悦风?”

我触电似的捂住嘴,背部紧紧贴住后面的墙壁,想尽量远离手机,不想让那头的清雪听到任何蛛丝马迹。这大晚上的我还和李悦风纠缠不休,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李悦风仿佛被我的举动一下子激怒了,他把手机往地上一摔,粗鲁的拉开我捂着嘴巴的那只手,双唇重重的欺了下来,带着明显的恼怒和惩罚。牙关被用力撬开,口腔被狠狠扫荡,舌尖相互交缠,吸吮,噬咬,血腥的味道在一寸寸的漫延,我压根不敢挣扎,只能任他予取予求,耳边恍惚还能听到掉落在地下的手机不断传来清雪的声音……

就是从那一晚以后吧,我和李悦风之间晦暗不明的关系被彻底洗牌。他连在清雪面前演戏的耐性都失去了,以至于清雪整日坐立不安,茶饭不思,而我完全爱莫能助。

常小飞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宿舍蒙头睡大觉。我太需要一个喘息的空间,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用不管,片刻的安宁对我来说都至关重要。

“云开,你赶紧来冰荷,清雪喝醉了。”

我抖了个激灵,一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一点。我火速穿好衣服跳下床,对常小飞说:“你给我看着她点,我马上到。”

踏进“冰荷”的大门,酒吧里依旧人潮汹涌,电子舞曲震耳欲聋,舞池中央群魔乱舞。我拨开喧嚣的人群,在吧台边上找到了伤心买醉的清雪。她一个人趴在吧台上,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姑奶奶,你可来了。”常小飞如遇大赦,苦恼的眉头顿时松了大半,“你赶紧把她领回去,我罩不住了。”

我低咒一声,都怨李悦风那个该死的始作俑者!幸而常小飞今晚值班,不然清雪一个女孩子家在龙蛇混杂的酒吧里喝得不省人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清雪,醒醒,醒醒。”我坐到清雪身旁,扶着她的肩头轻轻摇晃,“我是云开,快醒醒。”

清雪悠悠转醒,她满面潮红,目光流转,比平日更添几分妩媚风情。她迷迷糊糊的说:“云开,你怎么来了?来,你陪我再喝两杯……”

我心头又急又气,又无法对她发火,只好温声软语的哄着:“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继续喝好不好?”

“不,”清雪醉眼朦胧,只剩最后残存的意识却还是固执的对我摇头,“我要等悦风,我要见他,我已经一个礼拜没见到他了。”

我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在吧台忙活的常小飞。

他耸耸肩,爱莫能助的说:“他快半个月没来了。”

我暗自盘算,上次主动来‘冰荷’找李悦风就是在半个月之前。至今想起那晚发生的事,心里还有点七上八下,旋即又想起那晚他临走前和我的对话。

“姓李的你给我听好,从始至终,我们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有也只是因为你是清雪的男朋友,仅此而已。”

他捏紧我的下巴,抬高,用一种极具危险的语调对我说:“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有挑战性的女人,你愈是想和我撇清关系,我就愈期待你跪在我脚下乞求的那种快感。”

我气得浑身乱颤:“你休想得逞,我宁愿死也不会对你屈服。”

他的嘴角勾出诡异的冷笑:“走着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