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十六章

  李悦风跨坐在我身上,迟迟没有动作,我被他盯得直发毛,他这才好整以睱的开了金口:“你不愿意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抿着嘴,心说要不是为了清雪,孙子才会来这儿受你欺压。

他像是看穿了我,问:“你嘀嘀咕咕念叨什么?”

我张嘴才提到“清雪”两个字,身上的重量倏地一轻,他撇下我拔腿就走。我弹起身,小跑着追上他,拉住他的手臂哀求:“我求求你,清雪……”

李悦风像被人踩到尾巴的老虎,他脸色阴翳,暴跳如雷的一把挥开我,霸道的命令道:“闭嘴,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关于她的任何事情。”

“她生病了,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他顿住脚,桀骜的眉眼下全是不屑和嘲讽:“你真把自个儿当圣母啊,我和她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来掺和,你越掺和只会越把事情搞得复杂。”

我的眼泪唰唰流下来:“你怎么对我无所谓……”

他冷凝的眸色再度风云变幻,唇边掀起可怕的笑意,笑得既残忍又无情,他说:“你真的什么都无所谓吗?就算要你和我上床也无所谓吗?”

我像被人兜头浇了一桶冰水,整个人都怔住了。见到他之前,甚至是来三亚之前,我只是一味心思想让清雪别再难过,我从没想过万一他不愿意回北京,我该怎么办?

李悦风又笑起来,眉飞入鬓,英俊得令人眩目。我却打心底感到毛骨悚然,果然,他说:“不愿意就给我滚!”说完就往游艇深处走去。

我静静的愣在那里,时间好像是过了一秒钟,又或者是过了一万年,我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说:“是不是只要我答应你,你就跟我回北京。”

前进的高大背影猛的一顿,他一下回过头,用一种极其古怪的眼神盯着我,然后他重新返回我面前,用他那微凉的指尖慢慢抚过我的脸颊、嘴唇、脖颈、锁骨……就像把玩一只心爱的玩具。

我噤若寒蝉的战栗着,仿佛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似的。

突然,他捏住我的下巴猛地抬高,我被迫仰视着他高深莫测的脸,身心都被害怕的感觉所占据,无法揣测他下一秒钟会做什么,无意识的咬住下唇。那一刹,李悦风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他暗黑的眸倏的收紧,眼底划过一丝绝决和暴戾,我本能的预感到了危险,下意识的想往后退,而他的动作快得像一只敏捷的猎豹,大掌一揪一掀就把我按倒在沙发里。我以为他恼羞成怒要揍我,手脚朝他胡乱一阵乱踢,也不知道踢到哪里,他一下就松开了我。我顺势滚到地下,结果还没爬起来,后脑勺就传来剧痛,他揪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后一拽,我吃不住痛,仰面倒在地毯上,后背也撞得生疼。

他趁机欺上来,迅速把我翻了个身,紧接着我就听到后背的裙子被撕裂的刺耳声。

第一次交-合的过程比想象中还要痛十倍,我浑身又热又烫,汗津津的,就像白日里吃的那只烤鸭,身上的逆鳞被摘净,永无境止的承受高温带来的炙烤,直到全身皮肤膨胀变形,最后终于被人端上桌子成为一道美食。开始我还倔强的咬着唇不愿意向他屈服,到最后我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李悦风一边炮制着我,唇齿贴着我的耳廓,他发狠的说:“很痛是吗?我就是要你永远记得今天的痛,永远记得我在你身体里的横冲直撞。”

整整三天,除了上厕所和洗澡,李悦风都没让我离开过那张大床。我就像陷入那张巨网中无法逃脱命运摆布的猎物,而李悦风就是那只蛰伏在角落的吸血蜘蛛。

第四天晚上,他打电话叫人在游艇的甲板上准备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头顶星光闪烁,晚风微凉,浪花从平静的海面一波一波的漾过来,哗啦啦哗啦啦,仿佛美人鱼在浅唱轻吟。远处的度假村灯火辉煌,交相辉映,眼前的一幕幕场景美丽得令人心醉,但我没有一丝享受的快感,反而像身陷囹圄的囚徒,痛苦而绝望。

晚餐是酒店里的米其林大师亲手精心准备制作的法式料理,前菜是奶油黄瓜沙拉,牛油果和烤面包,主菜是煎黑鲈鱼配野生三文鱼酱和地中海大虾,鱼子酱配熏鲑鱼,清炒时蔬,餐后甜点则是杏仁小圆饼和柠檬味奶酪白慕斯,当然还少不了一支82年的法国拉菲。

我吃着精致的美食,穿着名贵的衣裙,衣服下的身体却伤痕累累,令人不忍目睹。

生活真他妈讽刺!

李悦风心情挺好的,一边吃一边不停的和我说话,还讲了几个滑稽的笑话,结果只有他一个人捧腹大笑。

饭后,服务员重新驾着小船把残羹冷炙撤下去,临走前留下一个小巧可爱的巧克力蛋糕和一束有着紫水晶般剔透花瓣的路易十四玫瑰,据传路易十四玫瑰是拿破仑之妻约瑟芬皇后的最爱。

网上还有一个极其美丽的传说。在遥远的古代北欧,商洛凡的未婚妻玫瑰不幸病逝,商洛凡便将她葬在月亮湖底的紫水晶里。许久以后,水晶上长出了大片的淡紫色花朵,人们也叫它玫瑰。据说,是因为玫瑰死后,害怕爱人寂寞,于是,灵魂幻化成花朵来陪伴情人,那是永恒爱情的守护花朵……

永恒爱情么?

我只觉可笑!

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从来就没遇上过真正的爱情,抑或从来不了解所谓的爱情长什么样子,大多数家庭不过是搭伙过日子,而现实生活中的‘老婆孩子热炕头和柴米油盐酱醋茶’也远比浪漫主义者中的‘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来得实在得多。

我望着那束穿越大半个地球依旧娇艳欲滴的玫瑰木木的发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花,而那个男人竟然是李悦风。

用完晚餐后,李悦风折下一枝含苞欲绽的紫色玫瑰插在我的鬓边,然后俯首吻住我的唇角,他的双唇还沾染着丝丝食物的香甜和红酒的芬芳,身上的气息依旧是清凉的味道,就像刚刚从潮湿的海底钻出来魅惑世人的精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