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十五章

  下了飞机,我随着人流一身轻松的走出接机厅。我连件衣服都没带,全身上下只揣着一张身份证和学生证,兜里只有两三百元钱。

当时的我真的是无知者无畏,以为只要凭着一双腿就可以踏遍全天下,后来想想其实是因为我的潜意识非常信赖李悦风,只要有他在就没什么好怕的。

隔着拥挤喧闹的人群,远远就看到接机口有人举着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我走到他面前,告诉他我就是洛云开。

他说叫他叫林子文,是李悦风派他来的。寒喧几句后,他领我坐上一辆在候机厅外专门等候的奔驰车。

目的地是位于海边度假村的一间豪华酒店,五星级的总统套房当然什么都是最好的,窗外就是一片无敌海景,隐隐能听到海浪拍打海岸的喧哗声。

林子文吩咐前台给我办理了入住酒店的手续,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这家五星酒店的经理。

还没放下行李,我就急着问他:“李悦风在哪里?”

当下之急,我唯一的任务就是要不择手段把李悦风哄回北京。

林子文似乎对我直呼李悦风的大名有点诧异,但他作为专业的酒店服务人员,很快就收敛了脸上不该表现出来的异色,恭谨答道:“四少和朋友出海去了,还没回来。”

这一回诧异的人又变成我了:“这家酒店是李悦风家开的?”

林子文点点头,随即对我解释:“没错,这附近的几个旅游度假村都是李氏国际旗下的产业。”

我听了咂舌不已。怪不得说投胎是门技术活,李悦风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能投生在富可敌国还权势滔天的李家。

在浴室才冲完澡出来,前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我随意换上带来的一条裙子,把头发绑成马尾,然后离开房间,前往位于四楼的自助西餐厅。

烟熏马哈鱼、冷菜烤牛肉配清炖肉汤、牛肉片配松露蛋黄酱、鸡肉菠菜卷、北极贝刺身、金枪鱼寿司……流理台上的丰盛美食看得我眼花缭乱,食指大动,现场不旦可以亲眼看到米其林厨师如何烹饪食材料理,远处的舞台上还有歌舞表演。

啧啧,有钱人就是会享受!

吃完午饭,我回到房间一直等到晚上十点,而李悦风的手机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丫肯定是故意的,他这是给我下马威呢。

我心烦意乱的盘腿坐在床上,手里的摇控器不断的换着台。只要一想到清雪为了他正伤心难过,他却在享受花花世界,我就忿忿然:等见了那个该死的家伙,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

过了十一点,门外终于传来敲门声。难道是李悦风回来了?我赤脚翻下大床,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就冲出去开门。

门口果然站着林子文,他毕恭毕敬的对我说:“洛小姐,少爷要见您!”

嚯,他真把自己当太子了,连要见我都还端着大少爷的架子。

虽然情绪不佳,但此时是我有求于他,自然也不敢太敷衍。房间有专门的衣帽间,走进去一看,里面挂满琳琅满目的华丽衣裙。

我随意挑出一件湖水绿的真丝连衣裙,翻出标牌一看,ElieSaab当秀最新款的裙子,标价?49999。

我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把裙子塞回去,又挑出其他裙子来看,一件比一件贵,贵得我自惭形秽,大骂资本主义吸血鬼。最后还是拿起那件绿色长裙换上,真丝面料的质地柔软且轻薄,好像披了一层华贵的羽毛。

呵呵,难怪世人都喜欢把金屋藏娇的女人形容成养成笼子里的金丝雀,艺术果然高于生活又源自于生活。

到了海边,林子文亲自驾着小船把我送上一座白色游艇,随即又驾船返回岸边的酒店。

我颤巍巍的踏上甲板,轻薄的裙摆被海风吹得高高扬起,就像临风摇曳的蝶。再回过头,远处岸边的连绵灯火在夜色下只变成一丝淡淡的萤火。

“来了。”清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

我回眸,白衫白裤的李悦风双手插兜站在那里,目光深邃而明亮。我怔怔的看着他,心情奇异而复杂。

“进来吧,外面风大。”

游艇里的客厅非常宽阔,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场蓝球赛,沙发前的矮桌上凌乱的摆放着横七竖八的啤酒罐。

“想喝什么?”李悦风拉开冰箱,里面塞满了各种水果、饮料和啤酒。

我一屁股坐在他坐过的那张沙发上,说:“啤酒。”

他斜晲我一眼:“没有。”

是了,李公子酒量不好!我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里的运动员用一个极其帅气的姿式投进一个三分球,一边说:“牛奶。”

他还是一样的回答:“也没有。”

我扫了一眼桌子上乱七八糟的啤酒罐,从里面摸出一包苏烟,他一个箭步抢上来夺了过去,说:“谁准你抽烟了?”

我又去拿桌子上没有喝完的啤酒,他丢下烟又扑过来抢,我早有防备,仰身一倒就躺在了沙发上,不料啤酒却溅出来洒在胸前的衣服上,湿了一大片。

他的呼吸骤然一紧,深邃如海的眸底像燃起了两簇大火,眼神灼灼的盯着我的胸口出神。

真丝质地的裙子薄如蝉翼,让啤酒打湿后更加紧紧吸附在皮肤上,那叫一个春光乍泄,若隐若现。我反应过来,脸红耳赤的用手挡住胸前,连声音都变得哆哆嗦嗦:“你起开。”

李悦风眼神发直,似乎压根没听到我说话,依然凝神锁定在我的胸前。我恼羞成怒,挣扎着去推他,他却一把扣住我的手,俯首就要吻下来。

我哪里甘心让他占便宜,更遑论我是来找他和清雪谈和的,于是挣扎得更厉害了,李悦风显然没预料到我会反抗的如此激烈,不禁也动了气,我们就像两只争夺生死大权而大打出手的兽,你推我搡,你来我去,可男女天生力量悬殊,我被他压制在身下无法动弹也不过是一两分钟的事,打不过我只能张牙舞爪的朝他大叫:“你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