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十八章

  心急如焚的打车到人民医院,在导医台问到清雪正在ICU病房。我站在ICU病房外,隔着玻璃窗看到清雪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脸上戴着氧气罩,宽大的被单挂在她单薄的身体上更显得她小小的。

人要在多么绝望无助的情况下才能做出自残的事情,我真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那些天我都做了些什么!

“你怎么来了?”

我扭过脸,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清雪的父亲——寒教授。他的态度依旧疏离而客套,他说:“我们能谈一谈吗?”

我拖着沮丧的脚步跟着他一起来到医院内部开设的简易咖啡厅,说是咖啡厅不过是食堂额外开设的一间饮料店,菜单上写着纯手工制作的奶茶咖啡,其实和便利店卖的瓶装绿茶没有多大区别,连咖啡都是速溶的。

“对不起……”除了道歉,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你是小雪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诚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寒教授正襟危坐,他的身后就是窗户,墨黑而遥远的天际中央挂着一轮稀稀的下弦月,周围像生了一层溶溶的毛。

“小雪为什么自杀,你知道原因吗?”

我当然知道,只是难以启齿。

“小雪是个善良的好孩子,生性又单纯,可惜她妈妈离开得太早。这段时间我看出来她有很重的心事,但她不愿意和我说。也怪我平时工作太忙,很少有时间留在家里陪她,她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都怪我。”说到这儿寒教授已经红了眼圈,脸上生出愧疚之色,仿佛一下老了十岁。

我难受极了,可也不知怎么安慰他才好。我无法告诉他我就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我更无法告诉他在清雪生命垂危的时候,我还深深的背叛了她。

“对不起!”我喃喃的重复,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在对谁道歉,或许是对清雪,或许是对寒教授,抑或是对我自己。寒教授仍在絮絮叨叨的述说着关于清雪的孤僻和对他的疏离防备,可我一句也听不进去,世界离我越来越远,声音离我仿佛灵魂出了窍,孤独的漂到外太空。

“……小雪是不是和人恋爱了?”

曾经的过往就像一滴墨水掉落在海洋里,瞬间被庞大的海水稀释掉。我努力把涣散的眼神聚焦,在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寒教授的双眼血红血红的,里面好像游动着几尾红色的金鱼,他说:“你带我去见他!”

我唬了一跳,从凌乱的回忆中回到现实。寒教授的脸向下耷拉着,额角青筋隐隐浮现,像一只匍匐在墙上的壁虎。他的双手藏在桌子下,仿佛只要我敢说个“不”字就会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严刑逼供,可转念想到李悦风,他的所作所为更令我感到害怕。

我说:“寒叔叔,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清雪是我唯一的女儿,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寒教授目光深深的看着我,“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能找到他,另外我希望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说完他拂袖而去。

“寒叔叔……”

他停住脚步。

“请再给我几天时间,等她康复……”

等清雪康复,我会离她远远的。他说得对,我的确应该离她远一点儿,除了带给她伤害,我什么也为她做不了。

寒教授走了很久之后,我才想起要打电话通知李悦风。我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更没有保存他的号码,这还是在三亚时他主动给存上的。

结果是小七替他接的,他告诉我李悦风正在和人谈公事,这个项目进程本来就很赶,再加上他突然抽风跑去三亚呆了几天,所以一回到北京就马不停蹄的和几位重要客户吃饭谈判。

小七说:“云开姐,四少现在很忙,等四少忙完了,我替你转告吧!”

我迟疑了一下:“算了,没事了。”

万一让寒教授得知清雪是因为李悦风要与她分手而自杀,保不准他会不会亲手去宰了李悦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胡思乱想,手机又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着李悦风的大名。

我怔怔的盯着屏幕上跳跃的名字,迟迟不敢接听,希望他会不耐烦的挂断,可铃声不屈不挠的响着。

我只能按下接听键,心突然跳得厉害,连嗓音都有些颤抖:“喂?”

“什么事?”

“哦,没什么。”

他停顿片刻,说:“这几天我会比较忙,等忙完了再去找你。”

我干脆的答应了一声“好”,然后俐落收线。李悦风是个生性极其聪明的人,我不能跟他使心眼儿,更不能跟他绕弯弯儿,否则马上就会被他识穿。

一天一夜后,清雪终于从ICU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但她还是很虚弱,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寒教授对我的敌意也微微减弱了些。

护士对我说:“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你一直不吃不眠的,不要等她康复你却病倒了。”

我闻了闻衣服上散发出来的酸爽味道,决定听从护士的建议,回去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我没有回学校,因为我不想听到有关任何对清雪的流言蜚语,更不能忍受别人的指指点点。一走出医院大门我就打电话给常小飞,他早就没有住学校的集体宿舍,跟酒吧的另一个同事在外面租了房子。我曾经去过一次,宽敞的两房一厅,外面还有一个很大的露天阳台,奢侈得令人发指。

我在电话里把清雪好转的情况告诉了他,并且要求在他家住一夜。连接几天我都没有好好睡觉,精神恍惚得随时可以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常小飞对我说:“我的室友旅游去了,这几天我也不回去,钥匙放在老地方,你自己小心点。”

我拦了出租车,轻车熟路的摸到常小飞的出租屋。穿过还算干净整洁的客厅,推开卧室门往里一看,衣服、袜子扔了一地,典型单身汉的标配。我困得要死,直接冲进浴室洗了澡,回到床上就倒头大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