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二十一章

  去医院的路上经过一间花店,我特意挑了一束清雪最喜欢的白色郁金香。

她瘦了一大圈,两颊凹陷,下巴尖得吓人,蓝色的病号服挂在身上空落落的,脸色依然苍白,不过正在逐渐恢复,她靠坐在床头,对我微笑:“嗨,云开。”

我先把郁金香插进花瓶,摆在屋子中央的桌子上。上面还有一份吃剩下的盒饭,只动了几口,经过一夜的时间,葱绿的菜叶已渐渐发黄。

拉过一张四脚椅子在床边坐下,我半低着头,眼睛迟迟不敢对上清雪清澈的大眼:“你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清雪如往日一般拉过我的手,她的手干瘦干瘦的,薄薄的皮肤下,突起的青色血管像一只只可怕的虫子在她的手背上爬行。我的视线怔怔落在她那包着厚厚纱布的左手腕上,我想像不出她当时求死的心态有多么强烈才会割的那么狠,神经几乎都割断了,医生连续手术几个小时才帮她接上一半,虽然那只手没有废掉,但她以后再也不能弹钢琴了。那一刹,强烈的负疚感和自责几乎促使我跪下地去向清雪坦白一切,我不奢望她会原谅我,可至少希望她不要再为了李悦风那个人渣伤心毁神,可是我不敢,我真的不敢,我真痛恨这样的自己,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生生令人唾弃和恶心。

“云开,你别这样。”像是为了证明,清雪抬起右手,纤纤指尖轻巧的滑过左腕的厚厚纱布,就像每次弹琴前,她都喜欢用指尖轻轻滑过那一排黑白分明的琴键:“真的没关系,反正我从小就不喜欢钢琴。”

不喜欢又怎么会不间断的弹了十几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傻?傻到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伤害自己?心间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可临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我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她犯傻?我做的蠢事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应该千刀万剐,五分分尸。

“云开,你别哭……”

我缓缓地抬起脸,看着她。

清雪绷紧牙关,乌黑的眼睛湿漉漉的,颤巍巍的说:“我真的没有哭,一次都没有,我很厉害对不对?”

“嗯。”我用力地朝她点点头:“你休息一下,我去洗苹果。”

从病床走到门口,短短十几步路,仿佛永远也走不出去,鞋子里像灌满了水泥,抬脚每走一步都重若千斤。

临到门口最后一步,背后突然响起清雪脆脆的声音,她说:“云开,你快点回来,我等你。”

没有回头,没有停顿,我逃也似地拉开门走出去。

初秋的阳光迎面扑在脸上,仿若神祗降临。

脚步漫无目的地穿过走廊、楼梯,身边不断有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从眼前匆匆掠过,有的脸在笑,有的脸在哭,有的脸焦急,有的脸悲伤,有的脸彷徨,更多的则是麻木和冷漠,我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没有任何人理睬我或关心我,我行尸走肉般穿过人满为患的急诊大厅,跌跌撞撞的从医院后门离开。

午后的太阳将世界照得一片通透,天空那么蓝,云朵那么白,楼那么高,车子那么多,叶子那么绿,人那么匆忙。我形单影只的站在车水马龙的大马路边儿,茫然的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就像初生的婴儿,对外界的声音和色彩都充满好奇的窥探,可又对那精彩的一切都束手无措。

有那么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我站在原地和内心的另一个自己在对话:你是谁?你从哪儿来?你要去哪里?

嘿嘿,这可难不倒我。我叫洛云开,我来自……来自云南的一个小城,那么我要去哪里呢?

唉呀,这个问题可难住我了。我蹲下身,抱住猛然剧痛的脑袋。对啊,我要去哪里?我没有家,我找不到我妈,我爸又不要我,天下之大竟没有一个我的容身之所,我还能去哪里呢?

四周的喧嚣又回来了。

我抬头,环视左右。医院大楼就矗立在百米外,停车场出入口都排着一条长长的车龙,活在这个世上的人,要么忙着生,要么忙着死,那不仅仅是一座房子,而是一座连接人类生死的桥梁。

脑子霎时变得清醒,我站起身,从容地走到一张附近的长椅上坐下。我不知道自己在长椅上发呆了多久,直到一个妇女牵着一个小女孩经过,那个满脸稚气的小孩用手指着我,仰头对她妈妈说:“妈妈,快看,那个大姐姐在哭呢。”

“快走快走。”妇女看都不看我一眼,拉着小孩飞也似的往前走,一边还对小女孩谆谆告诫:“社会上到处都是坏人,不许和陌生人说话知道吗?你要是不听话妈妈就把你卖了……”

不许和陌生人说话!

我妈以前也曾时常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同样的话,在得到我的回应后,我妈会捧住我的脸上猛亲几下,顺便奖励一支甜筒给我。呵呵,那时候我哪懂得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我的乖巧全是那支甜筒的作用。或许是儿时的记忆触动了我,抑或是那支甜筒起到了作用,我的屁股终于离开那张坐着并不舒服的长椅,往街边的那家麦当劳走去。

站在售卖窗口前,我望着口味众多的菜单和缤纷的甜筒,心里微微生出一丝凄凉,连甜筒都有十几个口味的变化,我又怎么能妄想找回当年的感动?

服务员见我盯着菜单看了半天也没出声,于是主动的开口询问道:“你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我对她摇摇头,转身离开。

那张长椅已经被一对年轻的情侣霸占,尽管街头人潮汹涌,络绎不绝,可他们彼此依偎,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好的就像一对连体婴。

年轻的时候,谁不渴望遇到一段柔肠百转、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惜当时的柔肠百转、轰轰烈烈在时光列车的不断推进下都会演变成最后的肝肠寸断和刻骨铭心。

然而,谁在乎呢?

曾经拥有也总比从未得到来的酣畅淋漓!

怔怔的视线渐渐落在一个布满灰尘的公共电话亭上,就在那一刻,我下了一个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