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二十三章

  在一阵后怕和后悔的情绪中,我再次坚定了到这儿来的初衷:该是断绝一切的时候了。

从五脏六腑深深呼出一口长气,就好像把李悦风遗留在我心底的最后一丝不舍和情分也从体内躯赶出去,我对他说:“我不想再这样了。”

李悦风不解:“什么?”

“我说我不想再和你这样了,以后我们不要再单独见面。”

不,我和他最好永远不要再见面!从那时下决定踏上飞机去三亚找他的那一刻,我就已经错了,后来发生的一切更是错上加错,我已经一错再错,不能再继续错下去。

他怔了片刻,嘴角微勾:“你想过河拆桥?”

说真的,我很怕看见他笑。他原本就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天之骄子嘛,做什么都是高深莫测不让人轻易看懂猜透,再说,谁他妈见过老虎笑啊?

于是,我马上很没出息的恳求他:“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放过我吧!”

他依旧似笑非笑的望着我:“你知道我最想得到什么吗?”

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立刻离开,最好这辈子永远不要再见到他。

果然,他的平静和冷笑不过是伪装,他出其不意地伸出手捧住我的脸拉近他。他深邃幽暗的瞳仁仿佛是一片黑色的深海,里面翻滚着巨浪滔天和惊人怒火,能把世间一切淹没焚烧,而就在那片巨浪和怒火的中央,我看到一张惊慌无助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不由心惊肉跳。这时,我才痛悔招惹了最不该招惹的黑暗撒旦。然后,我听到自己害怕的声音向他求饶:“求求你,放过我。”

“太迟了。”他就像欣赏一幅艺术品似的端详着我的害怕和惊惧,危险的气息在唇齿间弥漫,他一字一句的说:“我要得到的是你那颗倔强而固执的心,不是一具没有灵魂的驱壳。”

“你休想!”

他残忍冷笑:“你的身体早就打上我的烙印,就算我得不到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不信你尽管试一试,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你休想逃离我的手掌心。”

“你想反悔?”我浑身的汗毛都要炸了起来:“你明明答应过我!”

“我只答应你回北京,没答应要继续和寒清雪在一起。”他的声音冷凝如刀,一个字一个字砸过来,让我毫无招架之力。

“你耍无赖!”

“耍无赖的是你。”他说,“你想上完床就把我踢到一边,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你必须对我负责!”

“你……不要脸!”我气结,抬手就挥了过去。

当初明明是他胁迫着我做那种事情,现在反倒打一耙让我对他负责,真正是卑鄙无耻到极点。

手被他在半空死死捏住,骨头上传出的痛意如同被打搅的波纹一圈圈扩散到小臂每一根神经末梢。

“换成别人,我非把这只手卸下来不可。”他低首,很色情的张嘴含住我的大拇指,轻柔吸吮,唇齿间的湿濡和暧昧举动让我很厌恶,正要挣开,指尖忽然传来强烈的痛意。

禽兽!

我痛得冷汗直冒。

“这是小小的警告,下次可不是咬手指而已……”说完他还把意味深长的目光望向我的胸口。

无耻小人。

我转身径直往门口走。到了这一步,我实在不想再跟他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反正纠缠下去只会越陷越深,离开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你可想清楚了。”背后响起李悦风凛然如冰的警告,“你若敢踏出这里一步,再想回头求我可难了。”

无视警告,我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出。反正最坏的结局不过一拍两散,我这就去医院把真相告诉清雪,求她原谅,即使她不肯原谅我,我也不想再欺骗她。

淅淅沥沥的雨水和潮湿的水气无孔不入,把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搞得湿漉漉的,迅速下行的电梯内,我使劲的揉眼睛,可眼前的水雾怎么也擦不干净,看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

出了公寓大堂,街上车水马龙,兵荒马乱的公交站台挤成一锅粥,放眼望去,四处人头攒动,都是急着赶早高峰的上班族。好不容易挤上公交车,手机无声的震动起来。我掏出来看了一眼,毫不犹豫的按断。过了两秒钟,铃声再次响起来,我再次切断,可铃声不依不饶的第三次响起来。

想了想,终究不敢把他逼得太急,只能接起来。

“你下车。”他命令的声音传至耳内,就是隔着无线电波也阻止不了他的霸道,“我有话跟你说。”

与此同时,身边忽的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大伙儿纷纷把目光落在车窗外,一辆火红的跑车与公交车平行驾驶着,满车人的目光几乎都被吸引到那炫目的跑车上。

从我的角度看下去,李悦风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对我说话。

我没好气:“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挂断手机,身子一缩就钻到乌泱泱的人群中去。丫刚刚还像恐怖份子似的威胁我,这会子又跟上来做什么,我可不是那种打我一耳光又给我一粒枣儿就解气的人。

这时,公交车突然一个刹车,车上顿时传来一片尖叫和惊呼。我像夹在汉堡中间的那块肉,差点没被人挤扁,脚也被人踩了几下,还没站稳,就听到司机把头探到窗外大声喝骂:“你丫会不会开车,一大早来触我的霉头,要不是大爷我反应敏捷,准把你连人带车给撞飞了……开跑车了不起啊……”

我心中一动,侧着身子艰难挤到车厢前头,不出意料的看到那辆红色跑车趾高气扬的停在公交车前。李悦风坦然自若的坐在驾驶座上,一副有本事你就撞过来的悠闲自得。

正是早高峰,这条路本来就塞,周围的喇叭声立刻响成一片,后面也开始排蛇形的车河,司机大爷开了大半辈子的公交,估计也从没遇过这样横的主儿,也是气得够呛,一个劲儿地狂按喇叭,可拦在前面的跑车就是纹丝不动。

丫简直是流氓中的极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