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吻倾心,腹黑老公轻轻爱

第二十四章

  李悦风是故意跟我耗呢。我太了解他了,如果我不下车,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虽然又气又无奈,还是慢慢挪到司机旁边,垂下脸小声问道:“师傅,不好意思,我能在这里下车吗?”

司机一口拒绝:“不行。”

我咬了咬唇,声音更低了:“前面那辆车的车主……是来找我的。”

言下之意,如果我不下车,那公交车也开不走。

司机师傅大约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按下开门掣,不悦的说:“拍电影去影视城拍,跑到大街上玩什么,简直胡闹。”

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我面红耳赤的下了车,然后脚一沾地就往反方向跑。李悦风立马跟着跳下跑车,可怜我身矮腿短,还没跑出几米就被他从背后拽住。

我使劲甩他的手,固执地往前跑。

身上一轻,脚已离了地,天旋地转间,已经被李悦风扛到了肩上。不用抬头我也能感觉到整条街的人都把目光投落在我们身上。

我索性也豁出去了,扯开嗓子惊声尖叫,拼命拍打、打他、掐他:“你放开我,放开我,快放开我。”

“老实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他恶意的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这个举动比任何语言威胁都来得灵验,我顿时僵住了,全身血液似乎都流到了脸上,涨得像只红色的气球。

他像塞东西似地把我塞进副驾驶室,“砰”一声大力关上车门,然后无视整条街人的惊讶目光,坦然自若的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室。

我像只惊弓之鸟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似乎这样子大家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李悦风讥讽的瞥我一眼:“你真是我见过最会自欺欺人的女人!”

当跑车驶入医院大门的时候,我才从颓丧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我没想到他会把我直接载到清雪所在的医院。

我像一只昂起头吐着毒信的蛇,准备随时朝他扑过去咬住他的脖子,把毒液灌进他的体内:“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他熟练的把车停好,熄火,冷酷表情几乎冷血得不带任何人类的情绪:“把话和寒清雪说清楚。”

我死死抓着门侧的一只把手,恼怒的注视着他:“你想让她再死一次吗?”

或许,他根本不在乎清雪的生死,这才是最令我寒心和不齿的。他不喜欢清雪为什么要招惹她,为什么又要死缠着我不放?

他不理我,径自下了车,然后迅速走到另一边替我拉开车门。我用手牢牢抓着安全带,倔强的说:“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下车,要去你自己去。”

“你以为你可以置身事外?”

我语塞。

跟他硬碰硬,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我早见识过他的凶残手段,不如求求他,也许他还能放我一马。想到这儿,我换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软声求他:“我求求你,清雪现在真的很需要你。”

“我可以答应你。”他说。

他的痛快让我不由一怔,以为耳朵听错了。

不过,他很快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不是不怀疑的。

当年,聪明狡黠的赵敏费尽心机才让张无忌许诺她三个条件,于是,后来她处处压制他,还成功夺得张无忌的爱情,就是他当初答应的那三个条件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李悦风这个时候提出来的所谓‘条件’,和当年的赵敏颇有同工之妙。

骑虎难下!原来这就叫骑虎难下!

罢了,我既主动一脚踏入这泥潭,要想全身而退,恐怕比登天还难。就目前的境况,甭说一个条件,就算他现在提一百个条件我也得答应。

李悦风很快就稳住了清雪颓丧的情绪,也埋下了悲剧的最后一个伏笔。清雪最喜欢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因为书中的安娜那么高贵美丽、敢爱敢恨,更勇于打破世人的俗见和目光去追求她渴望的爱情和幸福,只是我没料到她最终会选择和安娜一样的惨烈方式去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清雪出院后,我遵从和寒叔叔的约定,决定慢慢疏远清雪。那时清雪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李悦风身上,失而复得让她更加珍惜和李悦风在一起的时光,更何况我的理由也无懈可击。我托同学的忙帮我找了好几份兼职,只要没课就出去打工。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想减少和清雪的见面频率,但后来发展到我真的逐渐的远离了清雪,我太忙了,我的时间彻底被学习和工作占据,我就像一颗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运转的镙丝钉,无法停止,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友谊是很重要,但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有些人注定更适合茕茕孑立、踽踽独行的生存方式。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萌发了要去找我妈的念头。她走了那么久一直杳无音讯,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现在身在何处,是否还平平安安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她已经死了?我根本不敢往下想。我的头脑终日被那些可怕的想法所充斥,我再也无法安心的坐在教室里听老师上课,只好拼命去打工,我清楚这个社会有多现实,没有钱我去不了多远,我必须努力挣钱。

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我骑着单车准时出现在学校后门的单车道上,最近我总是在学校锁门的前一刻才回到学校。

我的银行卡里已经有几千元钱存款,它大概足够让我在外面活上两个月,我已经以身体不适的原因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只要审批下来,我就马上坐火车离开北京去找我妈。这件事我谁也没告诉,我不会告诉我爸,也不想让小姑妈为我担心,我也不愿意打扰清雪平静的生活,至于其他人,她们压根没闲情关心我。

就在我即将把单车踩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路边停着的一辆汽车突然打亮车头灯,雪白的光线照得我几乎挣不开眼,我不由减慢车速,用手去挡那光线,从张开的指缝中,我隐约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轿车上走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