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负江山

不负江山

只是指尖微凉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09上架
  • 11811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相见倾心

不负江山 只是指尖微凉 2100 2017-04-09 20:06:34

  “来啊来啊!”

四合院内,一座由四面房屋固合起一个院落,阵阵清灵的得瑟声从里面传来,细看之下,一丛竹林下跑来一道浅黄色身影,步伐踩在鹅卵铺就的石路上,如蝴蝶翩翩起舞。

“小小姐,不要闹了,大小姐还在绣楼等着大小姐您呢”

双儿无奈的跟着陆灵左窜右窜,头都有些晕了,但还是尽职地说着。

“府里有一个绣女就够了,干嘛还要我学女工”

陆灵多少清楚姐姐是为了让她学学刺绣,养养性,日后才能避免生***动的她闯下大祸。

自小,姐姐就非常疼她,所以应该不会责罚她,顶多骂骂她吧。

想到此,她更不想回到绣楼。她一个转身,又想要跑了。

“额…姐姐”

一转身就看见陆柔。正立在不远处的亭子里,她一步步走下来。

“小灵,再闹我打你”

陆柔扬起纤纤素手,朝她肩膀扫来,在她以为肩膀要遭殃时,原来陆柔只是帮她拂去肩上竹叶片。

陆灵好险地呼出一口气,之后挽着陆柔的胳膊撒娇。

“姐姐,我快死了,是无聊死的,这么多天,姐姐明知我不是刺绣的那块料。”

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陆柔已经有些心软,她见妹妹沮丧的神情,心生不忍。

“早去早回,免得爹爹担忧。”

“是”

陆柔刚把话说完,她如麻雀般欢快的声音就应了答。

陆灵正打算游玩,突然想到姐姐为了学好礼义廉耻,已多日未出绣楼,而她学这些不过是为了嫁个好人家,保她平安,不禁心中有愧。

“姐姐”

“嗯?怎么了?”

陆柔疑惑。

“姐姐多日未出绣楼,所以妹妹想带姐姐散散心。”

陆柔想,也是,是该好好放松放松了,于是便答应了。

夜已更深,所有客栈皆已打烊熄灯,但除却一些烟花之地,赌博之场,不曾想竟还会有客栈未歇息。

客栈的烫金牌匾上,写了四个楷体字“紫气东来。”

里面黝黑深邃,唯有一处散发隐隐的烛光。

“王爷,近期三王爷与李全来往密切,暗兵操作频繁,应该会有所行动。”

发着隐隐烛光的屋子里,入目是约莫七八把椅子,平均排成两列椅子长长对立,而中间则有两把椅子立着。

夏相宜坐于右椅,不发一言,而坐在左列头一方的人起身发了言。

夏相宜肤色古铜,剑目眉心,浑身焕发着一股精气神。

左面坐着他的兄弟,夏相仁。

他有着麦色皮肤,一双淡泊名利的眸子,会让你忍不住沉沦。

“五弟,此事该如何?”

他身为兄长,却没有弟弟头脑聪颖,不能护弟弟一生平安,还得靠弟弟玩手段守护,心中多少有愧。

“父皇知道吗?”

“回王爷,皇上知晓,固派遣微臣等人前来向王爷寻求锦囊妙计。”

椅子右列走出一人,起身向着他们两兄弟拱手作揖。

“父皇为何三日后立五弟为储,这不是加快了三哥的篡位步伐吗?”

夏相仁不求甚解,看向夏相宜。

“只怕宫中快有腥味了吧。”

“父皇生命日益衰竭,大不如前那般精气神足,恐怕觉得自己命不久矣吧。”

夏相宜说道。

众人听此,皆回以沉默。他们也很想说皇上龙体安康,可都这么久了,皇上还是体质虚弱,他们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各位大人,天色已晚,此番商议到此为止,父皇那儿我会解释,都回去歇着吧,免得家眷担忧。”

说完两人离去,其余人等也陆续离去。。两人从客栈出来,就各自上了轿,一同离去,却未注意周围屋瓦之上,正潜伏着一群黑衣之人。

他们一手趴着瓦片,一手握着发着银光的刀,目光阴狠地盯着轿子,连身形也如影随形。

“嗖—”

划破长空平静的银色飞镖,尖头十分精准地射进轿夫和几个在前护驾的士兵喉中,应声倒地。

“保护王爷!”

御前带刀侍卫周炎看到四处飞下了黑衣人,不作任何犹豫立于轿前。守卫则把轿子团团围住。

眨眼功夫,轿外已经维满了黑衣人,他们步步逼近渐渐缩小包围,在离周炎几步之处一起点头冲了过去。

“留几人给我守住轿子,其余人等给我杀!”

周炎一个空中旋脚踢,黑衣人死伤已过大半。其余人等皆已被守卫砍杀。

周炎留下了一个活口,不想活口竟然咬舌自尽。

“王爷”

轿帘被掀开,夏相宜走了出来,周炎拱手作揖。

“开始动手了。”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手了,看来皇位对于他太重要了,开始利欲熏心,不顾兄弟情谊了。

“好帅!”

躲在暗处的陆灵忍不住脱口而出,而周炎也十分警惕地向声源走去,时刻准备把刀。

陆灵和陆柔走出去,在陆灵想要跑去夏相宜那里时,周炎把刀一抽,吓得陆柔赶紧把她护在身后。

夏相宜被她那么赤、裸裸的注视不悦,看过去,面前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柳眉微蹙,柔弱惹人怜。

而那个被护在身后的陆灵,双眸清亮,娇俏可人,巧笑颜兮。

“周炎,走吧”

她们的身上没有内力,只是平凡女子,他自然不想浪费光阴在这无聊人身上。

夏相宜打量她的同时,陆灵也在双眼泛着异样光芒的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世间万物中最美的风景一样。

身上一袭月白色的他的眉目如画,此刻正清冷的看着自己。

“哎哎,别走别走啊”

夏相宜眸里一闪而过的杀意吓得陆柔心里一咯噔,有些后怕。

偏偏陆灵好似没看到周炎想杀人的眼神,趁他一个不注意跑到了夏相宜面前。

“我叫陆灵,你呢?”

陆灵本想去拉拉他的衣袖,可被他无情甩开,对他吐了一个舌头又接着说。

“你有女人了没,我做你娘子吧”

“姑娘请自重,该有的礼仪别忘了。”

陆柔听到这早已脸颊泛红,可陆灵却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说着,跟个麻雀。

“噗哧”

夏相仁再也忍不住笑了,他从轿中下来,想看看谁这么大胆,可在看到陆柔后,心里荡起了涟漪。

刚开始还以为只是平凡女子,长相无异,没曾想竟这般楚楚动人。陆柔被这么炙热的目光注视着,忍不住脸红,心里有着丝丝异样。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