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负江山

第三十四章 凶手喜儿

不负江山 只是指尖微凉 2088 2017-06-19 09:45:58

  讲到这,李丝丝忍不住翻腾的胃,将头歪向一边,吐出了几口酸水,眸底是夏相宜猜不出的情绪,等他细细端详,她的眸里却一片平静,仿佛说的故事并不是她亲身经历的一样。

夏相宜见她吐得厉害,应是想到了那些场景,从士兵手里接过水袋递给了她。

李丝丝看了一眼夏相宜,心暖他的贴心,脸上微微一红,接过水袋漱了口接着回忆。

对面男人面目粗犷而丑恶,一条蜈蚣疤痕斜斜巴在脸上,像恶心的肉块一样随着他的表情而扯动着,令人作呕。

“老不死的——喜儿?!”

李丝丝看到该男子面露惊喜,扔下弯月刀,正想朝自己奔来,吓得赶忙躲到李婶的身后,不敢再看。

“喜儿?!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丈夫——”

“喜儿,我们的孩子——”

见其越说越离谱,李丝丝脸色一红,恼羞成怒。

“住口!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不许污蔑我的清白。”

“好好好,我不说。”

男人赶忙保证一般用手在嘴上做了个封口的动作,看着她目光柔和,与刚刚的杀人狂魔判若两人。

不仅李丝丝惊诧该男子的态度转变,就连府里的人都开始怀疑他们小姐是不是与其认识?

“你为什么杀人?”

见男人态度软了下来,李丝丝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杀人?我?为什么。。。。。。。因为喜儿,对!杀人!喜儿!!”

李丝丝注意到他的目光刚开始是不解,到后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痛苦一样,双眼泛着血腥的红,下一秒弯月刀被抄起,准确无误地被他投掷到一个下人脖子上,快狠准的割断了下人的动脉。

“啊!”

因为他突然的转变,下人们开始慌不择路地乱跑乱蹿,李丝丝被李婶带进闺房,听着外面鸡飞狗跳的声音里面的哀鸿之乐,以及那个男人一声声的眷恋和悲痛,心里不知怎的隐隐作痛。

外面的声音持续在她的耳膜里响了一柱香的时间才作罢,就在李丝丝二人以为平息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踢开,他站在门外,手里提着的不再是一块肉,而是一个人头。

“啊!!”

李丝丝吓得爬到床上用被子遮住自己,而李婶则被其用手砍晕过去。

“李婶!”

李丝丝想过去扶住李婶摇摇欲坠的身体,可又怕他趁其不备一刀咔嚓了自己,她吓得浑身发抖,跪在床头连连磕头。

“求求你——求求你——”

“跟我成亲!我放了她。”

。。。。。。

“他放了李婶了?”夏相宜看着李婶那布满恐慌的眸子,答案不置可否。

“他没有!他是骗子!骗子!!”

提到这,李丝丝的情绪比前面回忆的情绪还要激动,声音也变得异常尖锐。

李丝丝气得浑身发抖,连眼泪什么时候出来的都不知道。

那会儿为了活命,她嫁给了他,可是他却给了自己一个永生难忘的成亲礼物。

他们举行了仪式后,他把自己绑在一把椅子上坐着,看着她的紧张,他还安慰自己不会伤害自己,下一刻却在她面前上演吃人肉的一幕。

那会儿,为他们见证的婚礼正是如今死了的三位,她们都是被吓死的。

他从地上举起死人的手,用弯月刀比划了几下后,对准死者的胳膊肘挥了过去,上肢应声截断,他将上肢摁在地面,斜着刀把上肢的皮给刮了下来,露出凝脂般血红的瘦肉,接着他把肉熟练地从骨头上剔了下来,让其与骨分离。

一块,他当着她们的面,十分享受的吃了进去,那姿态就像是吃到了山珍海味般回味无穷。

李丝丝看着他张开嘴,对着手里的肉咬了一口,血迹就溢了出来。

她闭上眼,不去看他亮着饥肠辘辘的眸,血盆大口上的殷红之色。

“嘀嘀——嘀嘀嘀——!”

李丝丝的耳膜听不出任何声音,唯有愈见扩大声势的流水打在地面的声音充斥于耳,她好像听到了尘土被滴溅起的声音,那么清晰,那么清晰。

三块,他分给了李婶及给塌们见证婚礼的两位妇孺,两位妇孺忍着胃里的不舒服味同嚼蜡的细细咀嚼着,吞咽不下,眼泪混着血水流进了嘴里,腥得让人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李婶看着她们二人咬肉的的嘴角泛着的血丝如小溪缓缓淌下,承受不住晕死了过去,再没醒来。

两人也没能幸免,在吞下一滩血水后,心里一阵难受吐出了嘴里的肉,惹怒了他,他用弯刀的尖处插进两人的后背,穿透胸膛,流血过多死了。

听到此,夏相宜命人仔细检查了两人的尸首,她们的胸膛有一个像柳叶大小的窟窿,只不过被人添了衣物盖住了。

“衣服是你给她们换上的?”

夏相宜开口说道,见她点头后陷入了沉思。

“衣服是他叫我换好的,之后他把我丢在草席下面挖的坑里。”

夏相宜叫人把草席抬走,里面的坑很深,足有两米多高,呈柱形,四周没有任何可以借助攀援的东西。

反观李丝丝,她刚刚是从坑内爬出,为何衣物完好不见刮泥,而其目测身形高于一六,就算双手能攀上坑沿,相信身上一定会有所脏污。

“来人,拿下她!”

士兵闻此,正想领命,谁知李丝丝一挥袖口,里面洒出品红色的粉末,夏相宜等人赶紧退开。

只见接触到粉末的几个士兵,当场倒地,双手挠脸哀嚎不已,下一瞬就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瞬间,两方势力对峙于卫阳城内。

“你是谁?!”

夏相宜见她撕下人皮面具,随手扔掉手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娇丽面容。一脸惋惜的说道。

“喜儿!”

女子勾唇一笑,看着夏相宜笑得更是欢喜。

“他们与你何仇?”

“喜欢!”

喜儿咬牙切齿,面容狰狞的呵笑道,似要把他们挫骨扬灰。

“对了,人肉招待不错!”

喜儿说完,就刷刷几下不见了踪影。

李丝丝后来被夏相宜等人在一棵树赶上救了下来,当时的她双手被吊在了树上,身着素色衣裙,身上全是鞭打的血痕,远看真有种鬼魅的感觉。

夏相宜也从李丝丝口中得到了当时的血案情况和喜儿描述的八#九不离十,只是把凶手说成了男性,而非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