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负江山

第六十章 乐儿的变化

不负江山 只是指尖微凉 2037 2017-07-06 08:29:47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些都拿去给姐姐和叶儿尝尝。”

  圆桌上放着七八个盘子,里面全是夏相宜命王遂送个自个儿的糕点,陆灵一个人也吃不完,就叫乐儿拿了两个食盒过来,将桌上的糕点一扫而空的全装进盒层里,只给自己留了一盘梨酥。

  嘿嘿,夏相宜要是知道我这么不珍惜他送的东西,随随便便就给人,会不会闹别扭?

  陆灵装好东西后,看着被乐儿提在手里的盒子,脑海里闪过他坚毅的俊脸,傻呵呵地扬起了嘴角。

  “小姐,这么多,王妃和叶良娣——不!叶儿吃得完吗?”

  乐儿自知自己说错了话,眼神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没有丝毫异样,仍然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心有余悸地呼出了一口好险的气。

  “叶什么?”陆灵看着乐儿,亮晶晶的眼眸里有着好奇,都怪自己刚刚太专注幻想了,没留意乐儿说了些什么?好像有个良字。

  “嘭!”

  “没!没什么。”乐儿仿若受到惊吓一般,脸色煞白了一下,食盒掉在了地上,打翻了里面静静躺着的糕点,有几个直接掉了出来。

  糕点很容易碎,一掉在地上就有好几块散成了粉末。

  “瞧你,吓成这样。”陆灵好笑的将食盒捡了起来,掉在地上的就任其躺着,乐儿看着那静静躺着的糕点,心里有一瞬间的恍惚。

  “乐儿,走了。”走到了门口,见她还是呆呆地看着地上弄脏了的糕点,陆灵不甚在意地说道。

  “乐儿,它们脏了,不要了。”

  它们脏了,不要了,脏了,不要了。

  脏了,不要了。

  呵呵……呵呵……

  她的话像是山谷里的回音一般,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过去肮脏的往事,她的头天旋地转起来,就连转身看向陆灵,视线里面都有了重影。

  过去里,一个燃着煤油灯的一个夜晚,她身着凌乱不堪的衣衫,双眼放空地坐在门槛上盼望着一个男人的归来,那是她受辱的第二个夜晚,谁知却再次等来了三个禽兽。

  他们淫笑着朝她走来,她急忙想要关上门闩,谁知他们三人竟然快速朝她跑了过来,一把推开门,她见逃不过,就跪在地上求着那三个精虫上脑的禽兽。

  可是他们没有放过她,反而——

  两个禽兽架着她的胳膊,不顾她的求饶,不顾她的挣扎,强行将她拖到屋内。

  他们将她摔在床角,她被装得头昏眼花,还来不及反应,“嘶!——”的一声,一股凉意袭来,让她清醒了许多,接着是越来越多的,衣服被撕烂的声音,她想护住的,她真的很想护住的。

  可是——可是!一个女人怎么能抵得过三个男人?!

  愤怒!!怨恨!!张力,我恨你!

  三个男人,一个女人,怎么抵得过?

  怎么抵得过啊!!!!

  啊!!!!!

  陆灵见乐儿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涣散,将食盒放在地上,有些担心的来到她面前扶着她,想问她怎么了。

  她的手探上乐儿的额头,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额上出了冷汗而已。

  晕眩的感觉袭来,乐儿头脑开始不听自己的使唤疼痛起来,乐儿闭上眼,试图让自己的神智清明起来,再次睁开眼却发现陆灵的重影变成了三个男人,三个穿着粗衣麻布的男人,她这辈子都想扒皮抽筋的三个男人。

  都是他们,都是他们!

  乐儿涣散的眼眸渐渐冷却,变得狠辣起来,陆灵还没有回过神,就有一双像铁钳的手向自己袭了过来。

  乐儿双手像箭一样,快狠准的掐住了陆灵白皙的脖颈,陆灵的脸色由刚刚的红润,慢慢变成肝红色。

  乐儿泄恨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毫不客气的掐着那三个男人的脖颈,见他们的脸色开始变化,嘴角阴冷地扬起,与这几日胆小怕事的乖巧判若两人。

  “咳咳!——乐儿——乐儿儿——”陆灵的呼吸被瞬间掐掉,她看着乐儿那张狰狞而陌生的嘴脸,双手拼劲儿用长长的指甲抠进她的皮肉,试图唤醒她的理智。

  陆灵看见自己的指甲抠进了她的手背,手背上不肖多久便有条条红色的小溪流了出来,顺着手背滑到了地下,红中带黑的颜色。

  这样的痛,她浑然不知,仍然忘我地瞪大双眸,对着自己咬牙切齿。

  陆灵心知那是乐儿的心魔,她一定遭遇过什么不测,才会错把自己当成她的仇人。

  她想叫醒乐儿,可她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肺里面有什么东西搅动着,就连心跳也像濒临死亡那般怦怦直跳着,似要撞破她的身体出来透气。

  呼吸越来越稀薄,陆灵原本布满恐惧、担忧、心疼的眼神开始涣散,手上的力气开始断断续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像要坠入阴冷的海水里面去一般那么无力。

  “你该死!!你该死!”

  乐儿怨毒的声音就像是诅咒一般,一个劲儿洗着陆灵的大脑,意识开始涣散了。

  听力开始失聪,乐儿咬牙切齿的声音渐行渐远。。。。。。

  她感觉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慢慢吞噬自己,离这个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远。。。。。。

  眼皮。。。。。。好重。。。。。。

  “咻——”

  突兀的声音,惊醒了失去理智的乐儿,乐儿吓得双手一抖,条件反射将陆灵甩开。

  陆灵的眼帘慢慢郃上,本以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的时候,一记划空而破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着声音的响起,陆灵感觉到无形吞噬自己的东西被破开,下一秒她坠了下去。

  “嗵!”的一声,陆灵的所有感官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被扔在地上的她猛咳了几下,侧仰着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花架,那细细长长的支架上,绣着秀丽河山的盆栽摇摇晃晃的,似倒非倒。

  “砰!”类似于飞镖插进主子里面的声音。

  那支架上,一柄匕首斜斜插进支架肉里,入木三分。

  时间静默了好半晌,乐儿双眼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刚刚,刚刚她差点酿成大错把陆灵给掐死。

  看来,就算张力死了,她的心魔也不会消失啊,她如此落寞地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