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二十一章 感情防线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071 2017-04-26 09:57:37

  那是个下雨的晚上,夜色里的雨点像一颗颗的黑豆,斜斜地打在窗子上,碎了,水迹一点一点地地淌下去,在窗子上留下一条弯曲的水痕,如同小孩子在本子上的涂画,旧痕还没有落成,新的雨点已经打下来,新痕划下来,便将旧痕掩埋了。

我正在屋里看得呆呆出神,那窗子下的世界里突然跑出一个人来,批着头发,一只手遮在额上用来挡雨,一只手拉着箱子,急匆匆正在昏黄的灯光里跑过来。

我忙推开窗,那人已经不见了,大概是跑进楼道里了。

我的心一惊,扑扑通通地跳起来,电梯门开了,仿佛听到电梯上来的声音,“轰轰轰”,人走出来,“塔塔塔”,正朝我的房子走来。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叮咚”,门铃响了。

确实是我的门铃响了,我听得清清楚楚,可是我不敢相信,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凝神看着那门,听着那门。

“叮咚”,它又响了。

我跑过去,拉开了门。

“雨下得好大,”她一边走进来,顺手关上了门,“全身都湿透了。”

“你没打个车吗?”

“打了,到小区门口,跑进来的,”她已经进了洗漱间,拿起毛巾擦她的头发,“就那么一小段距离,还是淋成了落汤鸡。”

我“哦”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有千万种情绪一起涌上心里,泪花在眼睛里打起转来。

我轻轻地叫了声,“文慧。”

文慧没有听到,她擦完了头发,向她的房间走去,边走边说:

“我进去换个衣服,”她已经到了门口,又转过头来笑着说,“给我煮碗泡面,我还没吃晚饭。”

我又“哦”了一声,向厨房走去,又忍不住回过头去,文慧已经关上了房门。

分明两个月没有见面了,也没有联系,文慧的样子,倒像是昨天刚见来着。

我在厨房里开了火,把锅放上灶台,正煮着水,文慧已经换了衣服出来,穿了一身宽松的紫色条纹的睡衣,在厨房门口探着头,我转过头,她朝我吐了吐舌头:

“我到客厅里去等你。”

我还没回答,她已经跑开了。

水煮沸了,刚要往里下面,突然觉得有人从身后兜住了我的腰,她的身子是温暖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这是文慧第一次主动抱我。

我说:

“怎么了?”

她说:

“不要说话。”

她又将头贴在我的背上,用力地贴上来,可能觉得贴得还是不够紧,又换了个姿势,接连换了几个姿势,突然不动了,跟着身子一颤一颤地跳动,我背上很快被她的泪水弄湿了一大块。

我说:

“他欺负你了?”

她哭得愈发嘹亮了,一边哭一边喊:

“他骗我,他骗我,他还有别的女孩子。”

我轻轻地用力地掰开她抱着我的手,转过头来,她的眼圈已经全红了,我说:

“你先去客厅,我把面煮好。”

她说:

“我看着你煮。”

我坚持让她去客厅,她不高兴地离开了。

我一边煮着面,一边心一牵一牵地痛着,我很久没这么痛过了,然而这种痛又似乎很熟悉,像许久没有温习的功课一样,现在拿出来,轻而易举地便记起来了。

能让文慧哭成这样,我是多么羡慕这个男孩啊。

文慧正斜躺在沙发上,一直脚放在地上,另一直趿着绣花棉拖鞋,放在玻璃茶几上一摇一晃的,见我端出面来,坐直了身子。

我把面放到她身前,她拿起筷子,嘘溜溜吃了一口,赞道:

“好吃!”

可是她又把筷子放下了,我笑道:

“又说假话,好吃只吃一口。”

她溜了我一眼,说:

“你坐过来。”

我坐到她身边,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面,放到我嘴边说:

“你吃!”

说着面已经放到我嘴里了,我哎唷一声叫。

那面还是烫的!

她乐得哈哈大笑。

我急道:

“分明是烫到了,还装着不说,又来害我!”

她啐道:

“谁叫我吃的时候,你不提醒我!”

我说:

“哟,还要怪我了,自己也不试试冷热,直接就往嘴里送!”

她顿了一顿,垂着眼道:

“我忘了!”

她的脸色暗沉沉的。

我说:

“会不会是你错怪了他呢?”

她看着我,她的眼睛是亮晶晶的,她的亮晶晶的眼睛里发着亮晶晶的光芒,她摇头,她说:

“不会的,我亲眼看到的。”

我又说:

“男人总会犯错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她这时候再看着我,她的眼睛里发出不解的光来。

我索性接着说:

“你既然心里只装得下他,又何苦为难自己来找我,你明明知道你不可能爱我的。”

她依旧不说话,过了一会,站起身来,回到了她的屋里,换了身外套出来,到了她的行李箱边上,慢慢地拖起她的行李箱,又慢慢地往外面走,到了门口,她回过头来,朝我望了一眼,她那时候的眼神里充满了希冀,希冀我走过去,拉着她的手。

可是我没有,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你拉不住的。

她“蹦”地关上了门,震得我心里直痛。

于是,我又听得那电梯“轰轰轰”地下去了,到了最底层,电梯的门开了。

我迅速地跑到窗子前面,打开窗子,目不转睛地瞪着她会跑出来的地方。

然而,她没有跑出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她依旧没有跑出来。

我想到了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门口,拉开门。

她蹲在门边的角落,头埋在膝盖上,头发散乱宽松地堆在肩上。

她见我开门,抬起头来,一张无辜的可怜的脸上,眼睛已经肿大了一倍。

如果用食物链来形容我们的感情,文慧是我的上级,她吃我,然而她依旧有她的上级,她也被别人吃,她也可怜,也无辜。

如果说人的心里真得可以筑起一道感情防线,我自以为用两个月时间成功地筑起了一道,并夜郎自大地认为是一道无坚不摧的,不料结果是,文慧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轻而易举地就让她彻底崩塌了。

我宁愿再次被她吃,这就是命!

我拉起文慧,用力地抱在怀里,任由她的身子一阵一阵地发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