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十九章 离开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397 2017-04-26 09:57:37

  阴历的2月7日,是文慧的生日,21岁的生日。

我像往常一样给她发短信打电话,只不提她的生日,我装作忘了她的生日,因为我预谋了一个惊喜。

对我忘记她生日的事,文慧似乎并不生气,这多少让我有点怅然,我只好解释说,她是向来不拘这些小节的。

傍晚的时候,我飞到了上海,去了她的学校,到了她的宿舍楼下。

那时候还算是冬天的尾巴,冷风吹得楼下晾衣场铁丝上的几个空衣架子“匡郎郎”地晃个不停,似乎在为自己被遗弃的命运自鸣不平。

我去楼上找文慧,我一心想着文慧见了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惊喜的。

文慧的室友开了门,她的室友已经都熟悉我的面孔的,知道我找她,告诉我,她出去了,我见她们并没有叫我进屋的意思,只好自己说那我在楼下等她吧。

其他几个人倒也没说什么,中间有个小圆脸的女孩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

“你还别等了,回去吧,那么冷的天!”

她的脸有点阴郁,像外面的冷天。

我不解,再看其他几个人的眼神,也已经一齐变成了像她一样的,那眼神让我有几分不安。

当然我终究还是在楼下等她了,一直到晚上九点,天已经全黑了,楼上层层叠叠的宿舍的灯光络绎打开,灯光透下来,把我这里的一块黑夜染成了淡黄色。

文慧还没有回来,这其间有不少女生从我身边经过,一批批的,打量着我,那时候我左手里提一个法式蛋糕,右手抱一大束玫瑰,本来鲜红且艳丽的,到了晚上,染上了黑夜的颜色,失去了它应有的关泽。

我一心想着,等文慧回来了,我就点燃蛋糕上的21支蜡烛,燃成一颗心的样子,虽然是别人用透用俗的伎俩,但对于女孩子来说,这种伎俩的浪漫颠扑不破,是屡试不爽的。

我对文慧说:“这燃着的心就代表我的心,一生只为点亮你。”

文慧一定感激涕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到我怀里来。

更何况就算此招不行,我还有第一招,我的口袋里还有一颗钻戒,灼灼绽放着它的光芒。

不过摸着这颗钻戒,我就会想到,我不过是一个只有一身铜臭味的商人,所以我心底里宁可文慧喜欢前者。

我继续等着文慧。

九点半了,风越来越大,又吹来了几滴雨点儿,打在脸上,冰凉的,一直透到心里,我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文慧依旧没有回来,那个小圆脸的女生的从楼梯口里拐出来,见我还身子一抖一抖地站着,,走过来,一脸疑惑与同情:

“怎么没给她打个电话,只怕是不回来了呢?”

我笑着说:

“没关系的,没准备给她电话,因为要给她惊喜。”

她摇了摇头,走开了,一会儿又捧了两桶泡面回来,见了我,依旧摇了摇头,走到楼梯口去了,刚要进楼,又折了回来,走到我面前,蹙着眉毛,高挑着嘴说:

“听说你是有钱人,你是包养文慧还是爱她呢?”

我被她冷不丁的一问,弄得哭笑不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大概也没准备得到我的回答,没等我说话,捧着泡面上楼去了。

我当然是爱她的!

我分明可以理直气壮地和刚才这女生说呀,我刚才为什么没说,难道就因为我有钱,不,绝不是的,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说不出口?

我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时候,我看到文慧回来了,我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我叫了声“文慧”。

文慧本来垂着头,冷不丁听到我的喊声,抬起头来,在远处见了我,立住了脚,立在黯淡的橙色的光下,那时候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然而我却已经预感到什么了,因为她眼前的黑影在颤栗,虽然人的身体颤栗也可以因为感动或者喜悦,但我心里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文慧的颤栗不是因为这些,以至于我本来想飞奔过去迎接她却没能抬动腿。

过了一会,她走到我的身边,脸蛋红扑扑的,她眼睛里的惶惑折射到我的眼睛里,我已经分明的不安了。

我说:

“你喝酒了!”

她说:

“你怎么来了?”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看到了她头上的乌黑的蝴蝶夹子,这个夹子和我们当年在集市上见到的一模一样,我痴痴地看着它,它确实比我裤兜里的钻戒要好看得多。

文慧也注意到我看到了她头上的夹子,伸手去摸她,大概想摘下来,但没有摘,手又放了下来。

我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我说:

“你戴这个夹子果真好看。”

她垂着头说:

“谢谢!”

我说:

“不客气,生日快乐,我给你准备了蛋糕,”

她看着我,目不转睛的,她的眼睛已经潮湿了。

我又说:

“只是,你还吃得下吗?”

她转过头去,背着我揩了揩眼睛,又转回来洋装笑着说:

“还吃得下!”

我于是把蛋糕拿出来,开始插蜡烛,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已经训练好了,可以迅速插出一个心形来,然而这时候,那手不停地发抖,插了半天,没有插出心形来,倒插得像个葫芦形状,我要拔了重插,文慧说:

“不用啦,我知道你要插个心的形状给我!”

于是又开始点蜡烛,结果风太大,点亮了一支,再点另一支,前面一支已经灭了,到后来,连火柴也索性不着了,只有我的手还在不停颤抖着地划拉。

这时候文慧握住了我的手,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对我说:

“别点了,回去吧!”

“回去吧!”我终于忍不住冷笑道,“我飞了几千里,又在这冷冽的寒风里等了几个小时,只为了能与你一起吃上一块生日蛋糕,现在生日蜡烛还没点燃,你就要赶我回去了,文慧啊文慧,既然有人能送你如此漂亮的蝴蝶夹子,我这破铜烂铁又有何用”

我一边说着,一边愤愤地从裤兜里掏出钻戒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哐当”地一声响,钻戒那耀眼的光芒的在地上骨碌碌地一闪,下一秒便串进了远方的黑夜里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文慧面前发火,她本来的红脸蛋瞬间变白了,眼角的泪也流下来了,顺着两颊涔涔地往地上掉,在她两颊上滑出了两条河流一般的泪痕,她今天抹粉了。

我心软了,抖着身子说:

“别哭了,你看把妆哭花了,况且,该哭的人是我吧!”

我伸手去刮她的鼻子,轻轻地滑溜溜地刮下来,她不哭了,笑了,她的眼睛里燃起小孩一般的天真和骄傲来,红的,像一团火。

她说:

“讨厌,好,我不哭了,你也不许哭!”

我说:

“好,那我先回去了。”

我真地就走了,走到门口,她还蹲在那里,见我回过头来,笑着朝我挥手,那样子有点像电影里的情人送她的男人离开,只是普通的离开,甜蜜的离开。

我又走了回去,张开手说:

“抱一抱!”

她站起身来,朝我张开的手倒过来,整个身子倒过来。

我离开了,没有回头,脸上没有眼泪,大概全流在了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