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二十二章 美丽的日子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297 2017-04-26 17:32:09

  文慧住了下来。

我是相信一见钟情的爱情的,好比上辈子走散了两个人,这辈子在人山人海里邂逅了,总会有几分熟悉亲切的感觉,待在一起绝不至于漠然。

文慧赞同情人是上辈子走散的两个人,但不赞同两个人碰上了,就一定会有感觉,她说:

“离得久了,感觉不是一触即发的,好比失忆的人,需要多带他去旧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把感觉慢慢找回来。”

我说:“那我们多出去走走,兴许哪些地方是我们上辈子一起呆过的,能让你在失忆里醒过来。”

文慧说:“行,不用走远了,就去附近走走吧。”

过亚龙湾热带森林的索桥时,文慧的身子随着桥身和太阳的光一起摇晃,到了桥的那头,挣得满头大汗,我递纸给她擦汗,她一边接过去一边喘气说:

“累得满头大汗,还要收20块钱一张的费用!”

我笑说:

“那谁叫《非诚勿扰2》里葛大爷从这里走过呢。”

文慧不平地说:

“我还走过呢,怎么就不值钱,哼哼,人比人,比死人。”

我说:

“谁说你走过不值钱,你从这里走过后,对我来说,从此……”

“从此值多少钱?”文慧凑过身来,笑着看我。

“至少翻一番的价,40。”

“哈,我在你心里,也就值40块钱。”

“你是无价的。”我认真地说。

文慧听了,有几分得意,抿嘴笑着:

“油嘴滑舌,你以为我会信你。”

文慧在捡了路边的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天蓝得像个大相框,把海和云给框了进去,亚龙湾的山是顶绿的,郁郁葱葱,山下的海风吹上来,吹得满山树叶子索索索地响。

我在文慧坐的地方边上选了快石头一起坐下。

文慧说:

“我不回去了。”

我说:

“好!”

文慧歪着脑袋看着我,乌浓的眼睛里发着光:

“我的意思是,我不回去上大学了,我要彻底离开那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我说:

“好!”

她又说:

“反正你养着我!”

我说:

“求之不得!”

她把脸凑过来,差点贴在我的脸上,她轻声地讲话:

“那刘老板给我开多少钱一个月!”

她讲话时热气全吹在我脸上,痒痒的,我端正了身子,双手搭在她的两肩说:

“文慧同志,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我是养你,不是包养你!”

她啐了我一口道:

“有什么区别,都是我好吃懒做寄生在你身上活着。”

我说:

“区别大着呢,养你,我要的是你的思想,你的心,包养你,要的是你的身体。”

文慧哈哈笑起来:

“哼,看这样子,刘大老板颇有这两方面的经验。”

我紧涨着脸说:

“没有的事,”

文慧笑道:

“那从今天开始,你有了。”

我说:

“那文大小姐,何时真正把心给我呢。”

她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把心给我。”

我道: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有人在半夜在房里哭鼻子,当然也不是为我。”

她蹙着眉毛说:

“你偷听我。”

我说:

“我还用得着偷听,你哭得跟杀猪似的,我不以为是地震就不错了。”

她喃喃地说:

“原来我睡着了也不消停!”

她不说话了,脸暗沉下来,眼睛望向远方,睫毛一闪一闪地跳着。

我心怕她会突然哭起来,后悔刚才图的一时嘴快,把她本来认为的秘密不小心抖了出来,想说几句话弥补,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两个人便都静默着。

她说:

“你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要靠爱情吗,世界上那么多因为结婚而结婚的人,一辈子不也活下来了吗?”

我想了想,笑着说:

“这些我不懂,不过我知道,我现在比你幸福。”

她疑惑道:

“为什么?”

我说:

“因为我现在和我爱的人在一起,而你没有。”

她恨了一声道:

“那么我是伟大的,我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你。”

我说:

“是是是,你牺牲自己,救了我的命。”

她站起身来,开始往山里的路走,我跟上去,她又回过头来,正色道:

“我相信,有一天我也会爱上你的,你给我时间。”

我说:

“好,一年够吗,一年不够,十年,十年不够,一百年总够了。”

她摇头道:

“不用,一个月,一个月我就爱上你了。”

她的表情是严肃的,绝没有开玩笑的情分。

我们去南山拜观音,文慧手里持香,一脸地虔诚,嘴里念叨有词,我忍不住笑道:

“你这封建迷信思想浓厚,到底嘴里叨咕什么?”

她不回答我,大概等她拜完了,站起身来,用手拍我的身子:

“拜菩萨的时候不要乱说话,不然菩萨要怪罪的。”

她的表情绝对是认真的,我向她赔罪,她说:

“你不要向我赔罪,要向菩萨赔罪。”

我朝着观音像作揖,她说要拜下去,我听她的,拜了三拜,她总算满意地露出笑容,我问她:

“那你能告诉我刚才你嘴里祈祷什么了不。”

她呸道:

“真是小孩子,说出来就不灵了呀。”

我哭笑不得:

“你居然信这些,说明你才是小孩子。”

去五指山冲浪的时候,文慧不小心把手里的桨弄掉了,冲下急流,进了一个碧绿的深水潭,文慧说:

“你游进去取回来吧。”

我只好穿着衣服游过去,取回了桨,放到气垫船上,文慧笑着说:

“你在水里游的样子真难看。”

我气愤愤道:

“我被你害得浑身湿透了,你不关心我的身体,还对我游泳的样子品头论足,真是没良心。”

文慧半红了脸,嘴里依旧咕哝:

“难看还不让人说。”

我说:

“你倒是漂亮,你怎么不跳下去。”

她把眉毛一凝,真得咕咚一声跳了下去。

我一着慌,忙也跟着跳下去。

两个人在水里不停地扑腾,结果脚一着地,才知道那水深不过到腰深,惹得路过的船只笑个不住。

我扶着文慧往岸边一步一步走,文慧气愤愤地说:

“你不是要我跳吗,你巴不得我死了才好,又干嘛假惺惺地下来救我!”

我只好认错不迭,又笑着说:

“即使我对你不好,你也用不着寻死觅活吧。”

到了岸边,文慧才坐下来,指着水里叫道:

“船,船……刘治,你快去追。”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我们的气垫船正顺着水流往下飘,眼见要进入一道急流区域了。

我说:

“来不及了,追也没有用。”

文慧蹙眉道:

“那怎么办,”又往身后看去,后面是山,她笑起来说,“我们从山里跑出去,那样就不用赔他们的船了。”

我说:

“我们不从山里跑,也不用赔他们的船,船到了终点,他们自己会捞起来,丢不了。”

文慧听了,撅起嘴巴来:

“那我就要从山里跑,”说着站起身就往山里走,“你最好别跟来。”

我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