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三十一章 写在深夜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198 2017-05-20 08:04:54

  下午的时候,我便坐上了飞往三亚的飞机,飞机在半途中遇上了强烈气流,上下颠簸地厉害,有一次竟然直坠了有一秒钟,这一秒钟整个机舱里是不约而同的整齐的一声脆亮的尖叫。

这一秒钟我被吓住了,一身的冷汗,一动不敢动。

飞机已经平稳了,我终于大口喘着气。

我那时候想,只要活着就是好的。

因为只有活着才可以把今天踩在脚下,才会有明天。

“蹦”地一声响,飞机轮胎接触地面,平稳地在凤凰机场降落。

从机舱里出来,我深吸了一口大海南的新鲜的空气,见到湛蓝的天上浮着朵朵白云,有种从未有过的热爱。

我开了手机,有一条短信,是文慧发来的,她问我:

“还在上海吗?”

是两小时前发的,那时候我在机上。

我于是回说,我已经在三亚了,刚刚平安抵达。

过了几分钟,她回了一条,她说:

“没事了吧?”

我回答说:

“能有什么事。”

她又说:

“还以为你还在上海,应该请你吃个饭的。”

我笑了笑,简单回了两个字:

“谢谢。”

我突然觉得这两个字,是长久以来,我对文慧说话最轻松最爽朗最痛快人生的两个字。

文慧没有回话。

大概两年前的故事的尾巴一直拖到现在,总算可以结束了吧。

十年不遇的台风“HY”从三亚擦过,最后在文昌登陆,中心风力达到十六级。

在三亚有一种传言,说是108米高的“南山海上观音”于2005年塑成后,三亚再没有大的台风正面登陆,人们愿意将这“功劳”归于观音显灵,大概菩萨手轻轻一挥,袭过来台风也就绕道而行了。

然而即使没有正面登陆,“HY”对三亚带来的损害也不可小觑,如同一只老鹰俯冲下来,避开了鹰爪的正面袭击,却被它的翅膀重重拍了一下,同样拍出了内伤。

这一天我早早地将客厅和卧室的门窗锁死了,又到文慧先前住的房子检查,窗子却是久不开了的,倒让里面空气不流动,有几分窒闷,然而这窒闷的空气却似乎把文慧的气息凝固住了,我从里面嗅出了文慧的味道。

床上的被子和床单是文慧两年前用过的,我见了,突然心里有些痒痒的,躺了上去,颇有点感觉。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窗子外面已经在下雨,那雨似乎很大,打的窗玻璃噼里啪啦作响,再过一会,风跟着来了,透过窗看出去,马路边上的树的黑影早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地乱舞乱摆,海里面海水在暗色里变成灰蒙蒙的可怕的墨绿色,海浪翻滚得有几米来高,张牙舞爪地要扑到岸边来,又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了腿,拉了回去,再次扑过来,又拉了回去。

台风我见得多了,并没有什么稀奇,也不觉得可怕。

一会老妈打电话来,问我门窗都锁好没,我一一回答,老妈似乎很放心,又说,没事就回家住,不要老一个人住在外头。

我说好的。

挂了电话,外面的风似乎更大了,吹得外面时不时传来“彭彭冬冬”东西摔碎的声音,那风又绕着楼房旋转,发出“呜呜嗷嗷”的声音,如同一条飞在夜空里的怪兽,要寻找缝隙串进房子来。

然而外面再热闹,再壮观,再惊悚,屋子里面是安静的,安静地让人觉得无聊。

我依旧躺在文慧躺过的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我真得如同下飞机时想的那样,彻底可以忘记文慧了吗?

我又拿鼻子嗅了嗅头下的枕头,那上面似乎还留有文慧的余香。

忘不掉的,而且没有人要求,故事结束了,就一定要把故事忘掉。

或许,忘掉最好的方法不是忘掉,而是记住,更加清晰地记住。

更清晰地记住,怎么样才能更清晰地记住呢?

时间越久,忘记得就越多,彻底忘记也就罢了,只怕只记住了一些零星的片段,为了把这些片段串联起来,又自己给自己编一下故事,以使整段记忆流畅自然,然而那样也就失真了。

所以脑子是靠不住的。

那么写下来呢?

于是我决定把它写下来,只有写下来才能更加清晰地记住。

趁着现在还记得清楚,白纸黑字,写到纸上,算是对过去的纪念,对文慧的纪念。

如果哪一天我把这一切淡然了,记不起这段记忆,再拿出来看,一定如同一杯浓茶,捻起茶杯,品上一口,嘴里说:

“豁,曾经还年轻过!”

于是我爬起来,打开电脑。

外面台风呼啸着,我在台灯下敲着字,一直敲到凌晨三点,外面的风雨似乎小了,我的文字也敲完了。

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些。

我想故事到此应该全部结束了。

即使还有,应该是在很多年以后。

那时候我已经头发花白了,摇着院落里的藤椅,暖风拂面,我小憩着,几个小孩正围着院里的花花草草追逐嬉戏,我的孙子就是里面最活泼的一个,那是我最小的孙子,我的大孙子已经上完大学了,已经像我当年一样,有了他喜欢的女孩子。

我的电话响了,我戴上老花眼镜,从裤兜里摸索半天,摸出手机,接听了,是我大儿子打来的,他说:

“爸,您先深吸一口气。”

我说:

“少兜圈子,有事就跟你老子说。”

他顿了一顿说:

“找到了。”

我差点从藤椅上摔下来。

我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不知道眼睛里还噙不噙得住泪水。

在被山层层围绕着的房子里,文慧回来了,佝偻着腰,拄着拐杖,脸上满布着皱纹,只看得见皱纹。

我终于哭了。

她的青春呢,她的美丽的脸蛋,她的柔美的声音呢?

她向我笑,她的脸上再也凝不出光彩,她叫我的名字:

“刘治。”

她还记得我,可是又能如何呢?

我的心里一痛,喉咙被噎住了,说不出任何话来。

早上的太阳是温和的,我们就坐在她家屋前的划满条条长痕的木凳子上,静默着,静默着,一直到太阳升到正空,又从西边落下。

一切都结束了。

到最后我也一直没有问她:

“你到底在后来的漫长的人生里,有没有回忆起过我。”

一直想问的,真正到了最后,却没有问,因为那时候突然明白,那些东西早已经在时间的河流的流淌的过程中,于某一个不知不觉的瞬间,沉积在了河底,隐藏了它原有的光泽和意义,而且再也不会回来。

一生就这样结束了。

然而明天的太阳依旧还要升起。

新的生命,新的青春,新的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