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三十三章 沉海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123 2017-05-20 08:08:34

  我随着林筱姗一同出海了。

海上的浪着实不小,刚没走多远,船只便开始一上一下的颠簸,再行得一会,风变大,浪便愈加高了,远看过去,只见远方天色暗沉地可怕,白色的浪排山倒海般地袭过来,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前面的船一高一沉,几乎只看得船舱上的五星红旗在海里一会出现一会消失。

这时候渔船还在前行,因为颠簸得确实不正常,我开始害怕了,这时候的大浪大概能有半米到一米之间来高,到了浪高的点,船基本上是陡直地爬过去,而且还没来得及平衡,又陡直地去迎接下一个浪。

海中心的风愈加地猛烈,在耳边呼啸而来,呼啸而去,有种鬼哭狼嚎的感觉,船舱上插着的红旗也“豁郎朗”直响!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原本以为这些渔民常年在海上活动,一定能对台风后的海上形式有个正确客观的分析,不至于贸然去救人,现在看来,他们也不过是逞一时的匹夫之勇,也或者,他们太久没有见到大的台风了。

再过一会,海浪里的水开始时不时往船里灌进来,我的身体已经全湿了,林筱姗嘴唇发白,身体抖抖擞擞的,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已经害怕得不行,已经死死拽住我的手,手心里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海水,反正湿透了。

我大喊道:

“林叔,绝对不能再前行了,太危险了,船只随时可能被浪拍翻。”

我看得出林叔也已经害怕得脸色苍白了:

“前面发号施令的船没说回去,我怎么好私自折回去。”但作为老渔民,他似乎还硬撑着,“没事的,这点浪算不了什么!”

然后我就听得别的船上也已经有人在大喊:

“浪太大,太危险了,大家不要前行了,往回走了。”

这声音大概喊出了所有人的心声,简直一呼百应,大家决定集体往回撤。

我大喘一口气,脸上露出安心的笑容。

然而,就在大家准备集体折回的时候,突然一个猛浪拍过来,我只觉得船只被拍了个180度大转弯,我一个趔趄,差点从船上摔出去,还好一把抓住了船沿,这过程中我也听的林筱姗一声尖叫,两只手早已经死死地抱在了我身上。

刚才这一个浪把所有船只的方向都打歪了,十余艘渔船这会乱了阵势,大家一片乱叫,船只朝前的,朝左朝右朝后的,瞬间四散开来。

海风突然急剧变大,像是昨晚的台风又折回来了,海浪随着海风一起翻腾,比先前更加势不可挡。

大家互相喊声音,然而浪的声音太大,自己的声音喊出去,顷刻间被浪淹了去,连自己也听不清晰,更不用希冀别人听得分明了。

这时候船头的方向完全由浪说了算,所有船只各行各的,局面既混乱又危险,各管各的,谁也顾不上别的船只了,不大一会,其它船只不知道驶往何处,全都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里,周边只听得见浪袭过来的咆哮声。

林家的船只似乎完全失去了平衡,开始大幅度的左飘右摆,如同小时候的荡秋千,然而这秋千稍有不慎,就会落得船翻人亡的后果,我已经感觉到了空前的危险。

林筱姗嘴唇发白,死死地搂住我,我本来害怕得心都要抖出来了,这时候见了林晓珊的样子,男人骨子里的英雄气概被激起来了,一只手抓着船沿,一边大声地安慰她:

“不用怕,有我在。”

“有我在”三个字我本来自己说得也没底,然而对林晓珊似乎出奇地管用,我看她脸上转出了欣慰的勇敢的笑容。

船头的林叔身子随着船身左右摇摆,正在竭力地把持方向盘。

我这时候眼睛一亮,看得暗沉的远方的天底下影影绰绰地孤立着一座小岛,距我们大概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因向林叔大喊:

“林叔,左前方几百米处有一座小岛,我们先过去避一避。”

林叔听了,果然把方向往那边把去,我不由地朝一旁的林筱姗喜道:

“到了岛上我们就安全了。”

林筱姗两眼放光,脸上是深信不疑的表情。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得“轰隆”的一声巨响,一个大浪在我们说话间冷不丁地拍过来,因为船正横着走,那浪整个拍在船身上,直接把船翻了过去。

我们三个人齐声尖叫,同时掉入海里,我和林叔手快,一把抓住了虽然被浪拍翻但仍然浮在水上的船只的一块边角,林筱姗直接被甩开了,海浪一冲,我回过神来,她已经在几米开外。

所喜的是,她虽然是女孩,但作为渔民家的孩子,水性虽然算不上精,但也是好的,这时候在海里扑腾开来,不至于即刻沉下去。

林叔见了此景,连忙游到她的身边,帮她拉开救生衣上的气囊,又冲我喊:

“快拉气囊。”

船只随着海浪急剧地晃动,如同一只用力甩尾的大鱼,我基本上快没有力气去拽住它了。

刚才突然中掉下水来,又惊又怕,一时竟然忘了自己身上还穿着救生衣,这救生衣是手拉式的,没有遇水即自动充气的救生衣方便,然而号称浮力好,按说明书上的意思,大概能浮起一头大象。

听了林叔的话,忙抽出一只手去拉救生衣上的气囊,我拉了一次,不料救生衣没有反应,心想大概用的力度不够,于是又拉了一次,结果还是没有反应,我心里着急起来,心里说:

“不会巧到,拿了个百中无一的劣质品吧。”

又拉了一次,救生衣依旧没反应,倒是一个大浪再次拍来,我一只手还拽住的船只来了个鲤鱼摆尾,一把将我甩开一丈开外。

我慌乱地在海里扑腾,那边的林叔和林筱姗慌忙朝我游来,然而这时候的浪似乎更急了,他们哪里游过来一米,就被浪推开两米,哪里过得来?

我虽然懂点水性,但这时候浪又急又大,心里又慌又乱,完成成了无头苍蝇,在水里乱扑乱腾,又是一个浪扑过来,直接盖在我的头上,我猝不及防,海水从我的口、鼻子放肆地灌到身体里去,我被呛得死去活来,整个人便开始往下沉,先前还似乎听得见海浪和林筱姗他们的呼叫声,后来意识越来越淡薄,声音也跟着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