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三十七章 嬉戏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009 2017-05-20 08:12:47

  海南人普遍习惯吃清淡的,老一代的吃清水煮活鱼,油盐酱醋通通可以省下来,大概是比较原生态的吃法,所以海南人比较长寿。

林筱姗是典型的海南人,尤其是在吃清淡这一方面,更加表现突出,一点辣不能沾,好比说吧,我们平常人吃的有一点辣味的菜,只是有一点辣味的那种,林筱姗吃了,要辣得张嘴吐舌,然后喝下去半瓶水解辣。

我是在三亚长大的外地人,我本来也是辣或不辣都能吃,然而奇怪的是,在床上躺了两年后,爱上了吃辣,无辣不欢,我曾经拿这事问林筱姗,问她是不是在我躺床上的期间,天天往我嘴里送臭豆腐、辣干子之流的东西,她偏着头不解,我说我何以现在有了湖南人的习俗。

所以我和林筱姗外出吃饭,各点各的菜,有点像在大食堂里就餐,虽然坐在一桌上,然而一人一个盘子,各吃各的。

林筱姗还是每天往我家里跑,帮我爸妈做家务,这一天的傍晚,我们在小区的林荫小道上散步,我走在前头,林筱姗跟在身后一边翻手机,一边追着,我笑着说:

“你不用每天都跑我爸妈那去,你去了,他们连佣人也都省下了,再说了,我妈妈的身体不是已经渐渐好了。”

林筱姗蹙着眉说:

“怎么,帮你家干活还有错了?我跟你说,你妈妈可高兴得紧呢。”

我笑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歪歪曲曲的肠子想了什么,你不过是要趁现在讨好我妈,为你将来的婆媳关系奠定好基础,林筱姗啊林筱姗,我妈妈常说你傻得天真可爱,我看你是大智若愚型的。”

林筱姗跑过来,挡在我的前头,伸手摸我的肚子,看着我说:

“刘治啊刘治,我看你这肚子里才不知道装了什么花花心肠呢,我替你这个不孝的儿子孝敬孝敬你父母反倒惹来你的是非,你凭什么就说我是要讨好你妈,凭什么就说我一定就是她的儿媳妇?你这样的坏,我可要好好思考思考。”

我笑着推开她的手说:

“你也别装了,我看你是非我不嫁的了。”

她依旧走在我的前头,一边看着我,一边倒着边走边说:

“好,就算我这辈子瞎了眼,喜欢上你这个没良心的,非你不嫁,那你呢?”

我睁大眼睛望着她:

“我什么?”

她急得跺脚道:

“你是不是非我不娶啊?”

我笑道:

“不好说,待我慎重地考虑考虑。”

她听了,似乎有些失望,脸暗沉下来,嘴里咕哝道:

“我就知道,我再怎么努力,你还是忘不了她。”

我听了,一心的疑惑,偏着头看她:

“我忘不了谁?”

她嗔道:

“哼,还用我说吗”

我说:

“我真不知道。”

林筱姗撅着嘴巴,昂着头说:

“哟哟哟,还跟我装上了,当年可是谁在上班的时候,在纸上一遍一遍写着‘文慧’两个字,写得密密麻麻的,还被我们最敬爱的主任发现了,气得他老人家差点要把你的杰作贴到橱窗里示众。”

我“刷”的脸色全变了,一动不动地看着林筱姗,身子一阵阵地发抖。

林筱姗看到了我的变化,忙跑过来,一连迭地轻柔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和你开玩笑的,你不要生气。”

我见她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揽住她的腰,我说:

“我倒没有生气,只是我真不记得有这档子事了,更何况,文慧不过是我小说里的一个角色,我不至于如此用情吧。”

这一次该轮到林筱姗用惊疑的神色看着我了,看了半天,“扑哧”一声笑出来:

“好,过去的就过去了,小说也好,现实也好,既然成为过去,就烟消云散了,我们向前面看,向明天看,刘治,”林筱姗挣脱我的怀抱,向前面跑去,“刘治,一直是我在追你,今天你来追我,来啊,来啊。”

她欢畅地在前面跑着,像一只兔子。

我们难得变一回小孩子,也不管旁人的眼观,就在小区的道上追逐。

林筱姗跑得气喘吁吁,终于停下来,蹲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拿手挡住我说:

“不跑了,不跑了,跑不动了。”

我也停下来,在她一边的地上坐下来,喘着气,看着林筱姗,林筱姗正大口喘气,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衣已经汗透了,胸脯上的两只鸽子随着她的喘气一起一伏,轮廓格外分明。

林筱姗也发现了我正瞪着她的胸脯,红了脸,拿手去挡住,嘴里啐道:

“流氓!”

我笑道:

“看不出来你人瘦得就剩骨架,该有的地方也还有。”

林筱姗脸更加红了,转过身去,我伸出手去,林筱姗“哎唷”一声,已经被我揽在怀里,林筱姗嗔道:

“热不热,热不热?”

我说:

“不热。”愈发揽得紧了。

边上有一对过路的老大爷老太太,见了我们,老太太嘴里咕哝着什么(大概在感叹世风日下)拉着老大爷急匆匆走过去了,没走出几步,那老大爷忍不住又回头看过来,一脸的坏笑,又朝我竖起大拇指,林筱姗羞得难堪,一边挣扎一边说:

“你耍流氓,这是耍流氓的地方吗?”

我依旧不放开她,笑着说:

“那哪里是耍流氓的地方?”

林筱姗告饶道:

“刘治,你行行好,你先放开我,一堆人看着呢。”

我“哈哈”地笑着,放开了她,她急忙挪到与我一米开外,我说:

“你以为到了那我就逮不到你吗?”

说着作势要起身逮她,她便也作势起身要跑,我说:

“好了,好了,不追你了,你告诉我,哪里是耍流氓的地方。”

林筱姗垂着头,脸在傍晚的气色里格外地像晚霞,她不说话。

我又追问了一句,她低声地说:

“我哪里知道。”

我站起来,林筱姗倒也不跑了,我在她身边蹲下来,附在她耳边轻声说:

“我告诉你,去我的房子里吧。”

她头更低了,快要钻到裤兜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