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四十九章 突然的抑郁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034 2017-05-22 17:39:40

  我的肚子又胖了一圈了,林筱姗摸着我的日渐滚圆的肚子笑着说:

“老公,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么?”

我白了她一眼:

“除了你,我还能接触到别的人么?”

林筱姗道:

“怎么没有,不是还有你的蓝婆婆么?”

我“豁”地站起来,变色道:

“怎么,你偷看我的聊天记录?”

林筱姗睁大眼睛说:

“什么叫偷看,我是你老婆呢。”

我冷笑道:

“老婆就能偷看我的隐私么?”

林筱姗道:

“你和别人聊天那叫隐私么?”

我道:

“我连和别人聊天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况且你既然看了,就应该知道,对方是一个老婆婆。”

林筱姗道:

“是是是,我知道,可是,老公,”她又拉着我的手坐下,“老公,你要是在家实在闲得慌,完全可以去外面走走,多交几个朋友,或者找份工作,你要是实在都不愿意,那些话你也可以和我说啊,为什么你和一个老婆婆有那么多话说,偏偏不愿意说给我。”

我铁青着脸说:

“这么说来,那些聊天记录你逐条逐条全看了,林筱姗啊林筱姗,我可真不知道,你还有偷窥的爱好。”

林筱姗急道:

“这算得什么偷窥,我只是关心你。”

我哼哼两声冷笑道:

“关心我,我看你是怕我出轨吧。”

“你,”林筱姗顿了一顿,接着说,“就算是,那也是我在乎你?”

我道:

“在乎我就要扼杀我所有的个人空间?”

林筱姗道:

“你问心无愧,怕什么?”

我道:

“那我要是问心有愧呢?”

林筱姗“刷”地变了脸,过了一会,低低地说:

“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心里自认为刚才的话说得不应该,然而这会心里有气,也不愿意服输,嘴里说:

“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

林筱姗叹了一口气说:

“老公,你是不是很后悔和我结婚,自从结婚后,你就把自己闷在这间屋里,大门也不愿意出去一步,也很少看到你脸上的笑容,这样下去,我真得很担心你。”

我说:

“你担心我什么?”

林筱姗咬着牙说:

“担心你抑郁!”

我笑道:

“那你放心,我刘治什么病都可能得,偏偏不会得抑郁病,你放一百个心好了。”

林筱姗道:

“那就好!”

两个人开始不说话,林筱姗低着头若有所思,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想起林筱姗刚才的话来,才发现自己确实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甚至父母打电话来叫我回家吃个饭,我也用各种理由推脱掉了。

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走到洗手间,仔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肤色黯淡,眼睛轻飘飘像风里飘摇的气球,眼白里爬满了红色的血丝,鼻子下面一根一根的胡子像一根根地刺,这是颓唐的粗线条的一张脸,与记忆里的清瘦的干净的那张脸截然不同。

这似乎不再是我。

为什么呢,我问我自己。

是因为我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么?

婚姻,爱情!

还是因为我想要的东西都得不到?

同样是婚姻,爱情!

我到底是哪里不如意。

外面的林筱姗还呆呆地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我大概因为她而惆怅,她也因为我惆怅而惆怅,她是一个悲情的人,我动了恻隐之心。

我慢慢地地走出去,到了她的身边,她依旧没有抬头,我在她身边坐下来,过了半天,伸出一只手,将她揽到怀里,额头磕在她的头顶,过了一会,听得她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我的脑子里开始反反复复重复刚才的问题:

我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么?

还是我想要的东西都得不到?

我越想越混乱,越想越得不出答案,脑子却像发酵的馒头,越来越膨胀开来,越来越承受不开来,大有要爆炸开来的趋势。

然而就在膨胀似乎到了极限的那一刻,一切突然平静下来,如同烧得发红的铁,突然遇了冷水,瞬间冷却下来,变成乌青的洁净的一块生铁。

我的脑子也是,突然空白下来,什么也想不起来,什么也不愿意想。

接下来的日子,我真得就抑郁了,觉得活着没有意义,昨天和今天做同样的事情,明天也还是一样的,无论外面过了多少时日,我的房间里只像是过了一天——永远过不完的一天,过完这一天,这一生也就结束了。

我有了极其可怕的念头,自杀!

我在网上研究自杀的方法,希冀从中找出一种漂亮的少痛苦的死法,后来得出的结论是吃安眠药死是漂亮的,在睡梦中安静地死去。

林筱姗在下发枕头现了我的安眠药,她吓哭了,她一边哭一边翻箱倒柜,又从书桌的柜子里,挂在衣柜的衣服口袋摸出了安眠药。

她问我为什么。

我笑着看着她,不说话。

林筱姗不敢去上班了,在家陪着我,寸步不离地监护着我,给我讲各种笑话,希图逗我一乐,然而我会笑,并不会乐。

我把我的近况说给了网上的蓝婆婆,婆婆也吓了一大跳,她说:

“你的处境真得很危险。”

我说:

“我知道,有时候我自己也害怕。”

她说:

“你该出去走走,去看看广阔的天空,呼吸新鲜的空气,不能自己把自己囚禁起来了。”

我说:

“我也知道,可是我没有地方可去。”

过了一天,她说:

“要不你来找我吧,我带你逛逛重庆。”

我说:

“我还从没和一个婆婆一起逛过,不知道是什么画面。”

她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又说:

“要不你试试吧。”

我和林筱姗说,我要出去走走。

她问我去哪,去多久,要不要她陪着一起。

我说去重庆,去多久不知道,不需要人陪着。

她一听到“重庆”两个字,脸上一变,说:

“你要去见网上的那个婆婆?”

我说:

“是的。”

她疑惑道:

“一个老人有什么好见的。”

我说: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就是想见她。”

我的态度很坚决,林筱姗知道无可阻挡,况且我能同意出去走走,于她来说,本身已经是一件很松心的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