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第五十章 重庆

写在没有雪的冬天 雪霞教主 2006 2017-05-26 20:11:11

  林筱姗帮我订了机票,一边帮我收拾行李,一边小声地啜泣着:

“是我不好,明知道你不爱我,还坚持和你结婚。”

我说:

“没有的事,是我要和你结婚的,你不要哭哭啼啼的,弄得生离死别一般。”

她擦了擦眼泪说:

“好,我不哭,你在外面,自己要照顾自己,尽量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我说:

“我会的。”

晚上的时候,林筱姗蜷缩着身子,紧紧地抱着我,身子一阵一阵地发抖,脸上的眼泪在我的睡衣上弄湿了一大块,我一只手揽着她,另一只手点着一只烟,烟头上的一星暗红的火光在黑夜里上下划动。

我吐了一口烟雾,在黑夜里看不到,然而你能感觉它就弥漫在你的眼前,遮得满眼都是,我说:

“你哭什么,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林筱姗依旧不说话,依旧颤抖着身体。

我抽完了烟,将烟蒂往远处一扔,火光在黑夜里画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随之消失,整个房间全黑了。

我将林筱姗的脸掰过来,用力地吻在她的唇上,又向上摸索,吻到了她的脸颊,她的眼睛,我的嘴里满是咸味,我知道那是眼泪的味道。

林筱姗配合着我,像一条鱼,在水里游动。

在机场的候机厅里,我和林筱姗拥抱,然后转身进了安检,等过了安检,林筱姗还站在原地,一双眼睛里泪光闪动,我挥手示意她回去,她依旧站着不动,我只好转身迅速往里走,等我再回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站的地方了,但我知道,她还站着原地,那眼里的泪早已经下来了。

重庆下着蒙蒙细雨,我打了出租车,到了事先定好的酒店,给林筱姗发短信说,我到了。

她问我蓝婆婆来接我没。

我说我还没告诉她我来的事。

我没有提起告诉蓝婆婆我来的事,因为我也不想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来接我,毕竟网络和现实是有区别的,在网上大家互相见不着面,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尽可以畅所欲言,然而在现实中,要我真面对一个婆婆,看着她满脸的慈霭,我只会说一些尊重或者阿谀奉承的话,更何况在机场这种离散聚合感情味极浓的地方,面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这个人还是个70岁的婆婆,我怕太尴尬。

到了晚上,雨似乎更大了一点,淅淅沥沥的,在路灯下如同一根一根的丝线。

我漫步在街上,雨天的空气是好的,清风携带过来的东西里有泥土的味道。

不一会儿拐进了一个小巷子,虽然下着雨,然而这里依旧热闹,熙熙攘攘的人,密密麻麻的雨伞,各式各样的日用品和小吃。

我在一家烧烤摊前停了下来,摊边上撑着两把大太阳伞,这时候用来遮雨,下面有两张长桌子,我在一张桌子前坐下来,点了一些烤串,一会烤串上来,又要了几瓶啤酒,一个人自娱自乐边吃边喝起来。

一会林筱姗打电话来,问我,重庆是不是在下雨。

我说是的。

她顿了一顿说:

“你在外面?电话里的声音好吵。”

我说:

“是的,我一个人在看着来来往往的陌生的人从我身边走过,从我身边离开,我吃着吃烤串,喝啤酒,很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林筱姗没有回话,过了一会,挂了电话,发来一条短信说:

“注意安全,别喝多了,身体重要。”

我说好。

过了一会,我又上了QQ,蓝婆婆的头像是灰的,我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并附言说:

“婆婆,您看,我在重庆。”

等了几分钟,见她没有回话——我也知道她不会这么快回话的,她一般要两三天才上一次QQ,就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自己想想,觉得真是可笑,居然千里迢迢地跑到重庆来见一个70岁的老太太,我这是疯了么?

是疯了,然而疯了如果能治抑郁,那还是疯了比较好一点。

我正想着,突然QQ信息响了,我一惊,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蓝婆婆回的:

“你真得来重庆了,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喝得已经有点晕沉沉的了,说话不再发扬尊老爱幼的风格:

“我真来了,婆婆,我想你了才来的。”

发出去,心里自嘲这可是公然调戏了一个70岁的老太太,是大逆不道的,以为她一定要倚老卖老,对我的轻浮做一番教育,然而她说:

“你在哪,我来找你!”

她这一说,我倒怕了,忙说:

“太晚了,您出来不方便,明天吧。”

不料她说:

“不,就现在,你给我共享位置,快点。”

她的口吻是命令式的,我甚至忘了该如何拒绝,果真共享了位置给她。

我怔住了!

她真得要来么?

她来了怎么办?

会不会是有人搀扶着来的,会不会坐着轮椅?

这么多的人来来往往,本来我一个人独自坐在这里孤单喝酒,他们都已经用奇特的不解的目光打量我,一会对面再坐个老太太,万一她兴致盎然,还要陪我一起喝两杯,他们的目光又该如何?

我想到这里,浑身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心里祈祷这老太太不过是回报我刚才调戏她的那一句话,骗我玩,可别真来了。

我就这样想着,串也不吃了,酒也不敢喝了。

一直到不知道过了多久,对面突然坐了一个小女生下来。

我“豁”地站起来,屁股下的凳子被我的腿一碰,“哐啷”一声摔翻在地,我不由地叫出声来:

“是你,你怎么在这?”

女孩冲着我笑,她的笑是甜美的,如同盛开在春天里的花朵里,是最美的,没有人能抗拒这样的美。

她说:

“那你怎么在这?”

我说:

“我在等一个人。”

她一边笑,一边到我的身后,扶起被我不小心摔翻的凳子,又坐回到对面,她说:

“你坐着。”

我听她的话坐了下去,我忍不住打量着她,她太美了,美的头发,美的皮肤,美的脸蛋,她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