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鹿晗:小鹿的柠檬盛夏

Vol 05 你...是谁?

鹿晗:小鹿的柠檬盛夏 鹿花盆 2658 2017-04-26 10:02:03

  清晨七点,泛白的光线斜斜地照进房间里,天边呈现出夸张的鱼肚白。窗外花园里的一切似乎都在苏醒,但又好像一切都在沉睡。

今天是个阴天,乌云把天空遮住,留下阴郁的银白色光线。

拉开窗帘,念稚尔看到了停在窗台上的一只鸟。似乎是她惊扰了它,它扑腾着翅膀飞走。

最近一段时间,她正慢慢从失恋的阴霾中走出来。她开始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开始自己照顾自己;她不再奢望吴世勋回来找她,她想清楚了,她自己也能过得很好。

念稚尔最近正在找房子,她不想总是麻烦井霓杉。再者,即使她和井霓杉关系再好,他也是她的上司,若是被公司的人传了八卦,那可不好。

念稚尔是个作家,在B&P娱乐公司旗下的杂志社工作,没错,就是吴世勋的经纪公司。她的工作就是写写文章,偶尔会替公司的艺人写写公关稿;以前吴世勋带她去旅行的时候,她还会写个旅行游记。

不过,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念稚尔已经一周没去工作了,虽然她很享受休假的悠闲时光,但她怪不好意思的。她洗漱完毕,简单地打扮了一下,便出门了。

念稚尔慵懒地坐在计程车上,距公司还有一段距离,天空竟下起了濛濛细雨。没几秒的时候,雨声渐大,雨点淅淅沥沥地落在车窗上,有点儿冷。下了车后,念稚尔抬起手勉强遮了遮头发,然后迈开小碎步匆匆往公司跑去。雨越下越大,她单薄的衬衫被淋湿了一片。

没跑几步,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迅速向念稚尔靠近,她突然觉得好像淋不到雨了,于是下意识抬起头来,只见一把黑色的伞撑在自己头顶,为自己挡住了肆意侵袭的雨。她眼前站着的是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俊朗男子,他容貌如画,嘴唇优美如樱花,皮肤细致如美瓷,漂亮得不似真人。念稚尔对上他的目光,那双墨色琉璃美目里盛满了淡雅如雾的星光,看呆了她。

他真好看,和吴世勋一样好看。

这精致的男子似有些眼熟,他们...或许见过?可念稚尔记不起来了。

一阵冷风袭来,凉意入侵,浑身湿透的念稚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男子皱了皱清秀的眉,没有犹豫,脱下黑色大衣轻轻披在念稚尔身上,这个举动把念稚尔弄得有些愣神,男子轻笑着为她紧了紧外套,没有说话。

“...谢谢。”

回过神来的念稚尔连忙礼貌地道了谢,毕竟,遇到一位愿意为她撑伞披衣的绅士,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男子不经意把笑容留下,似乎还微微红了脸。他就这样一直为念稚尔撑着伞,把她送进了公司里。踏入公司大厅,念稚尔抖抖发梢的雨水,再次向男子道了谢,好奇问道:“先生,你也是这个公司的吗?”

男子低下头对上念稚尔的目光,一时间,她如触电般,那双眸子太过吸引人,仿佛要把念稚尔的灵魂也吸进去一般。男子温柔一笑,摇摇头,却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而后又点点头,道:“算是吧。”

念稚尔愣神地点了点头。

“那...怎么称呼你?”当念稚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自己也惊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出这句话,就仿佛是鬼使神差般,不由自主便问了出来。

“你总会知道的。”

他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留下一句让念稚尔一头雾水的话,便转身扬长而去。

念稚尔愣在原地,呆呆地望着远去的身影。她突然想到,她身上还披着他的大衣,她还没还给他呢啊喂!这时,男子已然走远,念稚尔只好作罢,只能下次见面时再还给他了。

回过神来,她继续往公司里走去,其实她心里隐隐有些紧张。她和吴世勋同属B&P,也算是同事,如今两人离了婚,要是在公司里碰见的话,那还真有点儿尴尬。实际上,念稚尔还不知道如何面对吴世勋。

踏进办公室的时候,原本很安静的气氛,被念稚尔的突然出现给打破了。有些同事注意到念稚尔,便开始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不知是在谈论什么。向念稚尔投来的目光中,有怜惜、有嘲讽、有好奇、有不屑。

念稚尔还是明白人情冷暖的,以前她是吴太太的时候,人们都因她是明星的妻子而对她客气恭敬又谄媚,而如今她不再是吴世勋的妻子了,不知道别人会如何看待她呢。或许有的人是真的对她好,而有的人现在却是等着看热闹。

不过,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她堂堂正正,并未对不起任何人。

念稚尔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整理好包,放在桌面上,然后打开了电脑,准备继续完成一周都没碰的稿子。刚开电脑没多久,桌面右下角就自动弹出了一个新闻窗口,头条新闻赫然显示着吴世勋的脸。念稚尔诧异地定睛一看,只见粗黑的标题嚣张地写着“吴世勋再觅新欢,与林苋高调约会”。

念稚尔只觉得脑子里“轰隆”一声,似晴天霹雳。这个林苋便是那日她与梁久在咖啡厅遇见的女子,吴世勋果然另寻新欢了。她心底涌起一丝苦涩,她爱了九年的男人,在离婚之后竟如此迅速就有了新欢,他究竟是有多么厌烦她?

“诶,明星夫人可不好做啊,以为自己高枕无忧,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从天堂落到地狱了。”

“娱乐圈水深,这样的明星多得是呢。”

“风水轮流转嘛...”

在念稚尔耳边隐隐约约响起了同事们八卦的声音,听得她心底直打颤。

这时,办公室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念稚尔本不打算理会,关闭新闻后便自顾自地开始写稿子。没几分钟,声音越来越嘈杂,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只见一群举着摄像机和麦克风的记者们如疯了般涌进来,念稚尔被弄得一愣一愣地,还没反应过来便他们迅速包围。

“念小姐,你方便透露一下离婚原因吗?是因为吴世勋出轨吗?”

“你深夜投靠的男子跟你是什么关系?你和吴世勋是否互相出轨?”

“请问你如何看待林苋和吴世勋的绯闻?”

......

记者们争先恐后地发出聒噪的询问声,不顾念稚尔的抵触,不断地用吵闹的声音和咄咄逼人的问题逼迫她。摄像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刺得念稚尔睁不开眼,甚至快流出泪来。与吴世勋结婚这两年,她一直被保护得很好,何时受过这等委屈,此刻的念稚尔仿佛一直受惊的小鹿。

她极力用手推搡着周围的人们,无奈地抬起手挡着自己的脸。她身上还披着那名年轻男子的黑色大衣,而身上湿透的衬衫紧紧贴着她的皮肤,让她彻头彻尾的冷。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只能任凭他们拍照,同事们都在一旁看热闹,没人出头为她挡一挡。

没人知道她现在有多无助。

“都给我让开!”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威严的语气让记者们不自觉地停止了喧哗,纷纷回头看去。只见在人群之外,站着一名身着白色衬衫的高挑清瘦的男子,他冷着脸,目光阴沉而冰冷地扫过这群记者。

“我再说一次,让开。”

他的目光太过锋利,仿佛要撕碎他们,让记者们不由得噤声,默默地让了一条道给他。念稚尔抬眸便对上了他的视线,此刻的他对于念稚尔而言,仿佛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他美好而闪亮,强大的气场和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念稚尔充满了安全感。

他走上前,来到无助而呆滞的念稚尔身边,不顾忌旁人的目光,毫不犹豫地握住她的手腕,冷然地带着她匆匆离开。

看呆了的记者们回过神来,举起相机对着两人离去的身影不停地拍摄。仿佛,又有了大新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