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鹿晗:小鹿的柠檬盛夏

Vol 09 狭路相逢

鹿晗:小鹿的柠檬盛夏 鹿花盆 2825 2017-04-27 16:58:46

  春天的末梢,北京有些冷。

墨色的夜空里少有星星,常常是一大片纯粹的黑暗。念稚尔站在阳台上,慵懒地倚着栏杆,凉风肆意地掠过,灌进衣领里。

井霓杉缓缓走到念稚尔身旁,手里拿着两罐可乐,伸手递给她一罐,调侃道:“我们小念同学,这段时间你可是狠狠地火了一把呢。”

念稚尔斜了他一眼,打开易拉罐,猛地灌下一大口可乐。她知道井霓杉在说什么,这段时间她和吴世勋的新闻确实是多到爆,没想到大众这么喜欢围观明星的家事。念稚尔头一次感觉到,明星真的是个毫无隐私的职业。

“我一点儿都不想火。”念稚尔咕嘟咕嘟喝着可乐,然后伏在栏杆上,任由风吹乱她的头发。

明星的任何事情,哪怕是很小的事,都会被无限放大后展示在大众面前,供他们欣赏,供他们谈论。就像是赤/裸的傀儡,任人宰割。可褪去了这一层光环,明星也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人生,也有不愿与人分享的喜怒哀乐。可是,他们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快说说看,你和新总裁是怎么回事?”井霓杉蹭了蹭念稚尔的胳膊,一脸八卦地望着她。

提到新总裁,念稚尔便想起了她一直都想问的问题,她望向井霓杉,疑惑道:“霓杉,咱们公司怎么莫名其妙就换总裁了呢?以前的林总裁呢?这新总裁什么来头?”

“你知道的,B&P隶属鹿氏企业,以前是归林总裁管。这林总裁啊,是董事长的夫人。董事长有两个儿子,但他们都随着董事长专攻商业,所以娱乐业就由林总裁来管。但前段时间林总裁身体欠佳,于是派出了小儿子继任总裁。”井霓杉一副百科全书的样子,一五一十地向念稚尔解释了一番。半晌,他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拍了念稚尔的脑袋一巴掌,嚷嚷道:“你别转移话题!快说实话!”

念稚尔耸耸肩,满脸无奈:“我也很纳闷啊,我和鹿总裁只有过一面之缘!”

鬼知道鹿晗为什么要帮助她呢。或许...因为他太善良了?

井霓杉不怀好意地笑笑,“稚尔,把握住机会,指不定你俩能来上一段呢!”

念稚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可别,我还指望着和吴世勋和好呢。”

“哎哟喂,痴情的女人啊。”井霓杉浮夸地嘲讽念稚尔,随即又露出一脸狡黠的笑容:“想和吴世勋和好还不简单嘛?脱衣服,勾引他!”

“卧槽??你丫个大流氓!!......”

翌日。

北京的清晨清爽而纯净,空气中隐约弥漫着露水和花的气息。丝丝絮絮的阳光穿透树叶的缝隙,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洒进宽敞明亮的空间里。

闲暇的周末时光,可不能浪费在被窝里。当然,更不能浪费在工作上。

念稚尔收拾好自己,愉快地出门了。今天梁久约了她一起去参加一个颁奖盛会,身为私生的梁久,怎么能错过这样一个众星云集的盛会呢,更何况,她的小男神李泰民也会出席。念稚尔也倒是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了,她确实没少陪梁久参加过这些活动;以前和吴世勋在一起的时候,她也经常在台下看吴世勋。

颁奖盛会在下午两点开始,在这之前,念稚尔和梁久两人先是美美地逛了街,又饱饱地吃了饭,一点的时候便到了活动现场候着。

“还有一小时才开始呢,咱们再去逛逛吧。”念稚尔挽着梁久的胳膊,撒娇般晃了晃。若是在这里干等一个小时,那就实在是太无聊了。

梁久安慰似的摸摸她的头发,道:“我搞到了工作证,一会儿带你去后台瞅瞅,我今天一定要好好调戏李泰民一番。工作证在手,走遍后台无敌手!”

念稚尔“噗嗤”一声乐了,敢情这丫头是为了接近男神呀。其实,念稚尔也挺想去后台看看的,毕竟那里可有不少明星,说不定能和某个小鲜肉来一场浪漫的邂逅呢。

拥有工作证的梁久果然带着念稚尔顺利地进了后台。两人在宽如迷宫的后台兜兜转转了好半天,才终于找到了李泰民的休息室。

望着门上贴着的“李泰民”三个字,梁久兴奋不已,她马上就能调戏到她的小男神了。

于是梁久拽着念稚尔的手就要拉着她一起冲进去,但念稚尔非常嫌弃她,摆摆手,道:“你进去好好调戏他去,我还是在这儿等你吧,给你放风。”

梁久翻了个白眼:“放风?我又不是进去干坏事儿!”

念稚尔不客气地斜了她一眼:“那可不一定。”

梁久傲娇地冷哼一声,懒得和念稚尔计较。她靠近那扇门,小心翼翼地敲了敲,然后拧开门把走了进去。念稚尔望着梁久那鬼鬼祟祟的背影,好气又好笑,这副模样分明就是要干坏事的样子嘛。

念稚尔转了个身,慵懒地倚在墙壁上,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翻了翻。不一会儿,她听到前方不远处的拐角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一会儿你领完奖会有个采访,免不了会被问起你和小稚尔的事情,到时候你随便打哈哈就行,别多说话,也别对着镜头摆脸色,知道没?”

话音刚落,声音的主人就出现在了念稚尔的视线里,她愣了愣,那不是池白吗。

果然,池白刚从拐角走出来,吴世勋就跟在他身后出现了,一脸的不耐烦:“小白,你越来越啰嗦了。”

在看到吴世勋那张熟悉的脸庞的时候,念稚尔如触电般怔住了。他们许久没见面了,他似乎更英俊了些,却也更陌生了些。这时,吴世勋翩然抬头,正好迎上了念稚尔的目光。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住,复杂而难缠的情愫在两颗心间萦绕。

念稚尔的心脏猛然抽痛了一下,连呼吸都快要停滞。她率先回过神来,连忙转过身去拔腿逃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看到吴世勋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也许,她仍然无法释怀,仍然不知如何面对吴世勋。

而不远处的吴世勋在看到念稚尔转身跑走之后,不由得皱紧了好看的眉,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迈开修长的双腿,往念稚尔的方向追去。

没几步便追上了念稚尔,吴世勋大力拽住她的胳膊,迫使她转身望着她。再次对上吴世勋的视线,念稚尔一双楚楚美目里盛满了胆怯和无措,这种强烈的陌生感和距离感让吴世勋极为不悦。

“好久不...”

念稚尔未说完的话被吴世勋全数吞进了口中,他把她拥入怀中,热烈而疯狂地吻着她,把她的思绪扯得支离破碎。念稚尔目光呆滞,这突如其来地吻把她搞懵了,心脏剧烈跳动,脑海中一片空白,口腔里蔓延着浓郁的柠檬香味,让她颤抖不已。

一旁的池白表情精彩极了,有震惊,有佩服,有欣慰...他心想,吴世勋这家伙终于开窍了。不过...这尼玛是公共场合啊喂!公然虐狗真的好吗??

这个吻仿佛持续了一个世纪般,绵长而深刻。当吴世勋放开念稚尔的时候,她已是面色绯红、气喘吁吁。

“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吴世勋紧皱眉头,锋利的目光紧锁着念稚尔的眼睛,仿佛要把她盯出洞来,他的语气严肃而冷漠,不容置疑。

那个男人?鹿晗?所以,吴世勋是在问她和鹿晗的新闻?

念稚尔呼吸一滞,吴世勋是在...吃醋吗?

她心头泛起一阵阵酸涩,又夹杂着些许欣喜。片刻,念稚尔抬头望向吴世勋,解释道:“...我和他没有关系。”

在听完这句话后,吴世勋紧张的心倏然平静下来,心情...似乎也轻松了些。然后,他沉着脸冷着声,以命令的口吻,道:“不要和别人在一起。”

念稚尔愣了愣,心里有些苦涩。她移开目光,冷然一笑:“我可以不和别人在一起,可你,能够做到吗?”

吴世勋怔住,他没料到念稚尔会这样说。可确实,吴世勋也没想过自己会不会和别人在一起,他只是一味地想霸占念稚尔的心,不允许她的心里住进别人。

“如果你做不到,那请你记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念稚尔异常平静,她的语气冷淡得让吴世勋几乎失去了底气。

话毕,她转过身去,毅然决然地离去。而吴世勋则是愣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许久许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