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鹿晗:小鹿的柠檬盛夏

Vol 13 情敌出现

鹿晗:小鹿的柠檬盛夏 鹿花盆 2477 2017-05-13 14:55:35

  日光洒进窗户,给屋内的一切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

鹿晗独自坐在餐桌前,桌上丰盛的早餐已经冷了,一口都没动过。他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时而不解时而郁闷,脑子里不断浮现出他告白的话语,浮现出念稚尔那副认真的模样,以及她说出的拒绝的话——

“呃...鹿先生,首先,可能你还不知道,我结过婚,虽然离了,但我的那段感情持续了九年,在我心里占有很大的分量。其次,您是B&P的总裁,应当找一个感情状态更干净的人作为伴侣。然后,我们只不过有几面之缘,互不了解,您说喜欢我,未免也太草率了些。最后,希望您不要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那只是个醉酒的误会。告辞。”

鹿晗仍然记得她说话时的模样,怎么形容呢,有些慌乱,有些无措,有些认真。

他怎会不知道念稚尔结过婚呢?这十年来他一直在关注她,当他得知她已然成家,便决定默默关心她、帮助她、看着她成长,然而前段时间她却和吴世勋离婚了,她伤心欲绝的样子被鹿晗看在眼里,他心疼不已,于是决定站出来和她共同承担,并给予她陪伴。

念稚尔不记得十年前曾与鹿晗见过面,可鹿晗却记得。他对她的一切都一清二楚,又怎会不了解她呢?

但让出乎鹿晗意料的是,念稚尔很在意她和吴世勋的感情。但鹿晗始终相信,他一定能帮念稚尔走出来。

念稚尔把那个吻当作醉酒的误会,可鹿晗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念稚尔亲了他,就得对他负责。没错,鹿晗就是这么任性,就是这么不讲理。

鹿晗的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昨日一吻的余温,他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唇,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一个弯弯的弧度。

念稚尔从鹿晗家出来,漫无目的地步行在大街上。人潮川流不息,来往的行人三三两两走在一起,衬得她独自一人的落寞。

街边巨大的广告牌上贴着一张演唱会的巨型海报,念稚尔定睛一看,那不正是吴世勋吗。看待那张英俊的脸,念稚尔心里便泛起层层涟漪。原来是他快开演唱会了啊。

她突然想起了从前,吴世勋开演唱会的时候,她会偶尔乔装成一名并不起眼的粉丝,默默地坐在台下细细聆听,然后在演唱会结束的时候跑到后台去,悄悄从身后抱住吴世勋,给他一个惊喜。

而如今,她再也没有资格去听他的演唱会了。

念稚尔失落地苦笑一声,挪动脚步,继续往前走。大概是昨晚喝多了些,现在她脑袋仍然有些晕乎,眼皮沉得厉害,她非常想要好好睡上一觉。

耳畔仍然萦绕着鹿晗对她的告白,她觉得一切都恍惚得不真实。她不明白鹿晗究竟喜欢她哪一点,他是鹿氏企业的太子爷,身边根本不缺鲜花,多少漂亮姑娘想和他在一起,他根本没理由看上念稚尔。再者,他们不过只见了几次,连过多的交集都没有,鹿晗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喜欢她?

不过转念一想,也许鹿晗也只是图个新鲜罢了,大概在知道她结过婚之后就不会对她感兴趣了。

虽然,那几次和鹿晗相处的时候,是觉得他挺有魅力的,颜值很高,为人也很好,家境还很不错。如果她没有遇到吴世勋的话,也许,是会对这么迷人的鹿晗心动的吧。

然而,念稚尔身边先出现了吴世勋,还和她在一起九年,她实在是没法这么快就放下。甚至,她仍然对于和好这件事抱有一丝希望。

吴世勋就像一根倒刺,顽强地长在念稚尔心里,时而痛痒,时而不痛不痒。可她不想拔掉,也舍不得拔掉。

这时,手机倏地震动了一下,收到一条微信,念稚尔用余光看了一眼屏幕,而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字眼,她连忙把手机凑到眼前,仔仔细细地盯着看,屏幕上显示的确实是吴世勋的名字。

错愕了几秒,她颤抖着手指点开微信。

——[这周末有我的演唱会,你来参加吧。我正在拍戏,一会儿让池白给你送票过去。]

念稚尔呆望着手机,心中涌出莫名的酸涩,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还没想好要如何回复,吴世勋又发来一条内容。

——[念念,我希望你能来。]

念稚尔呼吸一滞,身子猛地一颤,感觉脑子里的血液都在沸腾倒流。简单的一句话,冷不防地击溃了她的防线。

吴世勋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轻而易举地掀起念稚尔心中的惊涛骇浪。

她目光暗了暗,心中五味杂陈。她不知道吴世勋到底是什么想法,明明他们已经分手了,他却总是来有意无意地招惹她。

但念稚尔只能怪自己不争气,她偏偏就吃吴世勋这一套。

这边,化妆间里,吴世勋慵懒地坐在一把白色椅子上,纤长有力的手指握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可等了好半天,仍然没有收到念稚尔的回复。

吴世勋心里涌出一股失落感。难道她不想回复他吗?但或许,她正在忙所以没有看到微信呢?

这时,一只白皙的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轻轻搭上了吴世勋的肩,一阵浓郁的香水味飘入他的鼻腔,他不悦地皱起了眉,然后微微侧身,躲开了林苋的手。

林苋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讪讪地收回了手,脸上恢复了盈盈笑意。她拉开吴世勋身边的椅子坐下,含笑的美目看了看吴世勋的手机,问道:“世勋,在给谁发微信呢?”

吴世勋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妻子。”

林苋不由得一愣,随即那红唇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她装作不经意地拨了拨头发,把一缕碎发撩到耳后,笑着说:“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嘛,怎么还和她有联系呢?世勋啊,这世上的好女人那么多,你又何必苦恋一枝花呢?”

吴世勋不悦地皱了皱眉,冷着脸没有搭理林苋。他很反感这个女人,但碍于她是自己这部戏的合作对象,他不方便发作。

林苋见他不理自己,便仍然不死心地想要接着说下去,可还没开口,化妆间的门就被人打开,池白便走了进来,林苋不动声色地眯起了眼。

见来人是池白,吴世勋便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说道:“小白,你现在送一张我演唱会第一排的票给念念,我拍戏去了。”

话毕,他迈开修长的双腿,大步走了出去。

“好嘞!”池白应了一声,回头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林苋,不善地笑笑:“林小姐,我们世勋的确非常受人欢迎,只可惜他已经名草有主。林小姐如此年轻貌美,实在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不该想的人身上。”

林苋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脸色倏地白了三分,但只持续了片刻,她便恢复了不屑的笑容,“池先生,瞧你说的,我不过是把世勋当作好朋友而已。”

池白冷眼看着她,目光中充满了讽刺,“所以林小姐是以好朋友的身份每天无数次往世勋的化妆间里跑?那你还真是个称职的‘朋友’。”

池白特意加重了朋友二字,留给林苋一个冷笑,便转身离去。

林苋愤愤地望着池白的背影,紧紧握住了拳头,长长的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