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第10章:她就这样消失了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致科恩Young 2055 2017-04-11 11:40:11

  有时候人的心对一些事物其实有天生的略知略懂,聪明如她,只是并不愿意去承认和相信。

“你是谁?”

安琪拉试图起身。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梦想吗?”

眼前男人忽而凑近,让人有莫名压迫感。

“梦想……”

安琪拉喃喃道,从未有人问过她如此奇怪的问题。

“我真怀疑我的使者抓错了人。”

男人摇摇头,眼中尽是藐视。

奢靡的殿堂,罗马柱高高耸立,不远处站立着类似于侍从的守护者。

安琪拉小心翼翼挪到床边缘,小皮鞋还是那双没有变,她竟然在这样的地方昏迷过,想着就有些后怕,而眼前的男人看着也不是什么善类。

“既然你不愿说你是说谁,我先走了。”

安琪拉头也不回的朝大殿出口奔去,她的直觉告诉她必须得走了。

而刚迈出步子,娇小的身躯就被一把拦腰提回,顺手摔在地上,就像对待一只猫一只狗,安琪拉瞬间怒火中烧。

“你特么是谁,敢怼我!!!”

“想离开是有条件的,但做好准备,我们相处的日子还很长,我可以给你一切想要的,但我要的,你得全力以赴。”

男人蹲在她面前,平静的说着。

“什么玩意儿?”

回答她的是陌生的背影,和空荡荡的殿堂。

安琪拉揉揉膝盖,慢悠悠站起来,这里是勇士之地,她是知道的,虽然降临的有些突然。

但不知道为何回到这里就突然昏迷,像是被人刻意偷袭,也不知现处于何地,但她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去维希古堡,蕾恩一定在等她回去。

还有,她要怎么才能向李白解释她的诡异消失,他现在是不是在找她?

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是漂洋过海。

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安琪拉混身焦灼,只希望赶快明了一切事情,她还要回峡谷呢。

李白……等我。

安琪拉将地上的魔法书捡起来。

西苑的夜晚,依旧是灯火通明。夜已深,少年一脸阴沉身出现在院内。

“找到她了吗?”

沉默,带着疲倦,带着落寞和挫败。

楼兰望着身前的少年,心疼却无能替他承担丝毫痛苦。

“安姑娘她…?”

“很晚了,去休息。”

少年越过她,长廊里孤单的身影。

楼兰鼻酸,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打湿了手中的宵夜。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何时有过此刻般模样。就算当年西域战乱,她和他同样失去亲人沦为孤儿,也不曾见他底眼那般浓烈的恐慌。

宫殿里,安琪拉偷偷摸摸,沿着殿壁一点点挪着步子,像极了很久以前在峡谷长廊迷路的样子,只是此刻心里多了一丝防备。

一路畅通,没有丝毫阻碍,安琪拉暗喜,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呵~”

阴沉的像鬼一样的声音,安琪拉回头,与此同时小身板被擒住,无法动弹,又是这个男人。

“呵~魔法,为我而存在。”

安琪拉扬起脑袋,声音甜美。

身前人的披风就这么……着火了。

男人不说话,表情有些扭曲的瞪着她,额头青筋暴起,他还从没见过身为一位魔法师,能有这么幼稚的…攻击。男人轻笑,一把扯下披风扔在地上,踩熄。

安琪拉有点尴尬。

“我劝你打消逃走的念头,你逃不了的。”

温柔的声音却似恶魔般,安琪拉扯起嘴角,一脸不屑。

“你以为你是谁,我认识你?!!!”

“若我是晕倒街头被你救回来,那感谢你大恩大德,如果不是,请让开!!!”

长长的睫毛上下抖动,眼中怒火在燃烧,本就已经够烦恼。

“凭你现在的本事,最多能把这宫殿给烧了。”

“那也够我走出这个鬼地方,滚开。”

“还想见到蕾恩吗。”

安琪拉明显一怔,只是简单一句话,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威胁。蕾恩,那个她曾以为是母亲,引领陪伴她成长,她跌倒她会抱起并安慰她不哭的女人。

“你把她怎么样了。”

“魔法家族的首领,我能把她怎么样?但我随便对你做点事,就可做让她疯狂,你说呢。”

“说你的目的。”

“效忠于我,归顺于我。”

安琪拉忽然有些一切皆明了,看来魔法球带她来面临的,不仅有家族的灾难,更有一场帝国与同盟间的战争。多少年了,斗来斗去,不累么?

但维希家族百年来效忠于圣骑士团,她是知道的,那么眼前人,是国王?

怒火中烧的眸子忽然黯淡下来,好像有无限迷惘久久无法回过神。

男人望着眼前沉默的她,若他需要的人只是个普通魔法师,而不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孩,是不是下手可以畅快很多?

“殿外戒备森严,别白费力气。”

传说真正拥有魔力的魔法师,神奇的能力可将白天变为黑夜,可以倾刻间调兵遣将,预测未来。

当安琪拉再次逃走未遂,无聊翻起魔法书时,她才知自己和王者峡谷的法师们是不同的。

突然很想念小乔、貂蝉……从前的她,总是抱着那本厚厚的魔法书,却从未认真翻阅过。

在安琪拉被送去王者峡谷时,蕾恩曾说,只有她能在书中找到法源的真谛。然而当时的她,哪有心思。她的心早就被一袭白衣扰乱,占据整个世界。

日子一天天过去,安琪拉始终没能走出宫殿,如男人口中的戒备森严,她几乎次次都被抓住。最初心中那点焦距不安渐渐被磨蚀,渐渐被平静所取代。如果她会运用魔法,一切是不是就简单许多?

“白哥哥,白哥哥……”

“呃……”

少年扶额,双眉紧蹙。

“再这样喝下去,会垮掉的。

女人一脸担忧,泪光闪烁的双眸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又楚楚动人。

“你回西域吧,楼兰。”

只是简单一句话,却让人的心瞬间死去一般。女人似乎忘记了哭泣,学着少年的模样,端起桌上的酒仰头喝下去,大口大口的。

“我不会走的。”

李白起身离开。

他不是不知楼兰对他的心意,只是一颗心装不了两个人,不是完整的东西只会带来更多伤害。

在他眼里,楼兰值得拥有更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