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第12章:孤独的囚禁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致科恩Young 2465 2017-04-11 11:40:11

  勇士之地,在亚瑟王的带领下似乎足以抵抗帝国,却也无法撼动,战争一如既往的僵持着。而圣骑士团同盟的维希家族,却在诺曼军队的摧残下,流离失所。

心狠手辣的诺曼王,为绝后患防止家族开启继承者的魔源,试图赶尽杀绝。

西方大陆的冬天也多雪,男人站在城墙上眺望远方。

“听说你抓来的魔法师,是个小女孩?”

温柔而清甜的声音,身旁女人身着蓝色长裙,精致的印花彰显着高贵与优雅,他是诺曼最爱的女人,也是帝国唯一的王妃,索尔娜。

“恩。”

“你会杀了她吗,像杀她族人那样。”

女人的声音无丝毫波澜,平静得像出自陌生人口中,诺曼眸色一深,沉默许久。

“她并未如传闻中那般可怕,对我王城构不成威胁,她甚至不会施展魔法,真是匪夷所思。”

女人眸光闪烁,伸手迎着空中飘落的雪花。

“东方有句话讲说,斩草要除根。”

“既然她不肯归顺,若日后敌盟找到她……”

“没可能!!!”

男人打断索尔娜,转身走向台阶,忽而又回过头来,牵起女人冰冷的手掌。

安琪拉望着壁炉跳动的火苗,空洞的眼神没有焦距。因她被置于城堡的地下宫殿,所以她见不到阳光,听不见风雨,看不到城外大雪纷飞。

最初所有的焦虑、担忧、恐惧,那些情绪都已烟消云散。

在安琪拉的感知里,时间仿佛过去了很多年,而自己就像一个死去的人,走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蛮荒之地,等待曙光,等待救赎。

——————————

手中画笔突然掉落,清脆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桌上的画纸不知何时被揪的有些皱巴巴,摊开依稀可见一张年轻的脸,恍如隔世。

“大河之剑……天上来。”

安琪拉喃喃的念着,声音并未哽咽,脸上无任何表情。这么久以来,她也不喜欢侍者打扰,宁愿一个人在空荡的殿内,自言自语。

“会吟诗?”

对于鬼一样的声音,安琪拉似乎免疫,诺曼王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宫殿内,她不曾察觉。

“给我来杯酒。”

男人混身一怔,这么久了,她终于肯说话了,还如此豪迈,那么为何是为了一杯酒?

沉默中,侍者已送来美酒佳肴,壁灯照亮殿堂,看上去少了些孤清。诺曼就近坐下来,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安琪拉真的无所谓,对她来说真的无所谓了。

还是那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面容略显苍白,安琪拉自顾走向面前的餐桌旁坐下,旁若无人的喝起酒来,沉默中一杯接着一杯……眼前的一切事物都像来自梦里,她只是在做梦而已。

“李白……”

安琪拉伏在餐桌上喃喃自语,很快又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男人,水汪汪的眼睛在酒后像被赋予了新鲜生命,透过周遭一切飘向远方,脸上竟带着懵懂的微笑。

诺曼的思维突然像被定住一般,眸眼呆滞,无法做出多余的思考,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安琪拉的笑容,很甜美丶也迷人。

只是她口中的名字,他不曾听过。

诺曼有些心神迷醉,定定的看着安琪拉。

她依旧在自言自语,先前苍白的脸此刻因酒意染上微红。不知过去多久,她的笑容缓缓消失掉,抬起双眸,直勾勾的看向他。

“最后一次,让我走。”

她的声音轻轻的,类似陈述,但听不出任何请求意味,事实上安琪拉总觉自己要逃出这里是轻而易举的,但又总得觉缺了什么,混身的力量使不上来。

“如果不呢。”

男人回答得干脆,烦闷的低头。

安琪拉闻言转过脸,眼中没有丝毫失望或愤怒,只是平静的,不再看他一眼。

而后便是沉默,男人扶手揉着额头,安琪拉一杯接着一杯,好像目标是要喝死自己,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你有梦想吗?”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安琪拉没有搭理,他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我希望这片土地不再有战争,贫穷和饥寒交迫。”

“这些年来,帝国长期处于战乱,王城的生活百年如一日,倒也没什么,只是勇士之地的平民百姓,颠沛流离,而帝国与圣骑士的战争似乎没有尽头。”

男人越发的……惆怅,他抿嘴深呼吸,深邃的轮廓隐约可见疲惫,和不与年龄不符的沉重。

“而我终将会成为这片大陆唯一的君王,在我的带领下,名族富强,百姓安居乐业。”

听起来好像他是高尚的,好像双手不曾沾满过鲜血。安琪拉从头至尾没接一句话,只目光呆滞的望着杯中的酒,似乎想从里面寻找到记忆中的感觉。

男人依旧自言自语着……

“将进酒!!杯……莫停……!来……”

安琪拉醉了,在她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之后。

空荡的殿内里是她软绵绵的声音,口齿不清,沙哑却又甜美。

诺曼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出来,再次将目光转安琪拉。她此刻忽然站起身,悠哉转了起来……颇像小孩模仿大人的样子,一手高举酒杯,一手提着魔法书,口中念念有词。

一圈又一圈绕过餐桌、壁炉、罗马柱……娇小的身躯在灯光下摇摇晃晃,地板上影子串来串去。

——————————

她的头发是红色的,很柔软。

睫毛细密而纤长,像书中描写的那般美丽。

偶尔会打个酒嗝混身一颤,那样子……有点傻。

诺曼靠在背倚上,胸前微微起伏。

看她是真想喝死自己?诺曼站起身走向安琪拉,双手附在身后居高临下。

“不准喝了,去睡觉。”

安琪拉感觉有双大手嵌住了她的手臂,她定神站稳,没关系手腕还能动。

“你走开!!!”

安琪拉无力的怒吼,将杯中的红酒顺手向外(向上)泼出去,洒在诺曼脸上,暗红的液体顺着阴沉的脸滴落在长袍上。

男人脸色黑得难看,她分明是故意为之。

他好歹是勇士之地半壁城池的王,找死。

诺曼刚想做点什么,被他擒住手臂的少女,突然毫无预兆的向下跌落,若不是他手的力度,安琪拉倒下的姿势可能是笔直的。

天旋地转真不是盖的,这个腿,它就控制不住要往地上跌!!!

男人脸色臭的难看,将安琪拉打横抱起来。

穿过长廊走向大殿背后,这里灯光温暖,照映着墙壁细腻花纹,毛绒绒的地毯铺满整个房间,衣橱里丶连衣裙红与白照相呼应,好似房间唯一鲜活的生命力,却因四周无一窗,显得神秘又荒芜。

“李白……”

“李白……”

“李白……”

怀中人儿有气无力的挣扎着,口中带着哽咽,一次次呢喃出陌生的名字。诺曼有一瞬间的,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情绪,总是很火大。

顺手将安琪拉丢在大床上,摔门而去,跟随的侍者见状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直到走廊转角处,男人忽然转身折回来。

“滚出去都。”

侍者闻声纷纷落荒而逃,生怕被看起来脸很臭的国王误伤,万一他不高兴,被拖出去砍了怎么办?

——————————

诺曼王破门而入,却在下一秒被定住般。

“呜呜呜呜呜…………”

悲伤的、沙哑的抽搐声音,那压抑的委屈感让人听了都想跟着哭泣。

安琪拉整个趴在床上,双手环抱着绒软大枕,将头深深埋进去,凌乱的发丝萦绕在脸上,身体因为抽搐不停颤抖,眼泪一波又一波涌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