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第18章:他的心很痛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致科恩Young 3333 2017-04-24 22:46:46

  车水马龙街道,商人正在向旅人介绍新品,宫门前的广场上,有正步下马车的贵妇,画展上评头论足的人群,有踩着积雪打闹的小孩,有脚步匆忙的路人。

这一切都如幻觉,在安琪拉出现的那一刻,所有喧嚣定格,安静的如同静影沉璧,只剩下狂乱的心跳声。

李白驻足伫立雪中,深邃的黑眸猛然放大。

身后的众英雄也是一脸诧异,他们一群人正准备要强攻王城问候下国王。众人一一停驻脚步,被不远处的景象震慑到。

安琪拉头也不回的抱紧魔法书,拨开稀疏人群,脸上的慌乱无法掩饰,她此刻觉得胸口难受,浑身力气又快要使不上来,她不要再被抓回去……

不要再被抓回去……

不要再被抓回去……

不要再被抓回去……

在她深感自己又快要失去知觉倒下的时候,她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久违的熟悉气息如闪电般,瞬间冲击了她身体里全部知觉。

——————————

亲爱的古老的魔法祖先,

我的名字叫安琪拉。

祈愿我眼前一切都不是幻觉,

祈愿我能真正远离苦难,

祈愿让我留在少年身边。

请你保佑。

求求你保佑。

李白永远无法忘记当时安琪拉眼中的恐惧,给他带来多大震撼,她抬眸见到他的脸时,双眸闪着无助,闪着决绝。

颤抖的身体无法停止双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襟,无法相信面前人真实一般,迷惘的摇头,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大滴大滴落下。

——————————

“没事了安安,我在。”

“我是李白。”

“别害怕,我来了。”

“没事了,乖女孩。”

少年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胸口像是被生生挖开了大洞,疼痛和愤怒疯狂撕扯着他的意志。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是这般模样。

他李白发誓,他要手撕了那个杂碎。

感谢命运能让我们再次相遇,仿佛积攒了几个世纪的眼泪。

“安安……”

少年皱眉双眸紧锁怀中女孩,你知道心疼的感觉么?

那种抽丝剥茧的想要替代,那种憎恨自己无能,想将自己和伤害她的人都碎尸万段的心情。

“李白,是你吗……是你吗……是真的吗……”

安琪拉呢喃着,泪水一波又一波涌出来,哽咽的声音沙哑而又小心翼翼,曾经幻想了无数次,多少白天黑夜无望又遥远的等待。

如今他来了,他就在她面前,是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得到的?

露娜鼻酸无法再忍住,别过脸将头埋向孙悟空怀中。她记得不久前,安琪拉还是个神经大条又蹦又跳笑声豪迈会拉她逛街的灿烂少女。而如今这张脸,写着她不曾感知过的绝望,在李白怀中颤抖。

赵云只是站在身后,目光撇过安琪拉痛苦的脸,安静的看着面前一切。别问他作何滋味,那都早已不再重要,只要找到她看到她安全了,其他的事情他深知自己是没有资格的。

大家都没有说话,街头这么一幕幕就如古老插画师笔下定格的场景,飞舞的雪花是唯一跳动的生命。

李白再抬眸,视线刚好对撞上诺曼复杂的目光。

同样是男人,诺曼一眼便知少年身份,只是人群里瞬间投来的目光中,有他一生都不曾见过的冰冷和狠戾。

帝国是吧?他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存亡绝续。

年少的诺曼也是身经百战,所向披靡,他从未想过眼前这位少年,被冠称天纵之才的李白,日后竟会令帝国走向颠覆和灭亡。

————————

诺曼王沉默立足雪中,突然有些后悔昨晚在教堂没下令杀掉这个……是长的特别好看的东方男人。虽然不知道胜算是多少,但也许不会是现在这样?

此刻的他突然觉得,那个曾经一身张扬红色在雪中城墙上跳舞,美得如天使般的少女安琪拉,她永远也不会再属于他了。

他曾经想要将她捆绑进自己的生命。

勇士之地诺曼帝国王城前的广场街道上,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对战厮杀,一切都平静的如同每一个清晨到夜晚,精致而优雅耸立的城堡建筑,尖利突兀破云。一砖一石,都带着岁月的记忆,远处洪钟仿若要契合虔诚的神乐,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似不舍这冬天的离去。

——————————

怀中人儿意识溃散,突然整个失去知觉身体往下坠,只剩下一双小手还在拼命想要抓住些什么,李白眼睁睁看着眼前一切,只深觉心惊肉跳。

他的女孩,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突如其来接踵而至的意外,震惊,愤怒和心痛,此时此刻,整个世界都是荒芜的,他只想见她醒过来。

李白轻轻将她抱起,一闪跃进白色马车。

那些他曾丢失她的岁月,她曾受过的所有心酸挫折和委屈,他都会一一补回来。

圣骑士团,一层不变的庄肃。亚瑟站在大殿中央,威武的铠甲令他看起来一身正气。

“什么时候的事?”

亚瑟眼中愤怒,转而被悲伤替代。

“我们在诺曼王城教堂附近发现她时,她身体已经冰冷了。”

带着敬畏的口吻。

亚瑟唏嘘不已。蕾恩,维希家族的首领。终究是找到了她,她却已经死去。

不知道是消耗了多大的能量逃出甜城,那个远在临海边境,诺曼专为魔种设计的监牢。那么为何又只身去到了诺曼的国土?

“可有查到发生过什么?”

大殿中的年轻人上前两步,递给亚瑟一本厚厚的书,已经磨的棱角发黄。

世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心中充满算计的人利用亲情互相牵制。

客厅里,雕着精美花纹的大壁炉,唯美的旋转式楼梯扶手,坚硬光洁的大理石台阶……

当众人踏进马可波罗家中时,突然觉得西方还真也是个充满浪漫情怀的地方。

“扁鹊来!!!”

少年脚步匆忙,寒冷的冬天额头却渗出细密汗珠。

在波罗的引领下,大家都直奔楼上卧房,安琪拉被放在软床上,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

众英雄沉浸在各自的思绪里,等待着少女平安的消息。时间过去了许久,扁鹊一脸困惑的踏出房间,迎面对视上少年迫切的目光。

“她很快会醒来。”

扁鹊悠悠开口。

“好。”

李白起身,扁鹊拉住他。

“你……”

扁鹊:这个要怎么开口?

“嗯?”

少年皱眉。

众人望着扁鹊一张异样的脸,似乎都在安静等待他作为神医的解答。

“李白,你挺厉害。”

扁鹊严肃的脸有着揶揄的神色。

“什么意思?”

少年眯起双眼。

“安琪拉怀孕了。”

————————

人群哗然,这大概是这么久以来,大家听到过最好的消息了。李白的大长腿就这么定住迈不开步子,一张俊脸出神很久,是那种突然就感觉自己拥有了世上的一切。

“安安。”

少年低头轻轻唤着这个名字,眉梢和眼角是藏不住的惊喜,冷峻的轮廓忽然变得温柔起来,这感觉还真是……好极了。

“卧槽,鹊妹你确定是真的?你确定这不是误诊?”

韩信从椅子上跳起来,望着李白,一脸厉害了我的哥。李白扯起嘴角回望他,老子就是比你厉害。

“周瑜啊,你得抓紧了。”

刘备对着周瑜语重心长的说道,小乔闻羞答答低下了头。

“人两口子的事你少管!!!”

香香瞪着刘备,往他肩上一掐。

“老婆,咱回家也生个猴砸……噢不是孩子。”

孙悟空从背后搂住露娜,低头将下巴蹭在她肩上。

“李白哥哥要当爸爸了。”

小七又围着妲己跳来跳去,妲己伸出手摸摸头。

“元芳,你怎么看?”

狄仁杰敲着二郎腿,惬意的揉着耳朵。

“狄……狄大人,生……生孩子这事儿我不行啊。”

狄仁杰:……

赵云转身走向扶手栏,望着层层大理石台阶,神色黯然。终于还是尘埃落定了,他想起第一眼见到安琪拉的时候,忽然觉得心口有点疼。

从前那个跟韩信差不多吊儿郎当,一脸我很痞的赵子龙,似乎很久不见了,但此刻这是值得祝福的事情,应该高兴才对。

大家看上去都十分欢喜,在厅内打闹嬉戏着。安琪拉找到了,还有了宝宝。现在又难得的机会在马可波罗家聚在一起,日子美好的不像话。李白在出神后已闪进卧房再没出来过。

扁鹊却在站在边上,面无表情。

想着李白,看着大厅里开心调侃的众人,他不忍心说出心中犹豫的,连他自己也还想再待考证的,关于安琪拉身体里的毒。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会摧残意志,摧残记忆。施毒的人还不算特别狠,似乎把量控制的很好。

天色渐渐暗下来,马可波罗家的下人们早已准备好一桌晚宴,长方形的玻璃桌在水晶灯下,倒映着金碧辉煌。

“马可,你家这么有钱,何不直接从商?”

周瑜牵着小乔,在餐桌前坐下。

“这些都不是属于我的,也不是我的梦想。”

马可轻描淡写,脸上写着礼貌和优雅。

“厉害了洋鬼子,有女人了没?”

韩信挑眉。

妲己闻言停下了手中动作,抬起头将目光转向马可波罗,撑着下巴似在等待他的回答。波罗却有些恼羞,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别扭着转过头。

“跟你有关系?”

“嘁……有毛关系。”

老子就看你能忍多久。

妲己低下头,她是不是期待错了?大家都陆陆续续都齐了,奔波了这么久,今晚让他们都好好吃个饭休息休息。

“咦,李白呢?”

孙悟空张望着。

“哎呀不管他,吃你们的。”

韩信摇摇头,流里流气的坐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