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第9章:才刚相爱就要别离

王者荣耀之亲爱的安琪拉 致科恩Young 2117 2017-04-11 11:40:11

  从西苑再回到王者峡谷,已经七天之后。系统规定的三天一战李白安琪拉也没去,别问这几天他们干了些什么。反正安琪拉在床上躺了四天吧,下不了床。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谁也没看见。

于李白而言,安琪拉今生今世只能属于他了。

他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筹备什么盛事,然而已经七天没上战场,西苑的下人来报:

“主……主子”

“嗯?”

“有有……有位自称小乔的姑娘说,安琪拉失踪了问您是否有见过?还……还有一位什么赵子龙,他也前来询问过,只是见主子这几日挺忙,没敢前来打扰。”

“噢……见过,你也见过。”

“?????”

下人一脸茫然。

“你们的女主子,就是安琪拉。”

李白丢下一句话便转身走掉,留下二脸懵逼。

峡谷今日长风万里,秋风吹起落叶飘在空中又落下。都说秋天如春日般转瞬即逝,安琪拉也明显感觉好像过了夏天,就是冬天了。

而身体隐约有什么力量在牵引,在拉扯。那是只有魔种血液才有的对于力量的感知。

安琪拉提着魔法书,从女孩到女人的转变,她算是欣然完成了。

峡谷终是热闹的,是八卦的,也是友爱和睦的,意料之中,消失七天的李白安琪拉被众人"审问"了。

司马昭之心,众人皆知。连神经大条的典韦都能猜到,偏偏年少轻狂的赵云,只想要少女亲口说出答案,就如和自己较劲一般。

“安小姐,是不是该解释下?”

“什么。”

“这些天,为什么见不到你?”

多年后安琪拉回忆,也仿佛依稀能见到赵云眼底的幽怨和不甘心,那份怦然心动,就如她对李白,没有任何理由。

“她在我家里。”

没等安琪拉回答,李白仿若宣誓主权。

“是吗。”

无边无际的沉默,消失在风里。

峡谷的一草一木,就像家一样,对一事一物的熟悉,让人有种眷恋而迷惘的错觉。

而所有不幸的到来,其实都不会有任何预兆。

你是否记得当年的王者峡谷,总是法师中单,上路可能有个刺客,野区可能有个少年,下路可能有一个射手和坦克。

他们相互帮助相互扶持,只为赢得一场比赛。

可能中路法师去下路刚好帮队友拿了一血,或者自信的刺客反野不慎被抓。他们担心彼此互相牵系,有时会为了自保卖掉队友,有时不惜搭上性命也要救赎。

你是否还记得,峡谷里那永远如一日明媚的阳光。

“安小姐,蓝。”

“……”

“她喜欢红。”

这是什么逻辑丶是占有。

战斗的结束,安琪拉冲向高地,不知为何她突然想回家,被什么力量牵引,如走火入魔般,她此刻只想回家,回她的小屋。

那里温暖如初冬的太阳,那里带着初来异乡的知觉,她疯了似奔跑起来。

“安琪拉。”

身后传来少年的呼唤声,她已经顾不上。

是魔法球,她不曾注意到的,早在很久以前就暗示过她的红**法球。

此时已浑然通透,被诡异的蓝色淹没,犹如海浪般沉重而汹涌,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像夜空中雷鸣后的闪电。

她自然知道,这是灾难的象征。

刚刚得到幸福,就要别离么。

来不及了。

安琪拉捧起魔法球冲去门外,身体却不受控制再次被拉扯……所有的知觉顷刻间消失。

“李白!!!”

声音被吞噬在蓝光里,安琪拉的身体消失不见。

——————————

眼前印入残破不堪的古堡,尸横遍野,破败的村落里,无数人们望着焚烧的残影悲泣,不知名的野蛮人烧杀抢掠……身前突然其来的景象,安琪拉深以为自己在梦中。

明明是故土,她却迷路。

勇士之地往日多么的繁华,此刻却仿佛正经历着一场盛大浩劫。耳边传来无数烦闷的声音,安琪拉自顾的向前走,想要理清思绪和方向,忽然眼前一黑。

巍峨耸立的宫殿,庄严华妙,墙壁上镶嵌着玻璃画像,殿内因宏伟空旷而显得有些阴森。

“她?”

“是的,殿下。”

使者颔首,字句笃定。

“没看出有什么特别。”

“她只是还不知道自身潜力,她的魔力需要被引领,维希家族把她送去大陆王者峡谷,可真是浪费了,有这小东西,消灭圣骑士团指日可待。”

年轻使者眼神里,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诡异。

“是吗,期待你的杰作。”

——————————

自安琪拉有记忆以来,就已经生活在维希家族,也是勇士之地唯一的魔法家族。

她不知父母是谁,也许她本就是个孤儿。

家族年长的女巫蕾恩抚养她长大,她曾以为那是她母亲。家族历代都会培养继承人,他们神秘的存在于森林的堡之中,而每一位家族继承者,近互相同的宿命就是辅佐帝国君王或勇士,抵抗一切恶之源。

维希家族效忠于圣骑士团,她是知道的。就在不久之前,帝国与圣骑士团之间的战争就已开始……而那时候的安琪拉,正在峡谷小屋里,期待着东方情人节。

——————————

有人曾见一少年,只是远观也能感知他英姿飒爽,伟岸的身躯似永不会倒下。

峡谷近日在他的带领下,已踏遍了周围所有城池,据说实在寻找一位来自西方的女孩。

对于安琪拉突然的消失,不必去问李白作何感受。

一个人世界的崩塌,对于别人来说,永无法感同身受。她的来临,她的消失,宛如一场梦。

那时候的李白,忽然懂得古人对于时光的描述,它并不会飞。

它只会慢慢的如静止般折磨着,吞噬一个人的意志力。

“醒了?”

眼前是张陌生的脸,阴沉,邪恶。高贵的装束却莫名透露着优雅和贵气。

安琪拉忽来有种梦里一脚踏空的错觉,来自陌生男人不加掩饰的窥探,那种见到就来自本能想要逃避的目光。

“我在梦里。”

不是疑问,是陈述。

“也难怪,一无所知的你。”

“那群废物可真把你保护的够好的。”

安琪拉闻言,感到莫名其妙。

缓解一下心神,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没有任何改变。这才感到慌乱,她噌的从床上坐起来。

发生了什么!!!她身处何地!!!

基于魔法球的预兆,家族是一定有难的。就那么突然的被法球带走,李白……他一定急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